全息技术与加密货币支付:今年的香港巴塞尔是否是“未来艺博会”的雏形?

Vivienne Chow

2021-05-26 16:15:41

已关注

图片

Kamel Mennour在香港巴塞尔的展位
图片:© Art Basel

 

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后简称“香港巴塞尔”)的一个空间里,新加坡STPI—Creative Workshop & Gallery的总监Emi Eu正在给一群客人详细介绍韩国艺术家梁惠圭(Haegue Yang)的作品。

 

介绍结束后,她“咻”地一声消失不见了——Eu参与的是今年香港巴塞尔中的一项颇具未来感的“实验”,该实验使得一些身处海外的艺术经纪人能够免受旅行限制和长达21天的强制隔离要求的阻碍,借助全息技术参与这场展会。这也是自疫情大流行之后恢复的首届巴塞尔艺术展所使用的许多实验性手段之一。

 

在一些海外的艺术经纪人努力做到“身临其境”的同时,今年主办方还推出了一个名为“巴塞尔艺术展:香港现场”的全新网上项目,通过直播的形式呈现给全球观众;当然也设置了线上展厅,也是为了鼓励更多的远程交易。与此同时,当地的一些画廊也开始关注NFT和加密货币——它们似乎没有被近期的加密货币市场崩盘所吓倒。

 

巴塞尔艺术展全球总监马克·斯皮格勒(Marc Spiegler)在一次网络媒体会议上表示:“这种混合的理念,从物理和数字层面上而言都很强大,是一种前进的方向。”

 

 

图片

2021香港巴塞尔中,通过全息技术“参与”展会的艺术经纪人
图片:ARHT Media


回归的香港艺术周

今年的香港巴塞尔在香港会展中心举行,有来自23个国家的104个画廊参与;其中一半以上是通过“卫星展位”(satellite booths,也被称之为“幽灵展台/ghost booths”)参与的,对于无法亲临现场的画廊经营者们来说是初体验——另一个“第一次”,则是今年的香港巴塞尔与Art Central首次共用了同个场地(后者通常在添马公园的帐篷下进行)

 

头两天的VIP预览日里,很多朋友同事热情团聚,不过还是有严格的流量控制措施,也需要戴口罩。由于线下展会规模不及往年,今年香港巴塞尔只占用了会展中心的一楼。汉雅轩、德萨画廊(de Sarthe)和安全口画廊(Gallery Exit)等本土画廊被分配到入口处的黄金地段。

 

许多香港画廊在今年香港巴塞尔上的销售还是比较强劲的。德萨画廊将陆浩明(Andrew Luk)的大型装置作品《Haunted, Salvaged》(2020-2021)以未公开的价格出售给了K11艺术基金会。刺点画廊也以5000至70000美元的价格分别售出了林东鹏、蒋志、蒋鹏奕、黎卓华、郑燕垠、杨沛铿及单慧乾的作品。10号赞善里画廊售出了五件劳伦特·马丁(Laurent Martin)的“Lo”系列作品,以及几件郭孟浩(蛙王)的作品,每件的价格约在一万美元左右。安全口画廊在首个VIP日后便售出了一半的作品,包括陈翊朗(Oscar Chan Yik Long)和黄进曦(Stephen Wong Chun Hei)的作品。世界画廊(Galerie du Monde)则将台湾艺术家吴季璁的作品销售一空。

 

 

图片

琼·米切尔,《12 Hawks at 3 O’Clock》,1960
图片:© Estate of Joan Mitchell

 

 

很多国际画廊也达成了数百万美元的销售额。豪瑟沃斯以17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乔治·康多(George Condo)的作品《Blues in A flat》(2021),另一件《Haunted by Demons》(2020)以80万美元成交;拉希德·约翰逊(Rashid Johnson)的《Untitled Brokend Crowd》(2021)以59.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上海龙美术馆。

 

立木画廊(Lehmann Maupin)以30万美元和22.5万美元的价格将拉里·皮特曼(Lari Pittman)的作品出售给了马来西亚的私人收藏和中国的一家美术馆;卓纳画廊则将比利时画家哈罗德·安卡特(Harold Ancart)的作品全部售出,展位中四件作品里的三件都出售给了一家亚洲艺术博物馆,每件价格30万美元。

 

厉蔚阁(Lévy Gorvy)的销售额可能是当天最高,画廊售出了琼·米切尔(Joan Mitchell)一幅名为《12 Hawks at 3 O’Clock》(约1962)的画作,要价1950万美元(这已经超越了米切尔的公开拍卖纪录1660万美元),此作2018年曾在佳士得以1400万美元的价格拍出。

 

通过“卫星展台”参展的国际画廊也有一些令人满意的成果。比如首次参展的Proyectos Monclova(它们来自墨西哥城)就以每幅25000美元的价格售出了艺术家Gabriel de la Mora的三件作品。


“全息”的画廊

马克·斯皮格勒和巴塞尔艺术展亚洲总监黄雅君(Adeline Ooi)都表示,在疫情大流行时期举办香港巴塞尔有一点“超现实”的感觉。然而更加超现实的是,这次的展会里还首次出现了与现实同等大小的“全息版本”海外画廊。

 

这项技术只对位于新加坡、日内瓦和纽约三座城市的画廊开放,他们可以通过适配ARHT媒体公司(ARHT Media Inc.)的技术来达成这种操作,这是一家领先的数字内容开发公司(而画廊方面无需支付额外费用即可参与其中)

 

 

图片

亚洲艺术中心在香港巴塞尔呈现的作品
图片:© Art Basel


部分参与了这个实验环节的参展商表示,他们对这种最先进的技术感到很惊喜。不过要如何扩大规模以吸引更多观众和艺术爱好者,还有待观察。

 

而无法参与全息试验的国际参展商们则几乎要通过iPad或电脑来参加,他们的眼睛一直盯着屏幕,以确保能够吸引入场藏家的注意。

 

首次参展的Karma画廊的Yvonne Zhou就是在纽约通过iPad参与展会的,尽管有12个小时的时差,但她表示这次经历还是“很有趣”。“我进行了有意义且富有成效的交谈,还有些参观者认为我也是一个互动的艺术品,”她如此告诉artnet新闻,“我甚至与一位同样使用iPad连线的藏家进行了沟通,他在亚洲的另一个城市。”

 

即使远程参与,她也成功地售出了Reggie Burrows Hodges、亨尼·阿尔夫坦(Henni Alftan)和玛丽·弗里曼(Marley Freeman)等艺术家的作品,“亲自看艺术品比亲自与艺术经纪人接触更加重要。”

 

 

图片

方由美术展位上的章燕紫“口罩”系列,此系列接受加密货币支付
图片:© Art Basel


更多的付款选择

不少本地画廊也以自己的方式拥抱新技术。方由美术(Ora-Ora)就在香港巴塞尔展出了彭剑和吴少英的NFT作品,以配合其在OpenSea上推出的市场。艺术科技初创公司the Screens Guru也首次在本地的一个当代艺术空间1a space的展位上推出了一件NFT作品。

 

中国古董交易商黑国强(Andy Hei)和Warren Cheng也推出了两件NFT收藏品(作为典亚艺博和巴塞尔艺术展合作的一部分):一件是战国时期的匕首,另一件是清朝的月牙刀。截至5月20日晚,30个NFT版本中已经有15个在OpenSea上以略低于1500美元的价格售出。同时,线下实体展厅里展出了两件文物的真品。

 

黑国强表示,这个灵感来源于他儿子几年前在电脑游戏中收集武器的热情。“我们现在再来看,那些东西就是NFT吧,”他说,“我们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吸引年轻客户。”

 

 

图片

德萨画廊展位上的标志牌
图片:Vivienne Chow


其他本土画廊,包括方由美术和德萨画廊也开始首次接受加密货币作为付款方式。方由美术带来了艺术家章燕紫的“口罩”系列,就接受比特币和以太币支付(在展会期间,还遇到了不少关于这种支付方式的技术问题);德萨画廊也接受加密货币支付,通常价格在5万美元或以下。

 

“作为一家代理艺术家也使用互联网作为创作工具的画廊,我们自然会接受加密货币作为付款方式,”德萨画廊创始人Pascal de Sarthe告诉artnet新闻,“大多数币圈消费者年龄在26岁到45岁之间,其中的许多人刚刚进入艺术界。艺术和创意的转化将与加密支付一样没有缝隙。


文章来源:artnet资讯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