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汗水做成艺术品,creepy 但很上瘾”

tv

2021-06-11 11:50:46

已关注

如果说夏天有什么困扰,出汗一定可以被排进前三名。烈日下的暴汗、酸臭,还有衣服干了之后留下来的痕迹,都是炎热天气送给人类的一份「尴尬的礼物」。

但在艺术家 Alice Potts 的作品里,汗水变得不再是人体废物——它成为了具有潜力的生物材料。


图片

“汗水,是最让我兴奋的东西。

痴迷于某种体液,听起来总是让人忍不住一阵发毛。但在采访中,Alice Potts 对自己的创作喜好没有丝毫的避讳。 图片

打开这位艺术家的个人网站和 Instagram,你就能看到她的作品:被晶体包裹起来的衣服、芭蕾舞鞋、手袋……它们都属于 Alice 最出名的一个艺术项目「Sweat Crystallization」。顾名思义,那些大小不一的晶体其实都是人的汗水

图片

在居家隔离期间,她一直陆陆续续把这些图片传到网上。考虑到有感染病毒的风险,「Sweat Crystallization」的进展只好暂停,她选择换种形式向更多人介绍它。“最开始的时候,我还不敢告诉别人我在干什么。”成为一名专门用汗水创作的艺术家之前,Alice 在 Norwich 艺术大学里学习女装设计。和常规的服装设计专业学生不同,刚进学校的时候,她还不知道像 Alexander McQueen 之类的著名设计师,甚至也从来没有买过「Vogue」

图片

因为高中时候的数理化成绩还不错,所以在其他同学都忙着打板、做样衣的时候,她在专注做生化纤维、服装网格化的项目。课外的时间,Alice 每天都会去打网球。这个从小就做的运动,没想到现在给了她一些新的灵感。“汗湿的运动服干掉之后,会有一些白色印子留在上面。我突然想到,如果人体分泌的东西可以像衣服一样被留存下来,会是怎样的?”汗液在衣服留下的一道道白色印迹被叫做「盐线」。这个往往会被嫌弃的东西,终于引起了关注

图片

同学们经常能够看见 Alice 浑身包着保鲜膜,穿着厚厚的套头衫,在健身房里猛运动。回到家里之后,她把那些小小的白色晶体一点点从保鲜膜和衣服上刮下来,保存在罐子里

图片

几个月下来,罐子里几乎还是空的,「健身房怪人」的名号倒是在学校里传开了。Alice 开始向在帝国理工大学学习生化的朋友求助,两个人在几个星期之后研究出一个方法,可以让她收集的汗水结晶变得更大、更多。采访中,被问到这个方法的时候,Alice 笑着说:“这是我的秘方,当然不能随便透露出去。”

图片

我们无从得知这个方法里的关键步骤,但 Alice 之后的收集工作确实变得顺利多了。渐渐地,只靠自己一个人拼命运动已经不足够了,她开始在健身房、运动场上寻找合适的汗水来源。Norwich 大学附近有一家芭蕾舞学校,Alice 从一个学舞蹈的朋友那里得知,芭蕾舞鞋会很容易被汗水浸湿,学校每天都会丢掉很多旧舞鞋。Alice 简直如获至宝,立刻跑去问舞蹈学校的负责人,能不能和他们合作。

图片

一开始,以为 Alice 是要拍摄舞蹈演员和学生们,学校里的工作人员直接拒绝了她。“我告诉他们,我不要拍摄任何人,我只是想要他们的旧鞋。”这样的解释,没有让学校负责人的表情放松下来,反而让人家变得更加困惑,还带着一些厌恶。虽然觉得 Alice 可能是个潜在的变态,但是既然要丢掉那么多旧鞋子,给她好像也没什么

 图片

Alice 的公寓里很快就堆满了人们的汗水和旧衣服。她夸张地形容自己就像一个中世纪炼金术士一样,成堆的衣服和芭蕾舞鞋在一排排五颜六色的烧杯里融化沸腾,溶液沿着弯曲的滴管流出,最后变成一颗颗结晶……实际上,自从有了「秘方」之后,Alice 已经可以让结晶在衣服和旧鞋子上「长出来」

图片

在皇家艺术学院读硕士的时候,她做出了一个被结晶包裹的芭蕾舞鞋,一开始的时候不存在过多技术上的限制,这些结晶生长的速度和大小往往会超出控制,变成一种诡异的状态。因为不敢确定人们会给出什么样的反馈,Alice 把她的第一个作品藏了起来。 但是对于汗水艺术的好奇已经一发不可收拾,只要一有时间,她就躲在公寓里面来制作晶体。“当时老师都很无奈,他们说‘Alice,你该多花点时间在包和衣服上’。但我就是停不下来。”

图片

研究生毕业之前,生物设计工程师 Helene Steiner 来到学院做了一次演讲,这场演讲成为了 Alice 设计工作的一个转折点。在分享会上,Helene 讲了很多让人意想不到的东西,尤其是一些前所未见的生化纤维。“幻灯片上那些奇奇怪怪的服装让我意识到,汗水结晶不也是一种独特的纤维吗?它也可以成为全新的生物材料。这和我一直在做的工作没什么冲突。”

图片

2018 年,她把作品带到了学校毕业展上。同学和老师们终于知道这一年多的时间里,Alice 一直在偷偷做的事情。同样被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覆盖着汗水结晶的衣服和鞋子吸引的,还有媒体和业内人士,其中包括了英国时装协会的新进人才大使 Sarah Mower。图片

毕业展结束没多久,Alice 就收到了 Sarah Mower 的邮件,她被邀请参加马上要举办的雅典双年展,这是「Sweat Crystallization」的第一次大规模展览。“观众第一次发现汗水还可以变成这样。尤其是那些芭蕾舞鞋,好像真的可以让人看到舞蹈演员在训练时的刻苦和努力。”汗水结晶的创意让她获得了希腊政府为新艺术家们提供的 Onassis 奖学金。拿着这笔钱,Alice 在雅典开始了两年的研究
图片

在雅典研究汗水艺术,也像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缘分。古希腊是奥林匹克、体育文化的发源地。运动员的汗水在那个时候是当成珍贵的东西,古希腊人会在运动员上场之前,把油涂在他们的身上,在项目结束之后,趁着运动员满身大汗的时候,他们再把油和汗刮下来,并收集起来。运动员本人越出名,他们的汗就越昂贵。很多女性会买下来当做护肤品使用

 图片

这样的轶闻,让 Alice 觉得很兴奋,“看来我是来对地方了” 。

 图片

2020 年春天,疫情开始影响到欧洲。在各国开始实行封城的前一天,Alice 坐上了从雅典飞往伦敦的最后一班飞机,准备在家里度过漫长的隔离生活。
“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我不得不停止收集汗水。我还做了个噩梦,梦见某个晶体里有新冠病毒,但是我不知道。在未来某个时间点里,晶体破裂,疫情又会再次开始。”在采访中,她笑着说。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被迫搁置自己的艺术项目打破了很多原有的计划。图片

隔离并没有让 Alice 停止工作,反而为她提供了一个新想法。出于对这一年中所产生的医疗塑料的关注,她开始了生物塑料的新实验。Alice 必须在资源短缺的情况下制造我的生物塑料,很多材料现在很难找到,但也促成了一些新的探索。她开始用生物塑料亮片制作包和手袋。像图中的这个单肩包,就是她在隔离时期的作品。这个看起来像是普通 PVC 的包其实是由玫瑰、雏菊、风信子以及金盏花混合成的塑料制成的

图片

“这一次疫情是一场巨大的变化。就像开始研究生物塑料一样,都是因为疫情,才让我开始思考还可以怎么改进人类消费和环境生态。”尽管生物塑料的工作让她在隔离期间可以继续忙碌起来,汗水艺术还是 Alice 真正的激情所在。现在疫情稍稍放松一点,汗水收集的工作可以继续进行,比之前多的一个步骤就是,她需要对汗水进行核酸检测,只要结果是阴性,她就可以放心地制作那些漂亮的晶体了。图片

“我认为汗水是有史以来最被低估的身体分泌物。其实人们可以从中了解自己的健康状况。它还可以清洁、治愈疤痕。”Alice 想要通过自己的作品来让人们正视自己每天都会分泌的体液,至少是让它变得不那么恶心

图片

和名人合作是她未来最想做的事情。“Lady Gaga 就会很棒”。但是接近名人并要求收集他们的汗水可能不会那么顺利。然而,这是宣传生物材料,并帮助人们更好接受它们的一大步,因为需要时间的不仅仅是材料的开发。试图让人们对汗水感到兴奋才是最好的前进方式。


文:tv   图:Alice Potts、网络

文章来源:开眼Eyepetizer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