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 为深圳珠宝设计创造未来

文阳洋、李小芳、邹羽涵、陈婷婷

2021-06-11 22:51:30

已关注

在珠宝行业有一句广为流传的俗语:“世界珠宝看中国,中国珠宝看深圳。”改革开放以来,倚靠香港的地缘优势,让黄金珠宝产业在深圳不断聚集,规模效应持续增强,成为深圳八大传统优势产业之一。然而,由早期“三来一补”“前厂后店”模式发展起来的深圳黄金珠宝产业,如今正面临着发展后劲趋弱的窘境,转型升级迫在眉睫。


与此同时,一批年轻、充满活力的珠宝设计师正在深圳这片优渥的产业土壤中成长起来。他们中间,有“深二代”、有海归创业者、有“打工人”……不同的身份背景却有着同样的抉择。怀着对珠宝设计的热爱,他们正以更加鲜活的设计风格、更具个性的设计语言、更多元化的设计视角为深圳黄金珠宝行业带来缕缕晨曦,成为产业未来发展的强劲势能。


“明明宝镜中,物物天照齐。”从浓郁的情感表达、创新的工艺运用到对强烈视觉效果的追求,从中西设计元素的融合、古今艺术笔触的呼应联动到传统与现代的美学碰撞,在这群年轻珠宝设计师的作品中,我们能够明显看到深圳这座年轻城市的未来活力,看到当下青年对中华传统文化的自信,看到新一代设计师对中国当代美学的审视与再塑造。他们正在创造独属于深圳、属于中国的珠宝设计新风尚。本期特稿,将聚焦近年来具有代表性的深圳新锐设计师,透过他们的作品与思潮,观察当前深圳珠宝设计是什么样子。


杨光:打破传统设计的天花板


“什么是原创?”这是多年来在杨光心中挥之不去的一个问题。2015年,他前往意大利深造,学习欧洲先进的珠宝制作工艺,从中寻找到了一条独属于自己的珠宝设计之路。


图片

> 杨光作品《斗鱼》


“实际上,我们现在设计绘图中运用的各类元素都能从历史中找到影子。而对珠宝设计师而言,不仅要会画图,更要能够将其转化为实物产品。在意大利学习过程中,我发现,珠宝设计一定要与工艺结合。”杨光说,“传统的中式珠宝设计,如玉雕,本质上还是围绕原材料展开,有很大的设计局限性。在欧洲,得益于镶嵌技术的发展,珠宝首饰的材质运用更加多元化,设计更为丰富。受此启发,2016年,我将这些精妙的欧式古法工艺带了回来,融入设计中,并与中国传统玉文化进一步结合,以此打破了传统中式珠宝设计的天花板,也开辟出属于自己的一片新天地。”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 杨光作品,璞玉生花系列


“例如,大面积平行拉丝是意大利特有的工艺。其精雕出来的线条很细、很直,立体感很强,会形成独特的光影效果。用这种工艺做出来的黄金手镯,在视觉上能够保有更好的光泽感,纹样更为细腻精致,在实用性方面则更加耐磨损。”得益于此,杨光在珠宝设计中看到了更多维度的可能性。无论是全新色彩的运用、表面机理与纹样的革新,还是结构创新带来的设计趣味,都让他的作品在具备强烈的个人风格特点的同时,达成艺术与商业的平衡。


2020年10月,杨光基于工艺创新,推出了《璞玉生花》系列作品。作品皆由不同形制、色彩的贵金属与镂空翡翠片相互嵌合而成。“传统思维中,翡翠就是翠绿的。但实际上它的色彩非常丰富,有黄色、紫色、蓝色、烟灰色等等。这个系列中,我便以多彩的翡翠片作为主体,以世界名画、山海经、名山大川等为创作源点,通过大面积雕花打造更具现代时尚感的风格;再将其与金、银等金属嵌合为一体。金属部分采用温婉变幻的曲线,意象化地展现创作源点;金属表面则经由我自主研发的彩金渐变、钻石喷砂、手工钉砂等工艺,形成独特的视觉效果。”


图片

图片


> 杨光作品,耳饰


“但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工艺是为设计服务的,不能本末倒置。”杨光如是说。采用烤色雕金工艺设计而成的《伊甸园的秘密》是他的私人珍藏品。细观该作品,背负黑白羽翼的亚当和夏娃相互缠绕。羽翼上镶嵌的翡翠与冰晶分别象征着纯洁善良的天使与黑暗寂寞的恶魔,看似两极却因爱冲破了禁忌的束缚。作品左右两侧以机关相连,拆分后能各自呈现出完整的人物形态,十分精美又不失趣味。“在西方神话里,亚当和夏娃偷食禁果后才有了我们人类。人一辈子永远在找寻属于自己的另一半。爱情能冲破一切禁锢。我对这件作品的设计便如此般。黑白两色的运用也如同中国文化中常说的阴阳双合。”



图片

> 杨光作品,黑色十字架耳坠


“工艺的变更迫使从原材料选取到实物制作的整体流程全部变更。这种完全颠覆性的产品,兼具现代与传统,不容易被他人所复刻。这便是我所认为的真正的原创。”杨光说,“同时,深圳完善的产业链与供应链让我能够实现小规模、批量化的生产,可让设计作品从艺术化构想推向商业市场。随着消费者的迭代,市场对创新的接受度日趋提升,珠宝设计更趋向多元化,这都为原创设计提供了有效支撑。”


梁欣:寄情设计的自我坚守


图片

> 梁欣设计稿,城市系列-哈尔滨


“珠宝设计与工业设计最大的区别,在于从设计到打版乃至成品出货,能够在短期内亲眼见证完成。仿佛魔法一般,一张图突然间就变成一件美妙的作品。”2013年,毕业于江南大学工业设计专业的梁欣毅然投向珠宝设计领域,并于2016年创立了独立品牌SHIN LOVIA。“生活是最好的素材库。我把珠宝设计当成写日记,一年大约有300多天都在创作,以此感悟生活,反思自我。这是个非常有趣的过程。”


图片图片

> 梁欣设计稿,城市系列-北京、永定


图片图片

> 梁欣设计稿‘城市系列-敦煌、佛山


“我是一个不喜欢撞款的人。”梁欣说,“现在很多年轻人都会去追求大牌。但我不喜欢。回想起来,我从小就不想跟大家做完全一样的事情,十分特立独行。做了设计师后,这种心态好像被放大了。这种‘不一样’是特别、是小众,是一种年轻的态度,是对当下浮躁社会的一种反抗,也成为我坚守原创的原动力。”


图片图片

 > 梁欣设计稿‘城市系列-上海、景德镇


《中国城市》系列项链是梁欣的代表作品之一。“去年春节期间,疫情在武汉先行爆发。人们被困于家中无法出行,家人、朋友、情侣因‘一门之隔’无法见面。更甚的是,海外媒体开始大肆抹黑武汉。看到这些报道,我既难过又愤怒,当即决定以珠宝设计表达对武汉的支持。”梁欣说。《武汉》的设计中采用解构的方式,交错的三角形如长江大桥环绕于黄鹤楼间,营造出极具空间感与地域特色的“游览线路”;作品底部灵动的水滴吊坠宛若奔涌的长江穿梭城间;色彩上则使用了黄白渐变钛金属镶嵌红绿色宝石,展现出文化浓厚的城市氛围。


图片

> 梁欣设计稿,城市系列-武汉

“《武汉》发布后,市场反响热烈。很多人都在问能否以他们家乡为主题设计?于是我决定将这个系列做下去,打造项链上的‘云旅游’。”如今,梁欣的城市系列已更新至十余件,囊括北京、敦煌、佛山、哈尔滨等多个城市。由于工艺的复杂性,首件实物作品正在研发制作中。


高倩倩:从传统哲学中洞见珠宝浪漫


“太极”不仅是中华传统文化最为突出的符号特征,更是中国文化史中最具代表性的哲学概念,传递着数千年来国人对世间万物生生不息所秉持的人生态度与思维方式。而当传统“太极”遇见当代珠宝设计,会迸发出怎样的浪漫情愫?


高倩倩以阴阳鱼太极图为创作源点,将西式颈项设计结构与中国传统道家哲学内涵相结合,打造出极具现代时尚感的套系作品《太极》,并一举获得2020年第十四届中国神工奖首饰设计类金奖。


《太极》系列包含项链、戒指、手镯、耳钉以及胸针5件套。作品整体采用K金材质搭配翡翠和异形宝石制作。项链设计中,观全貌,阴阳双鱼成正负之重,生于无端之、复之动态。观细节,主体部分以拉丝工艺与光面工艺,展现出设计层次的美感;白绿翡翠被巧妙地镶嵌在鱼眼部位,尽显温润典雅气质;灵动飘逸的鱼尾与立体满钻的冰晶水花项链巧妙相连,宛若盛夏繁花,极具生命张力。戴于颈间,金属质感的阴阳双鱼与通透翡翠形成反差之美,经典又不失设计感的造型,犹如置身无极天地间,典雅且吸睛。


图片

> 高倩倩作品《太极》


“太极有包容之美、中正之美、刚柔之美。一个无端的圆,起点即终点。两条阴阳鱼,白是阳,黑是阴,表示万物相互关系,相生相克。希望通过《太极》传达‘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的中国传统文化和价值观。”在高倩倩看来,女性的典雅神韵与锐气似太极图之阴阳共生,以现代时尚感的前卫设计能将女性的旺盛、热烈、美丽和天生雍容华贵展现得更为淋漓尽致。


“我一直认为,设计离不开传统文化。身为年轻一代的设计师,必须承担起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职责。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对传统文化进行创新和探索,使传统文化融入到我们的生活中,不断地持续下去。”高倩倩说,“在设计上,我希望能努力做到有趣;在工艺上,追求完美;在选材上,具有传承意义与价值。”


雷加木:应物用线的国画质感


图片图片

图左> 雷加木作品《一眼千年》

图右> 雷加木设计稿《云松乐土》


作为世界上历史最为悠久的绘画类型,中国画历经数千年的沧桑巨变。发展至今,其艺术魅力依旧光彩照人,饱含着妙不可言的独特中国韵味。在雷加木看来,中国绘画传承千年,早已形成一套完善的语言体系,在珠宝设计领域内的运用却少之又少。将热爱的国画融入到珠宝设计中,成为了他的追求目标。从美术教育到珠宝设计,对多数人来说不是易事。但对雷加木而言,艺术之间具有相通性,珠宝设计只是换了一个载体去表达思想。


图片

> 雷加木作品《献瑞》


细观雷加木的设计作品,中国画的影子无处不在:“我擅长运用中国传统工笔画的方式去呈现作品。相比西方素描中需要光影的表达,中国绘画方式表达更简练,仅仅几笔就能表达出立体感。中国绘画体系中工笔画中的描法有‘十八描’之说。在设色方面,18种中国工笔画基本设色方法,组成了内容丰富技法多样的颇具民族特色的中国工笔画。”


图片

 > 雷加木作品《松露》


《鸾步》是雷加木于2019年第四届“天工精制”国际市场珠宝设计大奖荣获最佳时尚浪漫奖的作品。他将宋徽宗的《瑞鹤图》作为设计背景,通过瑞鹤搭配黑、白、红三色传递出中国传统文化的祥瑞之意。设计结构上,采用西方元素的圆形切割线呈现出浓浓的现代感。细节处融入中国传统首饰步摇,展现出中国传统文化元素与西方设计结构的结合。使用中,吊坠部分不仅可与珍珠链结合为项链,还能够卸下作为胸针使用。


图片

> 雷加木作品《善扇》


2020年,雷加木设计的《新国风系列》中,有一件名为《秘境》的特殊作品,由两片带有裂隙的祖母绿片构成。“祖母绿是一种多裂隙的宝石,在一般人眼里,这可能是块废料。但在我眼里,这是两块非常难得的宝石,因为它无法复制。组合在一起像是两扇神秘的大门,打开之后是另一个未知的世界。”


图片

 > 雷加木作品《善扇》


《秘境》主体被纷繁的铂金“树枝”包裹包围,伴有晶石“苔藓”点缀,古老而又神秘。作品中央采用镂空珐琅层叠工艺,构成一个半透明的冰洞,从中腾空飞出的蝴蝶像精灵一般正欲探索外部新世界。这种浪漫主义式的创作如同一场梦,开启了宝石间的时空对话,表达出设计师对自然的敬畏之心。从《秘境》的设计图稿中,还可看出其整体镶嵌虽是西式的系统手法,但表现形式上以国画白描线条和染色手法让作品呈现出浓郁的中国味道。


奉晓鹏:以视觉冲击引发美感共鸣


“想起家乡湖南,我脑海中会立刻浮现出辣椒,忍不住咽口水。”奉晓鹏善于捕捉生活中细微的美,通过艺术化处理形成富有视觉冲击力的设计,激起人们的记忆共鸣。他的代表作《Taste Memory》正是以色泽鲜红、风味浓郁的红辣椒为主元素,经由抽象化处理,兼具创新性、艺术性和感染力,最终斩获素有珠宝届“奥斯卡”之称的HRD Antwerp国际钻石首饰设计大赛FINALIST大奖。


图片

> 奉晓鹏作品《3D戒指》


《Taste Memory》选用亚克力材质呈现辣椒表皮,突出其饱满莹润、自然凹凸的曲线,以金色增强辣椒把儿的色泽,用闪耀钻石展现辣椒籽的光泽,通过立体组合强化效果。点睛之笔是在细节处理上,位居视线焦点处的辣椒被设计师“剥开”,簇簇拥拥的辣椒籽展露出来,零星辣椒籽散见于表面,使得整体设计充满活力、趣味性和灵动感。


在视觉表达中,奉晓鹏则善于将中国传统文化和哲学思考融入现代设计语境中。在他2017年创作的作品《斗士》中就有此体现。该作品由一款手表与两款胸针组成。“有一天我在签合同,摁完手印,看到纸面上弯弯曲曲、粗细渐变的指纹线条,突然有了创作欲望。”如何将作品诠释得更有境界?他选用中国传统山水画中的艺术样式,对指纹线条通过黑与白的渲染、虚与实的对应处理,寥寥几笔勾勒出斗牛犬憨萌的轮廓,又形成足够的遐想空间。“做设计要进行具象和抽象的结合,如果太具象,很难做出好的设计。”


在奉晓鹏看来,一名珠宝设计师最应该具备“创造不停”的能力与觉悟。珠宝作为舶来品,需要在传统的工艺上进行突破。“数字化设计是对传统珠宝工艺的升华,能让作品更显独特。”这一感悟源自他毕业于动漫设计的专业背景。“我会利用电脑编程进行珠宝设计,这个过程我只需要提供一个概念。”


图片

> 奉晓鹏作品第16届HRD Awards获奖作品《味觉记忆》


2019年,奉晓鹏在设计戒指《蜜恋》时,以蜂巢为概念载体,在编程软件中输入代码启动程序,一枚黄金戒指的纹路沿360°缓慢缠绕、延伸,直到变成想要的造型,再按下暂停键、输出图纸,设计完成:融化的“蜂蜜”从蜂巢顶部缓缓流下,恰似幸福在指尖流淌。“蜂巢是精密设计的六角柱形态,呈现自然存在的数学美和结构美,很多空间结构设计常常借鉴蜂巢元素。利用数字化设计,《蜜恋》呈现出了全立体结构效果,这是传统手工雕刻无法实现的。”不仅如此,“珠宝数字化设计可以在极短时间内将作品打造成型,能够降低设计成本,提高设计效率。最为重要的是作品的完成需要独一无二的程序代码,而这个代码牢牢掌握在设计师自己手中,从源头上遏制了抄袭现象的发生。”奉晓鹏说。


许泽燕:设计对珠宝有造化之功


图片

> 奉晓鹏作品《结缘》


人们常言,妙笔生辉,珠宝设计亦是。许泽燕认为,设计对珠宝有造化之功。普罗大众视野里司空见惯的花花草草、云朵雨滴、亭台楼阁,在设计师眼中往往闪耀着升华的抽象的美。于设计师而言,笔触印在纸上的那刻起,一件完美臻品便立体呈现在脑海。


许泽燕的设计喜用凤凰元素,创制有《百凤来仪》系列作品。她说,凤凰起源于新石器时代,河姆渡文化出土的陶器已经有其雏形。《山海经》有云: 凤凰出东方君子之国,见则天下安宁,飞则禽鸟随之。西方又有凤凰每五百年会自己浴火重生而不朽的象征。凤凰可谓是集百祥诸瑞于一身。


图片图片

图左> 许泽燕作品,百凤来仪系列《凤凰印记·德义礼智信》

图右> 许泽燕作品,百凤来仪系列《凤凰涅槃·生生不息》


“玉必有工,工必有意,意必吉祥”,这是中国传统珠宝玉器的重要特征,也是珠宝玉器设计师经常贯彻的创作理念,不过,当前年轻人更加倾向于年轻、朝气、现代化的审美,因此,许泽燕在设计中更加强调时代性的趣味。“贪新求变好奇,这是人类的本性,衣食住行都充分显示。”许泽燕表示,变幻才是永恒,如何突破旧传统是设计师必备的基本素养,了解市场走向,捕捉审美趋势变化在设计中至关重要,禅趣、古法金、每年的生肖饰物等都是设计的指南针。好的设计可以引领市场,年轻设计师应该具有创新精神,在设计作品时不能单单满足于个人情趣,还需在市场变化中激发灵感,或引领潮流,或在主流趋势上衔接个人创意,这也正是商业设计独有的魅力。


杨从伟:先立意再落笔


国画讲究意在笔先,先立意,再落笔。自幼热爱书画艺术的杨从伟,在珠宝设计中常常从传统文化和书画艺术中汲取灵感,注重从故事或概念出发,免受结构和工艺材质限制,进行最大自由的创作。


图片

> 杨从伟作品《山水印象》


杨从伟的设计受齐白石大师影响较大。“他提出‘好画在于似与不似之间,太似则媚俗,不似则欺世’,这让我受益匪浅,我觉得珠宝设计亦是如此。”从他的作品来看,千纸鹤、鸟笼、明月、中国红、活字印刷等中国元素的运用特色鲜明。“2019年罗湖区职工技术比武大会-珠宝设计竞赛”一等奖作品《印•中国心》的灵感就来自四大发明之一的“活字印刷术”,杨从伟选择十二个吉祥寓意的汉字,以七十枚高低起伏的篆印汇成一颗心,以此表达对祖国成立七十周年的美好祝福。“中国历史文化悠久,典故传说数不胜数,是设计师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素材库,当然在使用这些元素时不能生搬硬套,需要符合当代审美,用西方表现手法呈现,形成‘新中国风’的设计风格。”在运用传统元素时,杨从伟善于对其进行提炼和转换,去繁就简,在抽象化设计的同时使作品避免羞涩难懂。“一幅好的设计作品应该是在没有文字附述的情况下,观众也能体悟一二,从而产生共鸣。”


图片

> 杨从伟作品《无极》



不仅热爱书画,杨从伟还喜欢摄影、诗词创作,也是一名电影爱好者。在他看来,书画、摄影和诗词都属美学范畴,美学是相通的。“有时,一句好诗便可激发出天马行空的妙想,而电影本身就是思想表达艺术,形形色色的电影人生可以丰富精神世界,有利于设计和创作。”2020年国际珍珠首饰创意设计大赛获奖作品《千里共婵娟》,就以月亮的阴晴圆缺为设计概念,通过珍珠明暗变化表达思念和祝福。


杨从伟认为,概念、美感、工艺三种要素相辅相成,是设计优秀珠宝作品时不可或缺的条件,其中排在第一位的是寓意概念。珠宝设计是一种情感表达,寓意概念是珠宝的灵魂,它关系着这件珠宝能否给佩戴者带来信仰和力量,这也是珠宝能否被长期佩戴的动力。在2018年中金杯黄金首饰珠宝设计大赛三等奖作品《自由梦》中,杨从伟将鸟笼一分为二,变为一对耳环,笼中的千纸鹤代表希望与梦想,破开鸟笼寓意人们挣脱现实束缚展翅高飞,追寻梦想。


余悦衔:以“鱼”赋“余”的具象表达


“鱼”与“余”谐音,象征幸福、美满、吉祥、富裕。余悦衔,因“余”得“鱼”,专注以鱼文化传达寓意及美好憧憬,形成了高辨识度的个人设计风格。“我想通过鱼的体型柔韧、游刃有余,结合博大精深的鱼文化内涵,带给人们美好和正能量。”


图片图片

图左> 余悦衔作品《无界》

图右> 余悦衔作品《鱼悦》


从余悦衔的设计作品来看,点线图形交织而成的抽象图案细腻婉转,蕴含对历史典故的诠释以及生活体验的呈现。代表作《鱼悦》灵感源于一条灵动欢快的小鱼儿:鱼跃龙门的瞬间,鱼尾拍打溅起水花,形成优美的水波荡漾。“齐白石先生有句名言:‘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这句话不仅道出作画的道理,也道出了艺术与设计的真谛。”余悦衔说,《鱼悦》远看如同一片游动的金叶,近看又像一尾鱼,东方美学中似与不似的写意表达赋予一尾小鱼波澜壮阔的气势。希望借这幅作品表达年轻人突破自我、敢于挑战、乐于创新的勇气。


图片

> 余悦衔作品《游》


鱼者取于势而无痕。在作品《无界》中,余悦衔则传递出“有流动不居之势,有圆转不绝之感”的理念。作品以圆为基本形,由两条游动的太极鱼组成S形构图,意在发掘太极图像“形”和“意”的结合,展现设计师对称和谐的审美情趣,年轻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情感表达,以及“阴阳轮转、相反相成”的哲学思考。

文:文阳洋、李小芳、邹羽涵、陈婷婷 

图:杨光 、梁欣 、高倩倩、雷加木 、奉晓鹏、余悦衔、许泽燕

文章来源:艺术与设计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东京奥运会今天开幕,看看这些设计如何助力奥运

中国设计智造大奖 0评论 2021-07-23

灾难性暴雨下——10款可以救命的设计!

国民设计师老工 0评论 2021-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