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洗钱?富豪到底为何要买艺术品?

唐恺悦

2021-07-16 20:30:41

关注

图片

近日,三星家族宣布捐出已故掌门人李健熙收藏的约2.3万件艺术品。


如今,艺术市场的蓬勃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新面孔加入到艺术品收藏的行列,他们当中不乏科技新贵、金融巨鳄,富豪们究竟为何愿意将大笔真金白银投入到艺术品购买中?“高尚”的艺术在他们眼中仅是“钱生钱”的工具?投资升值、减轻赋税,又究竟如何操作?今天,时尚芭莎艺术带你分析。


“艺”能生钱

近年来,天价拍品频出,“艺术”与“金钱”的关系愈加紧密,而艺术品也大有朝着“理财产品”发展的趋势,成为一众富豪新贵们继房地产和股票债券后的投资新趋势。抛开有收藏传统的欧美“老钱”家族(old money),艺术品凭借其可观的升值空间吸引了不少新贵以及圈外投资者的目光。


图片

2019年,亚马逊总裁贝佐斯在纽约秋拍豪掷千金购下两幅顶级佳作,瞬间跻身TOP藏家之列。

图片

凯里·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作品《Vignette 19》,被贝佐斯以1850万美元的价格从苏富比拍得。
如今的艺术品能够如此直白、大胆地与金钱扯上关系,追根溯源还需要回到1973年纽约的一场拍卖会。它的背后推手罗伯特·思卡尔(Robert Scull)比任何人都更早地意识到了当代艺术的潜力:越令人费解的东西,其价格越拥有“可操作性”。
老一辈藏家与艺术眼光还相当传统的美国民众尚未缓过神之际,50件美国当代艺术作品就创造了220万美元的销售神话。
图片

安迪·沃霍尔(左三)与斯卡尔(右二),1973年摄于斯卡尔住宅
图片

以贾斯培·琼斯、安迪·沃霍尔为首的美国当代艺术在这场拍卖中大放异彩


750美元购入的塞·托姆布雷(Cy Twombly)能以4万美元脱手;1万美元购入的贾斯培·琼斯(Jasper Johns)轻松翻倍;将自己作品以900美元卖出的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眼睁睁地看着这个数字在拍场上翻腾至8.5万,愤恨与不解交加之下却也无能为力。或许连他自己都不能理解,当代艺术怎么就变得这么值钱了?


图片

塞·托姆布雷《无题》(Untitled),铅笔、蜡笔、油画颜料、圆珠笔、纸,70.2×100cm,1964年,2019年米兰苏富比成交价约270万欧元

图片

贾斯培·琼斯《灰色矩形》(Gray Rectangles),布上彩绘、装置,152.4×152.4cm,1957年,2018年纽约苏富比成交价约2100万美元


在今天的拍卖行,毕加索的画作可以完完全全被当作一件理财产品向客户推销。“看得见、摸得着”的有形资产使人心安,大师出品的“硬通货”坚挺保值,题材稀缺因此颇具升值空间……艺术家的技法纯熟以及伟大创新有时并无需提及,专家可以将上述因素转化为一句“这件作品能升值”,就会显得有说服力许多。


图片

佳士得与苏富比两家拍卖行一早嗅到当代艺术市场中的商机,成为其背后的巨大推手。

图片

早前,在世艺术家几乎不可能登上拍场,且美国上流社会的艺术审美以印象派为主。


前苏富比金牌拍卖师西蒙·德·普瑞(Simon de Pury)就曾大胆爆料,他遇到过罗斯科的买家——完全不知道罗斯科是谁,直到最后付钱“虽然对艺术史一无所知,但当这些人得知市场里一幅好作品能够卖到数千万美元时,他们立刻表示:‘我非常非常感兴趣’。”普瑞说道。


图片

马克·罗斯科《No.1 Royal Red and Blue》,布面油画,288.9×171.5cm,1954年,2012年纽约苏富比成交价约7500万美元

但事实上,如此“粗暴”地将艺术品与金钱联系在一起的行为不亚于把股票当作彩票来买,两者都缺乏对行业的深入了解,只看到了“可能获利”的表象。黑石集团副总裁、收藏大拿托米尔森·希尔(Tomilson Hill)就给出了不要投资艺术品,而是要收藏艺术品”的建议。


图片

托米尔森·希尔


这句话并不是要否定艺术品能够盈利的事实,而是强调了解、热爱、研究艺术本身的重要性。深度的学术积累帮助甄别出对于艺术史有价值的作品,而对艺术的热忱则引领藏家找到真真正正能够打动人心的作品。仅以赚钱为目购买作品的投机者总是失望而归,而费尽心思竞得心爱佳作的藏家却更有可能收获意外之喜。


图片

图片

安迪·沃霍尔的《Liz》系列于90年代末期尚可以约百万美元的价格购得,而如今则至少千万美元起步。


希尔还表示,藏家在购买作品前需要做好“背调”,假若它的前任买家以及同类藏品拥有者都是一些“投机倒把者”而并非真正爱好艺术之人,那么就需要小心,其目前售价极有可能是炒作出来的“虚高”。总之,艺术品和任何其它行业一样,在真正深度了解之前,所有获利都是侥幸与巧合,难以长久。


图片

顶级艺术品价格昂贵、回报周期较长且不便于即刻出手,因此被视作平民百姓望而却步的“富人专属游戏”。



“艺”能省钱


艺术品除了能够创造财富,在许多税收制度严苛的发达国家中,也凭借“特殊豁免”成为富豪藏家们的省钱工具在上世纪60年代,美国政府为吸引藏家将手中的艺术品流入公共机构,设置了一套“过分宽松”的免税政策。


图片

美国政府对艺术品进口施行“零关税”政策,仅需缴纳少量的海关使用费。


假如藏家将一件多年前以一千美元购得的艺术品捐赠至博物馆、大学甚至是当地医院,他可以声称这件作品的价格在今日已飙升至10万美元,因此享有10万美元的减税待遇,同时免征9.9万美元的增值税。更早期时,美国政府甚至允许捐赠人一直将作品保留,期间一直享受全额免税待遇,而直到去世后才将东西真正捐出。


图片

美国许多顶级富豪都是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长期赞助人

图片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


这样宽松的税收虽然引起各种争议,但也造就了美国博物馆业的繁荣。如今,美国的富豪们仍然可以通过适当的方式改变艺术品估价,从而为自己减免相关费用。


前面已经提到,捐赠时人们会有意抬高估价从而减免更多税款。然而,当藏家需要转让作品的所有权时(如去世时转让给子女),这个估价就需要尽量被压低,价值越低的艺术品转让成本越低。

图片


估价必须由具有专业资格证书的估价人员进行

图片

拍卖行中会配有专门的鉴定部门来处理藏品的估价问题


假若这件作品在近期市场中很少有相似交易记录,那么其价格的“可操作性”就会大大增加。在遵循FMV(Fair market value)的前提之下,税务部门容许这样的合理避税。


图片

韩国亦推行“艺术品代替遗产税”政策,三星家族捐出的藏品可抵扣大额税金。

图片

三星艺术博物馆(Samsung Museum of Art)


此外,许多富豪都会以私人名义修建博物馆,再将自己的藏品“捐赠”给前者。比起捐赠给公共博物馆,向私人机构捐赠所获得的免税待遇会低一些。但这样一前一后的操作之下,作品的所有权实际上仍握在自己手中。此外,以兴建文化机构之名而征得的大片地皮或许才是富豪们真正看中的“财富密码”。


图片

法国奢侈品巨头、开云集团董事长弗朗索瓦·皮诺(François Pinault)耗资1.7亿美元打造的巴黎证券交易所皮诺收藏馆。

图片

场馆由日本著名建筑师安藤忠雄负责改造,已于5月22日对公众开放。



“艺”无关于钱
但事实上,如果说金钱是富豪购买艺术品的唯一驱动力,确实有失偏颇。这个群体掌握着远高于普通民众的社会资源,因此也需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他们在购买、捐赠艺术品以及兴建文化机构时亦有着慈善性质的思考。
三星家族的掌门人李健熙曾说过:化和艺术不仅可以改善人们的生活质量,而且可以提高国民地”。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拥有属于“自己的艺术”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艺术崛起与国际地位的提升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图片

韩国艺术家李仲燮于1953年创作的《公牛》,由李健熙收藏

图片

李健熙的收藏不乏莫奈、毕加索等大师的顶级珍品,假若流入韩国本土机构,将可以使前者一跃成为世界级博物馆。
以美国为例,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被视作“文化沙漠”,即使开办博物馆也鲜少有本国的藏品充盈库存,本土作品更是难有话语权。为了改变这样的局面,美国的富豪家族纷纷慷慨解囊,将世界各地购得的艺术珍品捐出,在这片土地上打造出数所世界级文化圣殿,成为闪亮的“国家名片”。
图片

所罗门·R·古根海姆美术馆(The Solomon R.Guggenheim Museum)

图片

华盛顿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Art)


同时,二战后崛起的抽象表现主义画派彻底改变了美国在艺术史上“查无此人”的状态这群来自纽约的前卫画家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力,开始逐渐脱离欧洲的影响而发展出完全属于自身的前卫艺术。这其中自然也少不了富有的艺术赞助人们“慧眼识珠”并一路慷慨解囊,不余遗力地投入金钱和精力。美国艺术的繁荣局面,富豪们功不可没。
图片

收藏家佩吉·古根海姆毕生致力于发掘有潜力的美国青年艺术家


富豪为何热衷于艺术?因为“艺”能生钱、亦能省钱,但有时,他们购买艺术品的理由亦无关于钱。如今,人们提到艺术品马上就联想到“天价”“富豪”等关键词,这种“刻板印象”产生背后的原因事实上十分引人深思。当“高尚”的艺术不得不与金钱发生联系,价格过低未免亵渎,但是否只有“高价”才是其价值的最佳证明?


文章来源:时尚芭莎艺术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