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慢,越丰盈。

谁最中国

2021-07-17 15:10:09

已关注


城市是表盘,生活如指针,人潮汹涌的十字路口,都是拧着眉暗数红灯倒计时的焦急表情。绿灯一亮,紧提一口气,走成一阵龙卷风,似乎慢一点,就赶不上人生最紧要的那几步了。


这是一线城市每天上午八九点钟都在上演的景象,也是无数人的日常。


在城市巨大的齿轮里,每个人都不敢懈怠,仿佛稍慢一点,就要被这个呼啸向前的时代抛弃甚至碾压。发条拧得越来越紧,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内心那个呼喊的声音也就越来越尖锐——慢一点吧,灵魂快喘不上气了!


图片


如果说,“太快”是时代的病,那么慢或许就是它的缓解药。一张一弛,文武之道,该慢的时候,就慢一点。也许,那些在快里被忽略的生活内核,会在慢中一点点浮出,用它的耐心慢慢安抚你焦躁难安的心。


图片



“大家都在拼命向前奔跑,你叫我慢一点?”


“我不想慢吗?这话还用你说!你看我慢得下来吗?”


每次谈到“慢”这个话题,身边的朋友就一脸怒气。一方面,身体承受快节奏生活,内心强烈想慢下来喘口气;另一方面,宏大的时代与细碎的生活撵在身后,又根本不敢慢下来。于是,“慢”这个温和的词语,就成了烈性火药,一碰就炸。


图片


直到今年年初,与一位做玉雕的朋友闲聊,听他讲了自己的故事,才突然明白:或许,是我们对“慢”有什么误解。


这位朋友大二时迷上玉雕,跟着师父开始学习。大学毕业后,在一家玉文化公司做流水线一样的工作。看着身边两鬓斑白的老员工每天坐在工作台前,头也不抬地雕市面上最常见的小玩意儿,他仿佛看到多年后的自己,一样忙忙碌碌,一样无所作为。


他要做自己想做的。于是辞职,离开忙碌的生活,离开繁华的城市,在南阳的农村租了一间破房子。刚毕业不久,也没什么积蓄,每天定量一块二毛钱的馒头咸菜,一边研读宋元绘画,一边精进自己的玉雕创作,一咬牙就是四五年。四五年后,终于在一次国家级展览中崭露头角。有位大藏家看中他的作品,连夜请他到北京,专门租了一套四合院,为他提供最好的和田玉料,供他安心创作。


图片


“你看我现在跟你悠闲喝茶,周末陪爱人出门逛街,但我每天夜里雕玉到十一二点甚至更晚。竹子长起来之前,都是在扎根,跟你们上班族相比,我似乎慢慢悠悠,但我每天工作的时间比你们只多不少。慢不是懈怠,更不是止步不前,慢是找到自己的节奏啊。”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恍然大悟:找到自己的节奏,从容笃定的走下去,并且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而不是被时代的洪流所裹挟,被动地忙碌到晕头转向。这大概才是“慢”的真谛。


图片


那次聊天之后,我才沉下心去看他的玉雕作品。因为从容,他的作品虽大多只有巴掌大小,但却藏着一个静谧且深远的世界,看着看着,就看到了自己内心深处,那些一味向前时所丢掉的东西,似乎又慢慢回来了,焦虑于是被逐渐稀释,心情也变得明朗起来。


图片



从那位朋友家回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想,为什么在这个讲求速度至上的时代,他敢于慢?


除了对玉的矢志不渝,除了内心的淡泊从容,我想更多的是他有一种“相信”,他相信玉在中国文化中的重要性,也相信自己的选择是没有错的。就像一位大众并不熟知的作家——王以培先生一样。


王以培先生是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教授,本可以像其他教授一样西装革履,过上别人羡慕的日子。但是,为了记录长江、记录一群在长江边生活的人,他风尘仆仆在长江边走了一年又一年,整整十年,完成了一本叫《烟村》的小说。


图片


他用十年完成一部小说,可是这部小说却像他本人一样,并不为大众所熟知。但这十年的漫漫行走、慢慢了解、满满积累,让他相信,自己做的这一切,比写一本畅销书、做一个畅销作家更有时代价值,因为长江是值得记录的,因为那里有许多神话、有许多民俗,它们是中华民族文化的根源之一。


因为对民族文化的自信,他相信小众比畅销更有价值,慢比快更有价值。曹雪芹当年“批阅十载”的《红楼梦》,在那个时代有多少人知晓,但现在,它不仅是中国的四大名著之一,还是世界名著。


敢于慢的人,都心怀“相信”。因为相信,所以敢慢,敢于把自己的时间和心血倾注于作品之中,只有那些倾注了时间和心血的东西,才是真正的文化瑰宝,才会在大浪淘沙中留存下来。


图片


时至今日,即使时代飞速,即使信息飞快,闲下来的时候,我们依然愿意相信那些“慢的东西”,愿意为它付出自己的宝贵时间


旅行的时候,我们更愿意去慢悠悠的古镇、乡野,而不是急匆匆的都市,因为那里有时间沉淀的故事,有我们向往的生活;


阅读的时候,我们更愿意把心灵交付用心完成的名著,而不是那些一天几千几万字用手码出的网文,因为那些慢慢完成的名著里,有让我们沉静的力量;


品饮的时候,我们更愿意慢慢为自己泡一杯茶,而不是打开手机点一杯网红奶茶,因为慢慢长大的茶叶更能帮助我们保持身体健康……


图片


敢于相信慢的人,和敢于慢的人,内心是一样的。因为他们深知,慢,才是生活原来的样子;慢,才是对生命的不辜负;慢,才是让自己内心笃定的力量。


图片



慢下来的人与急于奔跑的人最大区别,就是他们能看到更多的风景,体会到更多别人体会不到的趣味,故而所思所想也就更加开阔和深刻,更能观照自己的内心,更能把控自己的生活。


能慢下来的人,收获的不仅是心灵的丰盈,他们的人生也因此而更加丰盈。


图片


初夏的时候,《人物》的一篇专访稿刷爆了朋友圈。在这篇文章里,陆庆松活出了“标准答案”之外的另一种人生——20岁清华毕业,留校任教,25岁离开清华大学后,“租一辈子房,干一辈子零工,一辈子不看领导眼色,不跟甲方打交道,从没写过工作汇报,也不用开会”。


人生最大的事是弹了不起的大曲目,写不凡的音乐。弟弟陆庆屹拍《四个春天》,他把五十年代的集体舞曲《青年友谊圆舞曲》做了一个改编,自己弹出来,给弟弟做片尾曲,许多人听了大为感动,于是去搜他的代表作,结果什么也搜不到。


图片


陆庆松想凭借专业作品赢得认可,但这件事还没办成,他也不着急,慢慢练琴,慢慢等。春天的时候种种花,不练琴的时候和朋友打打网球,觉得自己“还有更多有待挖掘的可能性”。


假使写不出他想要的音乐,其实也没多大关系,对他来说,生命就是最好的乐章。按照自己的意愿,慢慢谱写,慢慢弹奏,慢慢享受生活,慢慢丰盈生命,又何尝不是一首伟大的乐章?


我们追求的“慢”,不就是这种状态吗?它是“内卷”与“躺平”之间的平衡,是心灵与物质之间的取舍,是在时间的点滴里,慢慢丰盈自己,慢慢丰盈世界。


图片


对于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它可以是沐一场春日的杨柳风,看它怎样染成柳绿花红江色青的时节;也可以是朝着心中所爱,奔赴一场热热闹闹风风火火的人生。


快可以有标准答案,但是慢没有,因为它的节奏,就是心跳。合上了“心跳的节奏”,再快也是慢,合不上,再慢都快。重要的是,找到“心跳的节奏”,从心而活,笃定且认真


来源:谁最中国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