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大师中的遗珠,你不能错过!

谢玮苇

2021-07-30 12:44:30

关注


图片

瑞士艺术家苏菲·陶柏-阿尔普(Sophie Taeuber-Arp)


7月15日-10月17日,瑞士抽象艺术家苏菲·陶柏-阿尔普(Sophie Taeuber-Arp)个展在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展出。长久以来,她的声名被掩于身为苏黎世达达运动先驱的丈夫让·阿尔普的光环之下,艺术才华鲜为人知。今天,时尚芭莎艺术带你走近这位上世纪初杰出的抽象女性艺术家。



舞动抽象


图片

苏菲·陶柏-阿尔普《Porteuse de vase》,纸本水粉,18×16cm,1916年


上世纪初,苏黎世达达(Zurich Dada)正于乱世中兴起,以当地颇具传奇色彩的伏尔泰酒馆为圆心辐射开。彼时,20岁出头、正值青春的苏菲·陶柏-阿尔普遇见了舞蹈,并将作为舞者的训练经验融入自己对抽象艺术的探索。


图片

苏菲·陶柏-阿尔普《CIMETIÈRE DE MONTMARTRE》,纸本水粉,22.8×29.3cm,1926年

图片

苏菲·陶柏-阿尔普《Ohne Titel》,17.6×17.5cm,1931年


其早期发展出的独特抽象几何风格似乎与荷兰风格派遥相呼应。发端于风格派代表人物皮特·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笔下的“冷抽象”崇尚纯粹的直线、严谨的几何图形与平衡的色块,以此消除自然物的外在形状、达到精神上的绝对抽象。而苏菲同样选择基于水平垂直剖面,构建几何形式语言。


图片

皮特·蒙德里安《Composition I》,布面油画,75.2×65cm,1920年

图片

皮特·蒙德里安《Broadway Boogie-Woogie》,布面油画,127.5×127.5cm,1942-1943年

但细观之下,与风格派相比,苏菲的创作似乎又混入了一丝自由且具节奏感的气息,这正源自她的舞者经验。德国诗人兼艺术家雨果·巴尔(Hugo Ball)曾这样描绘她的舞姿:“我在苏菲·陶柏身上看到一只鸟,一只年轻的百灵鸟,在她需要的时候举起天空,难以形容的柔顺动作让你忘记了她的双脚与地面保持接触,剩下的只是翱翔和滑翔。”


图片

苏菲·陶柏-阿尔普《Untitled (Dancer)》,水彩,12×8cm,1917年


画如其人,即便是几何图形循规蹈矩的排列组合,也难以掩盖创作者身上洋溢的生动灵气。她对身体运动的抽象诠释不仅停留在图像上运动的几何图式,而是把舞蹈节奏模式转化为二维表面的抽象符号。苏菲在各种媒介的作品中引起人们对空间、节奏与平衡动态的关注,并将这种艺术融合的冲动延续至之后的整个创作生涯。


图片

苏菲·陶柏-阿尔普《Vertical, Horizontal Composition》,布面油画,1928年

图片

苏菲·陶柏-阿尔普《Composition à cercles et demi-cercles》,1938年



在爱与感伤中探索


1915年,苏菲在苏黎世坦纳画廊(Galerie Tanner)的一次开幕式上遇见了达达主义先驱艺术家让·阿尔普(Jean Arp)。二人一见如故,并很快开始了密切合作。


此前,阿尔普的抽象作品深受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热抽象”艺术特征的影响,而苏菲则更靠近蒙德里安的理念,表现纯粹绝对的形式本身,他们的相遇为彼此的艺术探索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阿尔普回忆道:“苏菲清晰且宁静的垂直水平构图对我的作品产生了决定性影响,生活中的垂直运动凌驾于一切之上。”


图片

瓦西里·康定斯基《Lyrical》,布面油画,94×130cm,1911年

图片

让·阿尔普《Abstract Form I》,26×21cm,1922年


1916-1918年,他们放弃油彩,在作品中只使用纸、布、水彩、纺织与刺绣,以原始纯净的方式重新捕捉绘画。这个时期对于苏菲来说幸福而充实。她遇到了阿尔普——自己的一生挚爱,且与他朝着共同的艺术目标并肩而行。“我们谦虚地试图接近现实的纯粹光芒。我想把这些作品称为沉默的艺术,希望以此能够简化、改变世界,让它变得美丽。”二人心灵相通的默契在让·阿尔普的随笔中可见一斑。


图片

苏菲·陶柏-阿尔普《Vertical-Horizontal Composition》,23.7×19.3cm,1916年

图片

苏菲·陶柏-阿尔普《Vertical, Horizontal, Carré, Rectangulaire》,22.2×15.9cm,1917年

图片

让·阿尔普《Untitled (Collage with Squares Arranged According to the Law of Chance)》,48.5×34.6cm,1916-1917年


当苏黎世达达渐渐从活跃趋于平静,苏菲重新回归了油画。在下面这幅三联画中,她首次引入三角形元素。倒三角带来的不稳定性在静止画面中创造了一种运动感,柔和的青铜金色令人联想起中世纪的宗教绘画,与蓝色、红色、棕色与橙色矩形相结合,呈现出艺术家独有的感性情绪。


图片

苏菲·陶柏-阿尔普《Vertical-Horizontal Composition with Reciprocal Triangles》,布面油画,每幅112×52.5cm1918年


随着一战结束,最初从他国来到瑞士避难的众多苏黎世达达的参与者接连离开,而由于经济上的需要,苏菲无法辞去应用艺术学院的工作,只得被迫留在原地。朋友们纷纷离去,彼时,爱人阿尔普又经常出差在外。往日的快乐时光不再,其心情之复杂也难以言喻。1920-1926年间,她创作的作品相对较少,原因似乎显而易见。


图片

苏菲·陶柏-阿尔普《Composition Dada (Tête au Plat)》,布面油画,27×34.5cm,1920年

图片

苏菲·陶柏-阿尔普《Composition》,纸本水粉,35.1×25.9cm,1926年


这一时期,苏菲创作了一系列色彩明亮丰富的水彩画,在横向与纵向上松散并列的方形笔触有节奏地铺开,抽象表面下极具象征意义,并表现出一种克制的紧张感。后世艺术家对此评论:“这些作品给人一种快乐、强壮的感觉。然而,苏菲·陶柏是在一段无法释怀的感伤中画了它们。”


图片

苏菲·陶柏-阿尔普《Composition Aubette》,1927-1928年

图片

苏菲·陶柏-阿尔普《TACHES QUADRANGULAIRES ÉVOQUANT UN GROUP DE PERSONNAGES》,26.4×35cm,1920年

图片

苏菲·陶柏-阿尔普《Composition in Dense, Polychrome, Quadrangular Spots》,纸本水粉,26×35cm,1921年


随后,因一次室内设计的委托,苏菲得以解决经济来源的问题,随阿尔普搬去巴黎近郊的默东(Meudon-Val-Fleury)。在这里生活的十余年也是其作品最成熟的时期,夫妻二人一同进行创作实验、参与展览、拓展交际圈。这一变化使她终于能够全身心投入工作,并接触到巴黎最前卫的艺术风潮。


此时苏菲的作品已不再耽于规整的矩形。正如蒙德里安被视作“直角艺术家”一样,这一时期的她被认为是“圆圈艺术家”。上世纪30年代起,苏菲开始在黑、白单色背景上创作,圆形与矩形的组合结构交织在一起,在静态视图中呈现出隐约的运动感。对她而言,圆圈是宇宙的隐喻,是包含所有其他事物的形式。


图片

苏菲·陶柏-阿尔普《Rising, Falling, Flying》,布面油画,1934年

图片

苏菲·陶柏-阿尔普《Komposition mit Kreisen》,纸面水彩,26×35cm,1934年


在这些被苏菲称为“空间”(space)的作品中,几何形状的碎片分散在画布上,仿佛经过了不规则的自由落体并在空间中滑动,或飞散、或紧凑的抽象符号充满动势。


图片

苏菲·陶柏-阿尔普《Six Spaces with Four Small Crosses》,布面油画,65×100cm,1932年

图片

苏菲·陶柏-阿尔普《Quatres espaces irréguliers》,纸本水粉,28.7×29cm,1932年


色彩同样是苏菲所强调的视觉特征之一。在她看来,“强烈且有辨别力的色彩感是快乐的源泉”,颜色的所有明暗细微差别与不同组合能引出人们多层面的丰富情感体验,并呈现出微妙的色调与比例美。


图片

苏菲·陶柏-阿尔普《2nd Composition》,纸本水粉,26×34.9cm,1932年

图片

苏菲·陶柏-阿尔普《CONSTRUCTION DYNAMIQUE, PÉNÉTRATION DE SPIRALES ET DIAGONALES》,布面油画,42.8×32cm,1942年



三维动势


除却传统的纸面与布面绘画,苏菲对艺术创作充满实验性的开放态度,从纺织、刺绣、雕塑到家具与室内设计,其作品可谓几乎涵盖了视觉创作的所有领域。


至上世纪30年代后期,一系列木制浮雕成为她专注创作的领域。作品构图上似乎对应着其早期绘画,在黑、白或深蓝色背景面上,绿色、灰色以及明亮的原色等圆形、方形立体雕塑块嵌入或伸出表面,分割出正负空间,营造出视觉上的动势错觉。


图片

苏菲·陶柏-阿尔普《Rectangular Relief with Cutout Rectangles, Applied Rectangles, and Rising Cylinders》,50×68.5cm,1936年图片

苏菲·陶柏-阿尔普《Rectangular Relief with Cutout Circles, Painted and Cutout Squares, and Rising Cubes and Cylinders》,1938年

康定斯基曾研究了苏菲的浮雕系列作品,并将其比作声音与乐章。“苏菲·陶柏在‘彩色浮雕’中运用这些最简单的几何形式,通过它们的清醒、沉默,在耳语到响亮的声音中不断选择合适的语言与音调。其中既有瓦格纳的壶鼓和小号的雷鸣,也有巴赫安静且‘单调’的赋格曲。”


图片

苏菲·陶柏-阿尔普《Envol (Flight)》,浮雕,1937年


晚年,苏菲重拾曲线之美,时而理性、时而自由的视觉语言为作品注入开放的活力。包含在圆圈内的浮雕则被视作对天体的暗示与隐喻。她通过叠加多个面板,用光影变化构建出深度与层次,自由的弧线在面板旋转过程中拼出郁金香与贝壳的形态,象征人类探寻到的自然世界的内部本质,也凸显出其对生活、艺术与世界的抽象融合理念。


图片

苏菲·陶柏-阿尔普《Coquilles et fleurs (Shells and Flowers)》,浮雕,1938年

1943年的一天夜里,由于煤气炉发生故障,苏菲在睡梦中离开了人世。深爱妻子的让·阿尔普在其逝世后写道:“是苏菲·陶柏通过她清晰的工作与生活向我展示了正确的、通向美丽的道路。在这个世界上,起起落落、光明与黑暗、永恒与短暂处于完美的平衡状态,这样圆圈就闭合了。”


或许正是这位女性艺术家谦逊的天性、恰到好处的安静与温柔,以及不争不抢的为人处事掩盖了其傲人的艺术才华,使她被打上“达达主义大师阿尔普的妻子”这一标签。幸而随着时间的游走,其天赋终于得到历史的肯定,使人们得以一窥这位现代艺术史中的伟大女性先驱充满爱与美的艺术历程。




文章来源:时尚芭莎艺术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