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地下室到聚光灯前,这位华裔市场新星有怎样的“反常规”上升轨迹?

Brian Boucher

2021-09-03 14:28:40

已关注

图片

多米尼克·冯

图片:Photo by Maxim Ryazansky

 

年将满34岁的加拿大华裔艺术家多米尼克·冯(Dominique Fung)近来在市场中获得的成绩可能会让不少比她年长的艺术家羡慕:她在纽约、洛杉矶和上海展出的作品均售罄,还有不少博物馆馆长争相购买她的作品(定价已达到六位数),甚至《Vice》《Juxtapoz》和《Bomb》杂志也接连对她进行报道。

 

实际上,多米尼克·冯的发展轨迹并不那么寻常:她第一次参加群展是在2017年,有安大略省谢尔丹学院(Sherid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and Design)的应用艺术学士学位——但没有读让大家挤破头的耶鲁大学或罗德岛设计学院艺术硕士项目。

 

1987年,多米尼克·冯出生于渥太华,目前居住在纽约,她创作的绘画视觉元素丰富、表意深刻却又引人注目。今年夏天,她在杰弗里·德奇画廊(Jeffrey Deitch)纽约空间的个展中展出了一件名为《双喜》(Double Happiness)的画作,它是在疫情肆虐之后攻击亚裔群体的声浪甚嚣尘上之时创作的。与其他许多作品一样,《双喜》体现了多米尼克对亚洲文化元素的痴迷。

 

 

图片

多米尼克·冯,《双喜》,2021

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Jeffrey Deitch, and Nicodim Gallery

 

 

“(画这幅画时)恰好发生了亚特兰大枪击事件,”多米尼克·冯说——今年3月16日,21岁男子罗伯特·亚伦·朗(Robert Aaron Long)在亚特兰大枪杀了六名亚裔女性。

 

“我在画中思考着所有的亚裔仇恨行为,当然也包括一些我在街上亲身经历的,”多米尼克·冯说道。有一次,她去了纽约一家很受欢迎的亚洲餐厅,看到玻璃窗上似乎有子弹孔。

 

《双喜》的前景中有两个被蓝花纹玻璃盒子装着的花瓶(其中一个玻璃盒子上就有个弹孔),背景似乎是中国古代佛教人物。这件作品现在被迈阿密当代艺术中心(ICA Miami)收藏,该馆艺术总监亚历克斯·加滕菲尔德(Alex Gartenfeld)认为,这两尊佛教雕像有种“令人惊艳的卡通式风格”:“从机构角度来说,我们很高兴能与从事具象艺术创作的年轻艺术家接触。我们的藏品中既有战后一代的创作,也有最具当代气质的作品,而多米尼克的作品是二者间对话的一个很好的例子,因为她正在寻找传统形式。”

 

确实,多米尼克·冯的创作受到西方艺术史的多重影响,既有她小时候就知道的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í)、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等超现实主义者,也有巴洛克、洛可可、佛兰德斯画派这些从课本中知道的流派。新旧知识在她的脑海中不断融合,甚至在画面中融入了对爱德华·赛义德的《东方主义》(1978)和普林斯顿大学教授Anne Anlin Cheng的《装饰主义》(Ornamentalism, 2018)的思考——多米尼克认为,既然人可以被视作客体,那么她画中的各种物件是否能反过来成为主体,拥有自己的生命和意志?

 

 

图片

多米尼克·冯,《Material Manifestations in the Act of Remembrance》,2020年

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Nicodim Gallery

 

 

当然,多米尼克关心的也不全是那些严肃高深的东西:比如她告诉《Juxtapoz》,她还喜欢脱口秀演员黄阿丽(Ali Wong)和“崔娃”特雷弗·诺亚(Trevor Noah)。

 

在市场上,多米尼克很快就拥有了一批追随者。代理她的Nicodim画廊在去年的洛杉矶个展“文物和遗骸”(Relics and Remains)中把作品全部卖了出去,还参加了去年的ART021,带来中国的作品售价从2万美元到10万美元不等。画廊主Mihai Nicodim告诉artnet新闻:“我现在倾向于把她的作品销售给机构。”(虽然他也曾把多米尼克的作品卖给好莱坞大亨大卫·霍伯曼 [David Hoberman] 和Felix艺博会联合创始人Dean Valentine)——画廊还计划在明年初为多米尼克举办洛杉矶的第二场个展。

 

从多伦多地下的画室来到纽约的聚光灯前,这样的迅速上升是什么感觉?“其实我有点不知所措,”多米尼克说,“应该说……是非常不知所措。”

 

29岁搬到纽约后(多米尼克说:“当时我才20多岁,想着就试试看吧。”),她一开始也试图以常规方式融入圈子——频繁现身展览开幕,和艺术家们见面,并在艺术家经营的空间中展示作品。但发挥关键作用的是社交媒体:多米尼克吸引了近24000名Instagram粉丝,在那里,她获得了不少同龄或更年轻艺术家的喜爱,还有一些艺术顾问——包括温迪·克伦威尔(Wendy Cromwell)等人也开始关注她。克伦威尔告诉artnet新闻:“我总是对那些融合过去与现在的艺术家感兴趣,多米尼克很快就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她直面了社会上对亚裔群体的各种刻板印象,但又将这些东西抛诸脑后。”

 

 

图片

多米尼克·冯,《Midnight Catch》,2020

 

 

尽管上升势头迅猛,但多米尼克·冯至今没有助手。她做一切事情的周期都太长了,让人很难想象有谁能和她一起参与绘画创作。不过,她正计划把自己位于贝德福德-斯图伊文森特日益拥挤的工作室搬到布什维克一个更大的空间中。

 

此外,多米尼克也开始涉足雕塑和装置,“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个纯粹的画家”。在一些新作中,她开始使用中式鸟笼,在里面放置陶瓷雕塑。同时,她也在慢慢适应这些新材料。“我盯着这些鸟笼看了好几个月,”她说。

 

正如她所画的物体呈现出自己的生命感一样,她又开始思考那些栖息在笼子里的鸟儿。“老人们喜欢把鸟笼挂在公园里,这样鸟儿可以互相交流,”她说,“然后,人们也可以坐下来交谈。我认为这种关系很迷人——我们都是需要联系的动物。”



译:Yutong Yu

文章来源:artnet资讯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