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里,正在上演绝美的中式“自我隔离”

JUSTLUXE

2021-09-06 12:07:25

已关注

2021年7月31日,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推出新展“孤独中的陪伴:中国艺术里的隐逸与雅集(Companies in solitude: Reclusion and Communion in Chinese Art)”。策展人史耀华(Joseph Scheier-Dolberg)作为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亚洲艺术部助理主任,亲历了博物馆2020年3月到7月因疫情导致的闭馆,其中被迫提前关闭的就有“近观中国书画”大展。一年之后,他选择了“孤独中的陪伴”这一主题,让我们将目光聚焦于中国艺术中“隐逸”与“雅集”这两种表现形式,探寻中国传统文人的独处方式与交游文化对后疫情时代生活的启示。



图片


图片


在今年5月开幕的第17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上,策展人Hashim Sakis 提出展览主题“我们如何共同生活(How will we live together)?”,在“后疫情时代”,呼吁建筑师和艺术家想象一个共享的世界。在那里,人类的慷慨足以形成一种“空间契约”,缓解因文化背景差异及经济发展目标不同带来的诸多分歧。无独有偶,在大洋彼岸,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策展主题——孤独中的陪伴:中国艺术里的隐逸与雅集(Companies in solitude: Reclusion and Communion in Chinese Art),似乎正好回应了Hashim Sakis 提出的问题。



图片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发布的展览预告



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策展方社交账号发布的展览预告中,直接点明了这次特展背后的思考:“自我隔离一年?试试一生呢。”而展览预告中所配的作品则是明末清初传奇画家石涛的《寻仙山水图册》,这套册页仅有15 X 27厘米见方,是晚明文人惯于放在行旅包袱中的。石涛漂泊一生,走遍名山,将行旅中的写生,化作各种隐逸的情景,自己则藏在山川中。山人为仙,他所寻到的仙,就是在孤独行走中得到平静和满足的自己吧。



图片

南宋(传) 刘松年 溪山雪意图 卷 (局部)

图片图片

明(传)蒋嵩 冬景山水图 卷 (局部细节)

向右滑动查看更多



大都会美术馆向来以中国书画收藏闻名于世。此次同时展出的还有传为北宋刘松年的《溪山雪意图》、传为明代蒋嵩的《冬景山水图》卷、清代吴历的《墨井草堂消夏图》卷等,又有书法、文人石、瓷器、玉器、家具等馆藏品,共计127件。为让观众更好地感受到藏品之间形成的故事逻辑,展览集中于对“隐逸”与“雅集”这两个千百年来对中国文人极重要的主题的探索,分为“林泉”、“归隐”、“渔樵”、“名士”、“距离”、“园林”、“诗赋”和“雅集”8个部分,描述了中国古人如何从天地中寻找个人空间,或试图弥补人、我之间的鸿沟。



图片

清 改琦、曹贞秀 列女图 册



值得注意的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此次展览全无借展作品,全部由本馆收藏组成。20世纪初,美国出现了研究收藏中国艺术的一批收藏家。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拥有如此丰富的中国书画收藏,要归功于1971年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亚洲部主任的方闻先生。中国书画一件件地搜集为时已晚,必需收藏“收藏家”。被收藏的“收藏家”便是王季迁和顾洛阜。其中五代的《乞巧图》、宋代李公麟《孝经图》和赵孟坚《水仙图》等,均出自王季迁的收藏。由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收藏基础来自中国的收藏家族,因此在西方的博物馆中,具有最纯粹的“文人趣味”基础。



图片

王季迁(左一)与张大千(中)等友人于纽约寓所合影



此次选择“孤独中的陪伴”,甚至提出“中国式隔离”,则是对当下全世界面临共同的“后疫情”时代的一种学术式启发。回到自然、回到艺术,“自我隔离”并非痛苦,交游也不必那么“紧密”。



图片


“Solitude”一词在英文中代表了孤身一人的荣光,若译成“孤独”,恐怕是失去了汉语应有的意境。寂寞?不对。孤独?不好。孤单?也不准确。它其实表达的是一种独处的状态,并且这种状态是当事人所享受且主动寻找的,而非恐惧或厌恶。身处solitude状态中的人,即使身体上独自一人,精神上却无比富足,他以丰富的精神世界来抵御肉体的孤单,意即:孤单,但不孤独。而中国的隐逸之士正是这种状态的最佳代表。



图片图片图片

图1:明 沈周 秋林闲钓图 轴

图2: 钟礼 观瀑图 轴

图3: 明 唐寅 苇渚醉渔图 轴

向右滑动查看更多



这种孤身一人而精神平和自由的状态,或许用唐玄宗时代的一首《渔父》词最能传达: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这应该是每个中国人在孩童时代就吟诵过的诗句,但总在成长中遗失,进而将之化为梦想。在此次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展览中,恰就有馆藏的长卷——南宋士大夫李结所绘的《西塞渔社图》卷。“渔父”的形象承继自春秋大夫范蠡隐居五湖的故事,又继承了诗人屈原塑造的渔父形象,历经唐诗宋画的塑造,是文人自由情怀的化身。“渔父”的隐逸不是失意者的逃避,而是看透世事后才有的洒脱。渔父驾着人生之舟,任由东西,去到自己向往之地,这样掌握自己生命的态度,是历代文人的向往。



图片

南宋 李结 西塞渔社图 卷(局部)



这张画从气韵、构图到设色都和后世所熟悉到元、明两代的文人山水不同。它没有那么多“书画从来本同源”的文人野逸,反倒更像一个画者用小青绿笔法老老实实地描摹着青山妩媚、风平湖静,而这片风景正是画家李结的故乡湖州的景色。也与明清许多职业画家追求的“小中见大”不同,此画中的意境更是一种“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的清朗,南宋的毗陵(今湖州)太守李结做此画时,大约正想着唐玄宗时的神仙人物张志和,他先平安史之乱,后隐居于湖州的西塞山,“以林泉之心临之”,借画中山水之灵光铸造了自己心灵中的审美境界和理想人格。



图片

如今湖州的山水风光仍有画意



李结邀请好朋友、南宋四大家之一的范成大为画卷题跋。范成大是南宋著名的宰相和诗人,与陆游齐名。他继承了北宋“尚意”的书风,对于北宋“尚意”的三大家苏轼、米芾、黄庭坚都有不同程度的学习和继承。因此后世的鉴藏家更重视范成大这290余字的题跋,胜过了李结的画本身。写此跋时,范成大约六十岁,跋文以较硬的退笔写成,笔法率意,是他难得的墨书代表作,亦曾为张大千旧藏



图片

范成大跋文(局部)。范成大的字继承了北宋“尚意”的书风,后世对他跋文的重视甚至超过了李结的画本身



在这297字的长跋中,范成大题有:“候桃花水生,扁舟西塞,烦主人买鱼沾酒,倚棹讴之,调赋沿溪,词使渔童樵青辈,歌而和之”等语。像范成大这样居于庙堂的士大夫,在书画的审美上却别有一番恬淡的心境,这也正是自陶渊明而始的历代中国文人在隐逸中守护的脱离世俗之见的精神家园,在他之后的张志和、苏东坡、李结与范成大莫不如是。



图片


如同李结与范成大的书画唱和一般,试图从俗世中跳脱出来的志向让志同道合的文人成为朋友,开始交游,也就有了隐逸的另一个镜像——雅集。最早的雅集场景来自东晋王羲之写下的《兰亭集序》,此次展览中明代画家钱榖的《兰亭修禊图》卷正是取材自东晋王羲之《兰亭集序》,描绘永和九年王羲之、谢安等人在浙江山阴的兰亭溪上修禊,作曲水流觞之会的故事。



图片

明 钱榖 兰亭修禊图 卷 局部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兰亭修禊图中的细节一览

向右滑动查看更多



一起玩的人,都要被画进画里,这似乎是明代文人交游与雅集的“不成文规定”。钱榖是江苏吴县人,属于吴门画派的一员。而吴门画派中的“天皇巨星”就是钱榖的老师文徵明。在这次展览中,也展出了几件文徵明的书画。其中的《东林避暑图》卷就极佳地展示了文徵明的诗、文、书、画全才。只见此画中古木森然、谷石幽谧,一人伫立桥头、一舟随溪而流……远近虚实相生,正突出了文人优游山林的怡然。而这扁舟上的人物似乎正是个书生隐士的形象,他在静寂的风景中享受着内心的平静。



图片

明 文徵明 东林避暑图

图片

明 文徵明 东林避暑图 自题诗局部



“欲采汀花不自由”这句以行书写出的诗句,几乎是文徵明和他身后的吴门画派的文人们一生的精神写照。在文徵明的画里,看似没有愤怒,没有悲伤,没有狂喜,只有悠然自得的小人儿在游山玩水、静坐观禅,但在这隐默不言的画面中,分明又是明代中叶江南才子追求自由的心声。



图片

新版电视剧《红楼梦》开头就点出了自古江南地区的富庶,说姑苏(现苏州)城中的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



明中叶的江南城市,工商业发达、经济文化的繁荣远远超过了以往的时代。而在那个时代里,江南又是生活最富庶、思想最活跃的先锋之地。江南才子的成就,不仅出于艺术天赋,更出于思想的敏锐,敢于做时代的先行者。但特立独行之人,常不能为俗世庸众所容。



图片

TVB电视剧《金装四大才子》中(从左至右):祝枝山、周文宾(原型人物应为徐祯卿)、文徵明和唐伯虎的形象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文徵明经历了短暂的出仕,就回到故乡苏州,以书画造园自娱。除了是流芳百世的大书画家,他也是中国最早有独立记载和作品的园林设计师。今天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拙政园,就是他为好朋友王献臣所设计的。而在本次展览中,最令人期待的作品之一就是文徵明所绘画题诗的《拙政园图册》。



图片

现实中的苏州拙政园



1535年,拙政园建成之初,文徵明应王献臣之请特别为园内三十一处景制图,并为每幅画赋诗亲书,是为现藏于苏州博物馆的《拙政园图咏》,亦被称为“衡山先生三绝册”。16年后,文徵明80岁时,又从拙政园三十一景图中选择其中十二景重绘一册页,该册页十二景现存有八景,即大都会所藏此件《拙政园图诗册》。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明 文徵明 拙政园图诗册

向右滑动查看更多



《拙政园图诗册》中所反应的明中期文人所秉持的园林与空间美学是十分直观的:画中的园林之景都追求旷远的空间感,而在具体的造园中,却是有意以墙、木、水、石等自然环境隔开景区、制造独立的空间,每一个景区都是独立呈现在一幅册页上的生命单元,而连在一起,却是起伏呼应的一个生命整体。可谓是景中见景、象外有象,曲径通幽、柳暗花明。册页后的题诗书法则如园林之命名:小飞虹、小沧浪、绿漪亭、雪香云蔚亭,真是浮翠留香、幽篁历历,以诗韵造万物自由之天地。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依次为现实中拙政园内的小飞虹、小沧浪、绿漪亭和雪香云蔚亭

向右滑动查看更多



而与文徵明素有交游的书画家姚绶则在《文饮图》中描绘了一河两岸,三人在岸边席地而坐,边饮茶边叙旧聊天的悠然场景。可见雅集必要在林泉之间。



图片

明 姚綬 文饮图 卷 局部及细节



明末清初的“四僧”之一石涛则更是独自浪迹天涯,留下《寻仙山水图》,似又重回宋人的空间意识,去掉所有的曲、折、隔,只见满目山川浩荡,人与广阔的山河,无尽的留白融为一体。



图片图片图片

清 石涛 寻仙山水图 册 (部分)

向右滑动查看更多



正如苏东坡为好友驸马都尉王诜《烟江叠峰图》的题诗:“我今心似一潭月,君已身如万斛舟。”月落万川,处处皆圆。拥有开阔心胸,则不必亲赴江山千里,不觉得隔离有所缺憾,则当下就是圆满。而疫情中的我们,和500年间的这些Cool Guy一样,不如专注于自我、感知于当下直接的体验,那么一方小园、一片秋叶,都可予人全然的满足。



图片



孤独中的陪伴:中国艺术里的隐逸与雅集

地点: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展期:2021年7月31日~2022年8月14日

来源:JUSTLUXE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