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让“石卷”重生

张慧娟

2021-09-27 12:11:47

已关注

图片

高桥匡太作品《To be lit after sunset》

从城市到乡村,艺术节的举办越来越真切地给当地发展带来福祉,艺术对街区、对城市,乃至对更广阔乡村带来强有力的推动,既能挖掘激活当地固有的价值,也能创造出文化的多种可能并不断释放出地域魅力。


伤痕之地的重生


2011年3月11日,一场地震和随之而来得巨大海啸席卷了日本的东北地区。宫城县石卷市(Ishinomaki)受灾严重,大自然给这片土地留下了残酷无情的爪痕。在之后的8年间里,政府和民间开展了许多赈灾活动,抚慰灾区人民帮助他们重拾生活的希望和信念。在这样的背景之下,著名音乐人小林武史在2017年发起了以“邂逅未来的自我”为主题的第一届“重生艺术节”(Reborn-Art Festival)。在第一届艺术节举行的50天里,来自日本国内外的38组艺术家的艺术作品齐聚该地区,艺术作品、音乐和美食抚慰石卷地区居民内心的同时,也让日本国内外慕名而来的约26万旅行者们感受到了这片土地对重生的向往。这片伤痕之地,正在摆脱过去的梦魇,重获新生。


石卷的优势


图片

片山真理作品《on the way home》


“石卷有着天然的地理优势,越后妻有的山林、田间和濑户内海的海洋、岛屿,都能在石卷找到。但是属于日本东北地区特有的原始自然生态是其他地方没有的(包括曾被城市工业化破坏的濑户内海和人口减少差点被荒废的越后妻有地区),因为有过重大的自然灾害,这里更渴望重生。”小林武史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说道。


图片

会田城作品《The Non-Thinker》


在2019年,第二届重生艺术节以“生命的触感”为主题,因为渴望着重生而选择聚在一起的艺术家们要通过艺术节释放出持续弘扬石卷地区生命力的使命。因为石卷有大量空置房屋和诸多废弃的学校。艺术节把他们改造成为餐厅、宿舍或展览空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重生艺术节给了这些建筑新的“生命的触感”。


图片

名和晃平的作品《白鹿》


艺术家石毛健太选择了悬崖上的一处神社旧屋,播放他对于“311大海啸”的影像记录和事发后人们对于现场的追述。对应着屏幕的尺寸,另一个窗洞,提醒着当下世界的发生。因为生源减少,旧荻滨小学被迫关闭。在大海啸时此地成为了临时的避难所,于是这个有着特殊意义的学校遗址被选作了艺术节的现场,艺术家村田朋泰的作品“White Forest of Omens”,让人感慨如果这个学校的学生还在,在这读书的孩子面对着这个作品得多有兴致啊!据游览数据统计,2018年首次恢复到地震前水平的石卷市,2019年接待游客人数增加了19.6%,达到550万人次,很多媒体把这一原因总结为“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重生艺术节地带动”。


疫情时期的重生艺术节


今年是第三届重生艺术节举办的日期,也恰逢311大地震发生后第10年。因为全球还在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人们减少外出行动,许多人因为担心或害怕病毒传染,生活陷入了停滞状态。小林武史表示:“在筹备今年的重生艺术节的过程中,因为正在发生得重大疫情,我们一边感受着大自然的流动性,一边酝酿出如生命胎动般真实的’生命的触感’,那并非永恒而是伴随着流动性而存在,病毒让我们了解到人类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


图片

岩根爱作品《COHO》


无论是311大海啸还是新冠疫情,都让人们对人类是大自然的一部分这一想法有更多反思,人类所能掌控的事实在太有限了,因此让更多的人了解、体会“利他”概念对社会公益、环境改善都是迫切的。小林武史认为,一场能令人真切感受到所处环境正在变化的艺术节是非常必要的。所以本届艺术节的主题定为“利他与流动性”。


图片

田朋泰作品《White Forest of Omens》


“利他与流动性”是对地震灾害和疫情的反思,10年前石卷地区要面临生活环境的彻底颠覆,今日则要面对病毒这无形之物随时在身边流动的现实。在这两个时空背景下,人们的日常生活皆进入停滞状态,这促使策展团队思考:在停摆之际,就毫无创造的可能了吗?而答案是否定的。事实上,在非现实场域中的“无形之物的流动性”逐渐增加,如在云端上讨论、思想碰撞,进而产生新的思想与情感,既是另一种形式的创造,也正是艺术节主题中流动性的深层意涵。


志贺理江子的作品《为什么建造群落生境?》是对“无形之物流动性”思想的诠释。地震、海啸将大量的盐卷入田地,导致许多杉树枯萎,大量的牡蛎贝壳被归类为工业废物。志贺理江子在经过一年半的思考后再次利用这些材料在小积滨建造了群落生境,杉树再利用做水闸和木柴,牡蛎壳再利用来改善水质。自然界中的一切有形、无形之物都在按照法则运行,而人类需要做的只是“利他”的事情。


图片

 吉增刚造、青叶市子作品《互相通信(石卷—后来)》


《互相通信(石卷—后来)》是诗人吉增刚造以及音乐家青叶市子所带来的现场演出,演出开场曲目是《Dawn in the Adan》,原声木吉他的手指擦弦声宛如海鸟的鸣叫。在演唱了包含曾在鮎川海边和吉增联演过的《星星的赠礼》等3首曲目后青叶开始谈话。她说:“我们所在之处,其实不是北方也非南方,不在东方也不在西方,生命只是一波一波地、一波一波地在海浪涌岸处,在海浪涌岸处……”演唱结束后,青叶起身,在玻璃窗上以白色的笔墨写下《石卷—后来》。吉增认为,震灾和新冠疫情所带来的灾难需要人们反思,他用将近2年的时间往返石卷鮎川地区才终于感悟到“想象并感知那些看不见、听不到的事物(无形之物)是很重要的”。《互相通信(石卷—后来)》试图观看无所见之物,尝试聆听无所闻之声并尝试与意识连结。


图片

小林武史、WOW 、DAISY BALLOON作品


不仅如此,今年的艺术节还有会田诚、⾬宫庸介、岩根爱、⼤友良英、小野洋子、⽚⼭真理、加藤翼、狩野哲郎、小林万里子、志贺理江子、栗原裕介、佐藤贵宏、髙桥匡太、⻄尾康之、森本千绘、小林武史、夏井瞬等的作品,他们将自然、艺术、创造力与石卷相连接,代表了音乐、艺术、装置等相融合的表演新趋势的兴起,创造了全新的共感场域。


自古以来,节庆(Festival)就是一种有效对抗遗忘或思考停滞的方式,让人得以脱离日常生活,激发人对于当下与未来的想象。石卷重生艺术节不仅仅是连接地域复兴与地方振兴的节庆,也是探索由利己转变为利他社会的“试验田”。







文章来源:《艺术与设计》杂志社9月刊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