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尔艺术展回归:重新与作品面对面

宋佩芬

2021-10-14 09:27:45

已关注

图片
2020年,全球365个艺术博览会中有61%被取消,37%现场举办,其余2%则以混合、替代活动呈现。今年上半年,艺术界的活动仍因疫情被打乱,根据Arts Economic创始人Clare McAndrew博士编写的《巴塞尔艺术展和瑞银2021年年中回顾报告》,画廊在实际博览会上的销售额下降到7%,如果包含线上销售的话则是11%。尽管大量的活动被取消,41%受访的高净值(HNW)收藏家透露,他们在去年的艺术博览会曾有购买行动,另外还有45%在线上进行过购买。

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原来计划在去年庆祝50周年,也因疫情不得不取消瑞士巴塞尔、香港及迈阿密全部三站的活动。今年5月虽然在香港举行了一场,但是由于隔离限制,很少人能亲自过去参与。但是瑞士可不同,疫情期间,瑞士在接受外国游客方面一直比较开放。也正因如此,艺术展终于在9月20日向超级富豪和公众开放。即便在开幕前,美国政府警告国民不要去瑞士,同时欧盟也建议成员国加强对美国游客的限制。甚至连打了AZ疫苗的英国护照持有人也被巴塞尔市镇单位拒之门外,但或许是因为艺术展的游说手腕,这一政策奇迹般地在开幕前24小时被取消,所有英国护照持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图片

Karma International © Art Basel
虽说如此,艺术展为了安抚画廊的情绪,除了提供10%的展位租金折扣外,还承诺如果有人进不了瑞士或被隔离,原先支付的费用可以转到明年。如果画廊缺少工作人员,博览会将从其卫星展位团队中安排人员在展位上工作。如果画廊无法达到销售目标,博览会也准备了一笔“救济基金”来提供救援。如果有人不幸感染,艺术展也承诺支付所有的酒店检疫费用。

在一层又一层的承诺保护之下,这个全世界最高级别的艺术展终于在20日下午三点敞开大门,欢迎持有“第一选择” (First Choice) 邀请函的超级VIP。第一天开放的是专门为大规模作品开辟的“意象无限” (Art Unlimited)展区。82件作品中有大卫•霍克尼长达15米的摄影画,还有Julius von Bismarck从天花板上悬空,不断上下起伏的公海浮标(标价在40万至50万美元之间)。许多人被Urs Fisher用面包搭建的《面包屋》吸引。这是艺术家10多年前的作品,估价在200到300万美元之间。

图片

Sies & Höke/Julius von Bismarck, Die Mimik der Tethys, 2019,© Julius von Bismarck
不少艺术家的作品反映了过去一年多的事件,包括疫情、封锁、Black Lives Matter等问题。Carrie Mae Weem 2019年作品《重复显而易见》用39幅不同比例的单色印刷展示了一个戴头罩的年轻非洲裔美国人,让观众联想到持续的、不断发生的悲剧。Mario García Torres的《一定是星期二,2020》则用了164张画记载了墨西哥第一次封锁期间的天数。我特别喜欢Hugo McCloud的《人的负担》(The Burden of Man, 2021),乍一看像是油画,实际上是一层又一层的塑料袋拼贴而成。除了探讨塑料的环境问题之外,艺术家还指出,由于这些袋子来自墨西哥、埃塞俄比亚、美国等地,观众们甚至可能从中找到来自自己国家的袋子,以不同的方式与作品产生联系。
图片

Gagosian, Jack Shainman Gallery/Meleko Mokgosi © Art Basel
第二天上午11点是特别为超级VIP保留的开幕。不像前一天的平静有序,在11点之前就有大量的人群在等待入场。然而,人们似乎不介意排长队,排队的时间让他们可以悠闲地和好久没见的老朋友们打招呼。不过我没耐心排队,拐个弯从侧门直接进攻。我的第一站是高古轩画廊,因为在那里总是保证能看到名人和标价百万以上的作品。我好奇地看到画廊最近签约的艺术家Titus Kaphar的新作,一个被一幅画包裹着的雕塑,标价30万美元。每次到博览会上我总喜欢给自己一个想象的预算,很高兴在Sprüth Magers画廊上看到最近与Burberry时尚品牌合作的德国艺术家Anne Imhof的铝制丙烯作品和我的“想象预算”吻合,但是很失望该作品已经以6万欧元的价格卖给了一家欧洲私人博物馆。

图片

Perrotin,© Art Basel
即将于11月在北京UCCA举办个展的意大利艺术家Maurizio Cattelan在博览会上举办了一个用鸽子标本做成,以《冒烟》(Smoke)为标题的展览,同时在Massimo De Carlo、Marian Goodman和Perrotin 三家画廊展出。根据新闻稿的说法,“每个单独的画廊将展示展览的一部分;每个展示都是独立的(与画廊的其他艺术家一起展示),但又与其他两部分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

艺术展上也有一些中国艺术家的作品,Hauser & Wirth可以看到曾梵志今年的新作,Pace则有张晓刚2018年的旧作。维他命空间推了郑国谷,香格纳展出丁乙。不过由于疫情的关系,这两家画廊都雇了当地人看管展位,画廊通过视频与展位同步。香港的马凌画廊老板则是亲自过来,带了目前正在纽约新博物馆展出、才华横溢的黄炳的动画,以及几年前从杭州迁往柏林的袁远的绘画作品。

图片

neugerriemschneider, Galleria Franco Noero/ Mike Nelson ©Art Basel
逛了一整天的艺术展,趁着中秋夜,晚上先去参加了宝马公司庆祝文化项目50周年的酒会,接着到伊丽莎白教堂参加爱彼当代艺术举办的音乐会。瑞士腕表品牌自2013年以来开始了当代艺术项目,赞助艺术家创作。曹斐、孙逊都是参与过爱彼当代的艺术家。

在巴塞尔艺术展上,日本音乐家兼艺术家池田亮司在意象无限展出了爱彼当代协助制作的data-verse 3,他也是当晚音乐会上的明星。在偌大的教堂大厅里,数百名宾客在法国文化偶像Michelle Lamy强而有力的歌声中,伴随着池田亮司充满震撼力的电子音乐翩翩起舞,欢乐与感动的情绪同时产生。当然大家都知道疫情尚未离开,但每个人都很感激,大家终于可以在一起享受艺术和音乐所带来的生命力。尽管现在有超过1/3的艺术交易是在网上进行,然而,与画廊和艺术经纪人交流,听取他们所提供的专业知识,和大家互动是非常重要的。不仅如此,无论是绘画、雕塑或沉浸式装置,都不可能在线上捕捉到100%。艺术最基本的元素是引发情感反应,无论视频会议设置有多先进,只有当你和作品面对面,才可能发生赤裸裸的情感反应。谢天谢地,巴塞尔艺术展终于重新启动。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文章来源:FT消费官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