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kalene Thomas:将黑人女性的身体插入艺术史中

现场

2021-10-22 13:45:18

已关注

图片

▲ 米卡琳·托马斯,1950年11月,2021年作,水钻 丙烯  油画颜料 画布 裱于木板  橡木框架,86⅛ x 72⅛ x 2⅞ 英寸 (218.8 x 183.2 x 7.3 厘米),© Mickalene Thomas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New York

当代非裔美国视觉艺术家米卡琳·托马斯(Mickalene Thomas)毫无争议的是时下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和话题人物之一。她革新并继承了自20世纪兴起的多个艺术风格和流派,灵活地运用拼贴、影像和装置等多种创作手法,塑造出了一系列展示自我美丽和欲望的黑人女性肖象。这些个性色彩鲜明又丰饶的形象,意在打破艺术史中历来以白人男性凝视为主导的传统,引导大众重新思考女性在艺术传统中的描绘方式和大众文化中的身份认同。



图片

米卡琳·托马斯于工作室,纽约,2021,Tatijana Shoan拍摄,© Mickalene Thomas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New York


流行文化中的女性肖像


作为黑人性少数族裔群体艺术家中的一员,米卡琳·托马斯(Mickalene Thomas)以创作大型、复杂的构图,描绘女性肖像和家庭日用品为主题的作品为名。她善于以解构的方式将具体事物碎片化后,以综合材料的方式进行拼贴重组,并大量运用美国街边手工材料商店随手可得的廉价碎钻、闪粉、丙烯颜料和莱茵石等进行材料叙事。



图片

▲ 米卡琳·托马斯,飞行 蓝色 #33,2021年作,水钻 丙烯颜料, 混合媒材纸 档案颜料印刷 博物馆纸 裱于dibond 胡桃木及银箔框架,88 x 64½ x 2 英寸 (223.5 x 163.8 x 5.1 厘米),© Mickalene Thomas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New York



目前正在纽约厉蔚阁展出的名为Beyond the Pleasure Principle(超越快乐原则)展览中,不仅其展览名字源于珍妮特·杰克逊 (Janet Jackson) 1987年的流行曲目和西格蒙德·弗洛伊德1920年的里程碑论著, 她的多幅大型作品还都以美国 Jet 杂志早年日历海报中的黑人妇女档案照片为参照进行再创作。



图片

▲ 米卡琳·托马斯,飞行 蓝色 #27,2021年作,水钻 丙烯颜料, 油画粉彩 混合媒材纸 档案颜料印刷 博物馆纸 裱于dibond 胡桃木及银箔框架,88¾ x 65 x 2 英寸 (225.4 x 165.1 x 5.1 厘米),© Mickalene Thomas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New York



“作为战后对非洲裔美国人政治与日常生活的杰出记录者与发声者”——Jet 杂志由约翰逊出版公司于1951-2016年出版,以无所畏惧的姿态报道白人至上的残酷现实,关注非裔美国人,包括激进的黑人名人、艺术家与知识分子的日常权益,质问美国社会的主流视角。


杂志经常以‘本周美女’为主题,挑战以欧洲为中心的审美标准,推动年轻黑人女性的事业发展。对托马斯而言,她的作品向来描绘黑人女性的美与力量,以此对抗物质文化对这一主体的压迫与边缘化。通过 Jet 杂志来进行这一文化性的试验更凸显了托马斯对自己为代表的黑人、女性以及酷儿群体一以贯之的投入与承诺。”



图片

▲ 米卡琳·托马斯,1977年9月,2021年作,水钻 闪粉 丙烯颜料 画布 裱于木板 桃花心木框架,110 x 92 英寸 (279.4 x 233.68 厘米),© Mickalene Thomas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New York



在这次的展览中,托马斯通过援引20世纪70年代传媒中现成的图像,将其抽象化并加以干预。她通过加强轮廓线条并将大量鲜艳的色块重叠,来夸张化女性的嘴唇、眼睛和头发和肢体等部位,以此再现黑人妇女身体在艺术、媒体与政治中的美与复杂性。



图片

纽约厉蔚阁,米卡琳·托马斯展览 Beyond the Pleasure Principle(超越快乐原则)现场图



从托马斯的作品中,观众们能强烈地感受到她是如何关注于有色种族女性和对女性角色的塑造,又如何将这种视角转换为帮助自己建立身份认同的一种方式。



图片图片

▲ 巴黎厉蔚阁,米卡琳·托马斯展览 Beyond the Pleasure Principle(超越快乐原则)现场图



从事室内设计工作的经历,令她创作了大型录像裝置作品 Do I Look Like a Lady? (Comedians and Singers) 《我像一位淑女吗?喜剧演员和歌者》,以装置艺术为载体,呈现了一个以客厅为设计灵感的独立空间。托马斯安排了一系列讲述女性主义和美国非裔文化的书籍在其间,伴随着色彩鲜艳的复古家具及人造植物,回顾着托马斯的个人历史和成长环境。观众们可以坐在沙发上欣赏艺术家利用女性喜剧和影视明星的表演片段剪辑而成的录像作品。这个长达12分钟的影片不仅传递着女性焕发的活力之美,更探讨着黑人女性身份的议题以及个人空间与社会文化的联系。



图片

▲ 米卡琳·托马斯,1950年10月,2021年作,水钻 闪粉 丙烯  油画颜料 画布 裱于木板 桃花心木框架,98⅛ x 82⅛ x 2⅞ 英寸 (249.2 x 208.6 x 7.3 厘米),© Mickalene Thomas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New York



托马斯描绘的女性缪斯多来源于自己亲近的家人、爱人和朋友。其中,托马斯的母亲 Sandra Bush 是她人生中第一位缪斯,也是她最伟大的榜样:


我以无数种方式感知美,我认为这与个人经验有关。比如我的感知就来源于家庭生活:在成长过程中我向我的母亲、祖母看齐,以及学习她们是如何认知自己的。



在托马斯眼中,她的母辈们从不把自己的身份或别人的眼光当作障碍,她们也从未因为年龄或肤色而拒绝任何事。


我认为‘美’意味着个体的毅力和顺应力。这绝对是由内而外散发的。我时常会思考一个人要如何像一块磁铁一样在生活中吸引事物,并辐射自己的磁场。



图片

▲ 米卡琳·托马斯,1975年8月,2021年作,水钻 石墨 闪粉 丙烯 油彩 画布 裱于木板  橡木框架,86⅛ x 72⅛ x 2⅞ 英寸 (218.8 x 183.2 x 7.3 厘米),© Mickalene Thomas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New York



托马斯一直在寻找着“成为女性到底意味着什么”的答案,从与不同身份的女性们的合作中她总能得到许多出人意料的解释和无穷的力量。通过创作,她不断接受着周围的女性关于爱和拥有对自己身体的掌控的教育,她可以勇敢又真挚的说出:“我从小就不想成为我自己以外的任何人。”



图片图片

纽约厉蔚阁,米卡琳·托马斯展览 Beyond the Pleasure Principle(超越快乐原则)现场图


来自缪斯的凝视

而对托马斯而言,她的工作中的核心要素之一,就是改变传统意义中艺术家与其模特之间既定的“动态”关系,通过创作努力为这些缪斯们注入能动性,并将作品的叙述集中在她们的经历和故事之中。


“通过描绘具有独特经历和背景、美丽又真实的女性们,我在努力使黑人女性在艺术中的呈现多样化起来。”大约在2000年初,托马斯就开始进行摄影创作。她观察到当时的媒体对年轻黑人女性身体的刻板印象已经普遍存在了。比如像 Mary J. Blige、Lil’Kim 和 Foxy Brown等等这样正处于流行文化前沿的黑人女性,却仍然被牢牢限制于在大众面前将自己描绘成施与欲望的对象。作为一名黑人女性,托马斯对这种被大众文化“囚禁”的展现自我的套路和框架的束缚感同身受。这种大众目光审视下,媒体对黑人女性姿态的展现和描绘,让她觉得与她自己和对周围认识的大多数黑人女性的认知发生了强烈的冲突。这种矛盾成为了托马斯思考和挑战这些刻板印象的动力。



图片

▲ 米卡琳·托马斯,格尔尼卡(抵抗 #3),2021年作,水钻 丙烯 油彩 画布 裱于木板 ,84 x 108 英寸 (213 x 274.3 厘米),© Mickalene Thomas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New York


图片

▲ 米卡琳·托马斯,格尔尼卡局部(抵抗 #7),2021年作,水钻 丙烯 油彩 画布 裱于木板 ,60 x 96 英寸 (152.4 x 243.8厘米),© Mickalene Thomas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New York



在实施想法的过程中,在学院内对艺术史理论的学习帮助托马斯转换古典油画作品的创作想法和思路起到了整合出系统方法的作用。从酷儿黑人女性的角度出发,她决定使用拼贴这种能通过抽象、碎片化和重组再造的方式。托马斯从西方艺术史多个时期的经典作品中汲取灵感,包括安格尔、毕加索、马蒂斯、马奈等。她将这些艺术家所常用的古典姿势与流行文化图像相结合,“通过将她的缪斯女神置于标志性的姿势和环境中,将黑人女性的身体插入艺术史”(Financial Times 2018)。



图片

米卡琳·托马斯,1976年3月,2021年作,水鑽 閃粉 丙烯 油畫顏料 畫布 裱於木板 桃花心木框架,110⅛ x 92³⁄₁₆ x 2⅞ 英寸 (279.7 x 234.2 x 7.3 厘米)。© Mickalene Thomas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New York



在她被 MoMA 委任创作的作品 Le déjeuner sur l'herbe: Les Trois Femmes Noires (草地上的午餐:三个黑人妇女)就以黑人女性的视角还原了爱德华·马奈在1863年创作的同名油画作品。马奈的版本展示了两个脱光衣服的女性和两个穿着正式的男人在野餐时舒适地坐着。其中一名裸体女性蹲坐在背景中,而其他人则在前景中休息。前景中的女性作为画面中的焦点与观众的目光相遇。


而在托马斯的版本中,前景中的三个主题置换成了有色人种女性,她们穿着70年代标志性鲜艳色彩的连衣裙,三个女性的目光都给予观众有力的凝视。托马斯认为她的意图是将女性的眼睛大胆地引向观众,以确保观众和主体人物之间有一种“互相确认”的感觉,并展示“席地而坐的女性们如何意识到自己的权力。”


我主张以一种新型的反思性历史绘画来与我的前辈们进行互动——通过解构的方式和被其所需要的所谓“正统”的创作工具和绘画语言来讲述我与我们的故事。



图片

▲ 米卡琳·托马斯,母亲与去世的孩子(抵抗 #4),2021年作,水钻 丙烯 油彩 画布 裱于木板,84 x 108 英寸 (213 x 274.3 厘米),© Mickalene Thomas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New York



在托马斯的创作中“女性对生活的忍受力”是其一直关注的方向。在面对不同的女性模特,描绘不同的女性角色时,托马斯强烈地感知着她们释放出的个人能量。“在我开始创作的那一刻,我们就开始以彼此的能量为食,这是一种非常亲密的体验。在这种相互凝视的方式下,双方产生的意愿总是令人印象深刻。”



图片

▲ 米卡琳·托马斯,殡仪馆(抵抗 #5),2021年作,水钻 丙烯 油彩 画布 裱于木板,78 x 134 英寸 (198.1 x 340.4 厘米),© Mickalene Thomas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New York



作为一名黑人女性酷儿艺术家,也许创作行为本身就是一种勇敢。托马斯的作品代表并赞颂着各种强大美丽的黑人女性,展现不同的生命力,这也就是她的艺术带给人们的体验中经久不衰的那个部分。




IDEAT

INTERVIEW

WITH

MICKALENE

THOMAS


图片

▲ Mickalene Thomas

In the studio, New York 2021

Photography by Tatijana Shoan

© Mickalene Thomas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 最开始驱动你进行创作,并关注于身边的有色种族女性的动力是什么?在这个过程中,对女性角色的塑造是怎样反过来帮助你自己建立身份认同感的?


我还记得当我第一次看到艺术家Carrie Mae Weems 展出的 Kitchen Table Series(厨房餐桌系列)时感受到的震撼。这是我为数不多的几次看到由黑人女性创作的当代艺术作品,这个事情也成为了我创作以有色人种女性为中心的艺术作品至关重要的动机一个偶然的瞬间,我突然意识到艺术家作为独立的个体,能将自己的经历有效的转化为引导他人感知的通道,是多么有力量的一件事情。



⚪️ 什么样的女性会激发你的创作灵感呢?可以和我们聊一下你的童年以及与母亲有关的回忆吗?


我来自一个强大的母系家庭,每一个成员都有着惊人的时尚感、力量感、优雅感和自我意识。我的妈妈、外婆、阿姨等等,这些女性是第一批激励我的人。每位女性家庭成员之间关系极大地影响了我的生活方式和我今天图像创作的愿景。在我整个成长的过程中不仅有我生命中的这些女性陪伴,还离不开我小时候生活的家庭环境。作为一名艺术家,成长过程中周围环境的美学对我产生了强大的影响。


图片

▲ 米卡琳·托马斯,女人头像#5,2021年作,水钻 闪粉 施华洛世奇水晶织物 档案纸 油画粉彩 丙烯 油彩 画布 裱于木板 ,72 x 60 英寸 (182.9 x 152.4 厘米),© Mickalene Thomas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New York

图片

▲ 米卡琳·托马斯,女人头像#9,2021年作,水钻 闪粉 施华洛世奇水晶织物 油画粉彩 丙烯 油彩 画布 裱于木板,96 x 80 英寸 (243.8 x 203.2 厘米),© Mickalene Thomas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New York



⚪️ 为什么在早期创作中,你确立并选择了拼贴作为主要的创作形式?使用生活中随处可得的廉价闪光粉和水钻(glitter and rhinestones)是源自于美国家庭式的“DIY精神”吗?还是只是为了纯粹满足自己对作品效果的需要?


在我的艺术实践中,我很早就选择拼贴这个形式。因为它不仅仅是在做分层或解构空间和材料的工作,而是拼贴具有属于它自己的意识形态:它是人们利用可触及的资源来创造社会、政治或文化叙事的一种方式。我构建我的拼贴作品时,我将主题的叙述放在一个相对抽象的上下文中,这样就有了一些具有故事性的实验。同时我对二维和三维之间的关系也很感兴趣。例如,我们的眼睛最初可能将某物感知为二维图像,但拼贴画的创作可以通过运用运动感和节奏感来创造三维的印象。


我作品中满满的“DIY精神”可能来自与我祖母的启发。她会用碎布和二手材料来装饰自己的家具,就读于艺术学校的那几年里,我会出于必要选择更经济的材料,比如闪光和水钻,而不是涂料。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审美敏感性不断发展并完善了我对金属、闪亮材料的使用,这些材料增加了作品的规模和细节。



图片

▲ 米卡琳·托马斯,女人头像#8,2021年作,水钻 闪粉 施华洛世奇水晶织物 油画粉彩 丙烯 油彩 画布 裱于木板,96 x 80 英寸 (243.8 x 203.2 厘米),© Mickalene Thomas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New York

图片

▲ 米卡琳·托马斯,女人头像#3,2021年作,水钻 闪粉 施华洛世奇水晶织物 油画粉彩 丙烯 油彩 画布 裱于木板,84 x 70 寸(213.4 x 177.8 厘米),© Mickalene Thomas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New York



⚪️ 在从事室内设计相关的工作之后,你是怎么看待自己作品中所呈现出的空间的?或者说你是如何通过创作手法与不同材料来塑造作品中的空间?


我的作品总是有一种明显的怀旧感,这与我小时候在城市中生活的环境和空间体验有关。这种来自对城市美学的感知和输出是非常发自内心的,并影响了我的很多实践。比如在我创造的画面和室内设计中,我所建造的这些空间不一定直接复制,但它们绝对是我对于小时候印象中各种生活空间的模仿,是对我对于脑海中“家”的概念和形状的直接参考。



⚪️ 在你早期的艺术职业生涯中,你曾尝试过很多不同的,甚至与艺术不相关的职业,比如卖牛仔裤,做清洁工等等,你认为这些经历如何影响到你后来的创作?对于现在很多喜爱并坚持艺术创作,但同时迫于生计需要担任与艺术无关工作的年轻人,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把这些经历都当作我人生旅程的一部分,是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它们帮助我获得生活经历和形成早期的商业经验。追求艺术家的职业生涯的过程中,大多数人都需要经济上的帮助,所以一份工作对人来说太重要了。另外虽然不像学校里那样,真正系统性的教人如何经商,但这份经历为后来我经营自己工作室的业务提供了敏锐度。因此,我对在职业生涯中处在这个阶段的年轻人的建议是:不要被吓倒,要认真对待每一次经历并从中吸取教训。



图片图片

▲ 伦敦厉蔚阁,米卡琳·托马斯展览 Beyond the Pleasure Principle(超越快乐原则)现场图,伦敦现场图摄影师:Stephen White & Co



⚪️ 从一开始学习艺术到现在,你认为你的想要进行的表达/声明是否发生了变化?


虽然多年来我的实践不断向前发展,但我总体表达的信息一直是坚定不移的。当审视我实践的许多方面时,人们会看一些较新的作品,例如 Resist系列(正在巴黎展出),并认为这与之前传达的核心主题有所不同了。然而,我的作品总是有社会政治因素的参考和渗入,所以这种对新作品的态度只是一种解读。其实,我的整个职业生涯都专注于展示和强调黑人女性的美丽、力量、性和能动。这个主题会在这次全球展览中尤为突出。



⚪️ 你对于接下来由厉蔚阁 (Lévy Gorvy) 所举办的横跨四座世界之都的四城联展有什么期待吗?通过作品,你想向世界上不同国家的女性传达怎样的信息?


除了让观众将他们自己对作品的观点和认知带到画廊之外,我没有其他期望。我相信不同国家和背景的女性都会有属于自己的收获:并没有一种单一的“正确方式”来看待这些作品,而我相信每个人都能以某种方式与它产生共鸣。个人生活经历会影响每个人的观点——我希望每个人能得到的都是是强大的、发人深省的和快乐的体验。



文章来源:IDEAT理想家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