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会画胖子的博特罗,笔下的“维纳斯”是什么样?

artnet资讯

2022-05-12 08:54:00

已关注

是女神,是圣人,是女王,也是梦想的化身——在全球艺术界庆祝著名哥伦比亚艺术家费尔南多·博特罗(Fernando Botero)90岁生辰之际,我们也得以有机会重新欣赏并审视其绘画作品《镜子前的女人》(Woman in Front of a Mirror / Mujer en Frente de un Espejo,1986),此作品目前正在artnet线上拍卖“战后与当代艺术”专场上拍,将持续至5月18日。

图片

费尔南多·博特罗作品《镜子前的女人》正陈列于纽约Artnet总部


费尔南多·博特罗出生于1932年,是最杰出的哥伦比亚当代艺术家之一。他笔下丰满的人物形象极具记忆点,他认为这种体积带来的美感和塑性是其创作的重要特质。如今,大型回顾展“博特罗:魔法的盛放”(Botero: Magic in Full Bloom)集合了艺术家70件作品,正在日本东京的文化村(Bunkamura)美术馆呈现,而后将巡回展至名古屋和京都。 巧合的是,如今上拍的《镜子前的女人》正是1986年在日本的几家美术馆首次面世,以其戏剧性的色彩和尺幅而著称。近十多年来,没有比这件作品更具历史意义和视觉冲击力的博特罗作品现身拍场,这无疑将是一次非常难得的收藏机会。

图片

费尔南多·博特罗《镜子前的女人》,1986

布面油画

作品尺寸:162 x 125 cm

带框尺寸:188.5 x 151.5 x 6.5 cm
右下方有签名和年份标记“Botero 86”
此作品目前陈列于纽约Artnet总部。

 
根据Artnet价格数据库,博特罗的作品在2022年的平均售价比平均估价高出38%,而68%的拍品成交价都超出了最高估价。自2021年以来,这位大师有六件作品的成交价达到七位数美元以上,这表明艺术家的里程碑式的90岁诞辰进一步推动了市场势头。《镜子前的女人》估价120至180万美元,带来以极具吸引力的价格收藏如此大尺幅和高历史地位作品的难得机会。

图片

图片

(上)费尔南多·博特罗所有作品中超出最高估价低于平均估价的数据对比,(下)平均成交价与平均估价的数据对比

图片来源:Artnet价格数据库


《镜子前的女人》的展览历史同样令人印象深刻。在作品完成同年,这幅画便开始在日本巡回展出,并在东京、札幌、大阪和新泻的博物馆和画廊展出。在过去的一年里,博特罗的作品出现在数个重要画廊和博物馆展览中,此外他的雕塑作品还占据了日本、香港、比利时、纽约等地的头条。 博特罗与中国观众也有着一段不解之缘。博特罗首次在中国大陆展示他的作品是受到了政府邀请,“博特罗在中国“应运而生,他也成为第一位被邀请到北京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作品的在世艺术家。“博特罗在中国”团队自2015年起,由由中国文化部和哥伦比亚驻华大使馆助力,旨在为国内观众带来这位传奇哥伦比亚艺术家的精彩作品,陆续在北京中国国家博物馆、上海中华艺术宫、香港中环海滨带来绘画作品以及大型雕塑等。博特罗的作品在国博展出期间,超过100万人赴展厅参观,使其成为博物馆历史上最成功的临展之一。时任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的吕章申评价称:“虽然博特罗的创作主题是地域性的,但他掌握了一种通用的艺术语言,这是他在世界范围内取得成功的原因。”


图片

“博特罗在中国”展览现场,中国国家博物馆,2015


 在博特罗数十年的职业生涯中,他一直在从古典大师的作品中汲取养分与灵感。“如果我的画与一位著名画家用了相同的主题,我就是同个传统的一分子,”他曾经这样说。 《镜子前的女人》的笔触柔和而丰富,画面中的女主角站在一个深紫色的房间里,绿色的门是打开的,钥匙插在锁眼里,仿佛在邀请什么未知的东西进入。翠绿色的门与人物头上的发带相互呼应;她的红宝石色指甲油模糊地反射出天花板上的灯泡。她举起的手,仿佛是一种宗教世界的手势,就像圣母升天时一样。但在圣光般的光环中,她面对的椭圆形镜面,如同祭坛般,显现出清晰的神话形象:和提香、委拉斯开兹、委罗内塞、鲁本斯和其他无数大师在经典艺术中探索过的一种真正的维纳斯效应。

图片

鲁本斯,《镜中的维纳斯》,约1615年


乔尔乔·瓦萨里(Giorgio Vasari)一代的画家借鉴了新柏拉图关于美与爱的神圣灵魂的理念,所以博特罗大师也引用了这一点。在柏拉图对话录之一《斐多》中,苏格拉底讲述他对灵魂“从身体中释放出来”的感觉,“到达了神圣、不朽和智慧的地方,在那里它有机会获得快乐。”罗马诗人奥维德(Ovid)在《变形记》第15卷中将这一愿景与维纳斯联系起来:“她感觉到它在燃烧,将其从怀中释放出来,并看到它升起在月亮之上。” 纵观博特罗的全部作品,可以发现他在长期研究由心理学主导的概念后,终又回到了这一绘画经典的传统。约1949年,雅克·拉康(Jacques Lacan)和莫里斯·梅洛-庞蒂(Maurice Merleau-Ponty)正在索邦神学院研究弗洛伊德的“镜像阶段”(the Mirror Stage)理论;他们认为,自我认知和发展只能发生在现实世界的关系中。然而,同时期的哥伦比亚文学家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在其短篇小说《与镜对话》中写道:有没有一种可能性……(镜中的)图像获得了自己的生命。”后来,马尔克斯靠《百年孤独》获得了1982年诺贝尔奖。

图片

费尔南多·博特罗《镜子前的女人》作品细节


 与马尔克斯笔下的魔幻现实一致,博特罗的实践在1980年代获得了里程碑式的成功。1983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收藏了他的一件作品,在随后的几年里,他在卡雷拉大理石采石场附近的彼得拉桑塔建造了一个雕塑公园。《镜子前的女人》标志着艺术家职业生涯中的一个关键时刻,并代表了1980年代的他如何赢得了瓦萨里所谓的意大利“素描与色彩之争”。如果说瓦萨里认为只有具有特定解剖学技能的文艺复兴雕塑家才能成功地将绘画与色彩结合起来,博特罗要是生在那个时代想必会令他非常满意。 《镜子前的女人》中的主人公背部描绘极为巧妙,其精致造型的肉体以轻松的“斯普雷扎图拉”(Sprezzatura,意大利语中意为“轻松、潇洒、不羁”,出自卡斯蒂廖内的《廷臣论》)式风格展示着大师笔下的色彩渐变。然而,高度刻意的、诱人的身体比例仿佛预示着其处于消失的边缘。从这个女人身上,艺术家反映出不朽而迷人的爱意——仿佛她就是维纳斯,会将观者的灵魂带去“博特罗风”的奥林波斯山。


文章来源:artnet资讯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