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民国大师到当代艺术家,为什么都偏爱这抹“青绿”?

林霖

2022-05-14 10:01:00

已关注

在隔离封控已久的日子里,我们似乎渐渐习惯了远离艺术与展览的信息,艺术圈也似乎很久没有振奋人心的消息了。


直到四月底,威尼斯双年展如期召开,而苏富比香港也如期举行,我们才知道,这个世界其实依然在如常运转,艺术也在如期发生。


近期艺术圈一则振奋人心的消息无外乎也是拍卖市场带来的:2022 年 4 月 30 日上午,香港苏富比春拍现场,张大千《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图〉》以 3.70495 亿港元(折合人民币约3.2亿成交,一举刷新张大千作品拍卖的世界纪录。


图片

 张大千《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图>》 设色绢本 立轴 1947年作  133.6cm × 72.8 cm


事实上,这也不是张大千第一次作品过亿了,他一直都是各大拍卖行古代书画这一板块的“定海神针”。


据在艺 App 统计,截止目前,在拍卖市场亿元俱乐部中,以人民币计,张大千作品有 12 件,如以港币计,共有 13 件;而在雅昌网的相关数据显示,张大千拍场最贵的十幅画有九幅和青绿山水相关。


图片

 张大千这幅《仿梅道人烟江叠嶂图》的大青绿又和古人的青绿不同,更倾向于薄涂渲染


这当然不仅是因为艺术家喜爱青绿,而是自古“青绿”就在中国古代绘画中,乃至中国美学中一直是很特别的存在。




图片


青绿,是一种独特的蓝色。


一方面,这与这种颜色所要使用的矿物质有关,在古代,这是贵族及宫廷的专属,普通老百姓用不起,更别提是用在绘画这种看似“无用”的行为中。


另一方面,青绿的审美效果非常好,尤其是在宣纸上,能与纸张彼此渗透而融为一体,且持久度也惊艳,甚至比“纸寿千年”更长久(毕竟是天然矿物质嘛)


图片

 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卷 绢本,设色,纵51.5厘米,横1191.5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在蒂芙尼蓝、克莱因蓝风靡的当下,这两年,大家似乎也逐渐将目光投向“青绿”这抹可以说是“中国蓝”的独特色彩。


那么,“青绿”是如何诞生的?


图片

 《千里江山图》局部


严格说来青绿除了绿色,还有蓝色。其中,蓝色的原材料一般是来自蓝铜矿研磨出来的粉末,学名为“石青”;绿色则来自在蓝铜矿中常见伴生的孔雀石,学名为“石绿”。


它们共生在一起时,蓝绿两种宝石交相辉映,来到画上则如遇旧邻,相得益彰,如陆游诗云“螺青点出暮山色,石绿染成春浦潮”


这一点,和之前中国色的色谱也是有所不同,因为中国色大多是植物染色,而绘画的青绿是矿物质。


图片

 中国植物色的命名颇具诗意,这是不同色系的蓝色之名


再来看张大千这幅《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在致敬这幅传诵千年的经典名作之外,也体现了张大千自己对承继古人、继往开来的看法。


因而我们看到的是耳目一新的、鲜活生动的作品,而不是一幅死气沉沉的、僵化的慕古之作。


它甚至显得金碧辉煌,就像我们在法国凡尔赛宫看到的那种气派,富有装饰性,精致到无以复加又大气辉煌。画中的山川万物的烟云构造其实也是世俗审美的某种反射。


图片

 《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局部


而金碧辉煌也应是民国这一代画家之爱。


除了张大千,还有吴湖帆学赵伯驌的金绿山水大作《万松金闋》,配色也是相当高级。


金碧辉煌又矜持华贵,据说是当年吴湖帆在故宫工作期间偶见赵伯驌作品残片,发现了六七层颜色叠加的神奇效果。然后他结合自己的大青绿特色创作了此作。


图片

 吴湖帆学赵伯驌的金绿山水大作《万松金闋》


还有民国一代女史李秋君,其对大青绿的熟稔也堪称一绝,大面积平金碧青绿的技法可上溯至董源,而此调据说在明代以后就湮没已久。


图片

 李秋君《向东海要鱼》 1959年 94.5×57cm 上海中国画院藏


因此,青绿不仅仅是好看,更重要的是无论从材料还是技法,更难的在于运用和表现。




图片


当然,不仅仅是民国大师们爱青绿,当代人同样喜爱它。


今年春晚爆红的现象级舞台剧《只此青绿》,其实在去年巡演的时候就已经在专业圈火了一把。


《只此青绿》将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化身舞蹈诗剧,用舞台重现传统美学,连线千年静与动,为观众开启沉浸式“赏画”体验。


图片图片

 舞台诗剧《只此青绿》


我们都知道,舞剧最重要的是舞美视觉,这首先就决定了是否令人惊艳。


其次是舞蹈的形体之美,颇具中国书法的深意——连绵柔韧又遒劲。同心圆舞台突破时空壁垒,巧妙地呈现了中国传统画卷的“展卷”过程。


图片


最重要的是,这一切并非囿于我们印象中的那种所谓“传统创新”——我们看到的是,曾经传说中的“青绿”,活了起来。


《千里江山图》,千里江山都是鲜活的。画中的青绿颜料在幽暗的光线下是会发出宝石的光芒。


借助这一意象,舞剧章节的铺排也暗含着希孟和展卷人的内心逻辑,完成了他们的情感闭环。


图片

画中的天地无边、山水无界,一切都在行云流水之间,悄然转化


青绿虽贯穿始终,但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绘画是静态的,但是舞蹈是动态的。


舞蹈诗剧《只此青绿》的 7 个篇章按照《千里江山图》的成型逻辑设置,舞台上所使用的颜色从清淡一直到浓重,自然的过渡逐渐形成了青绿的色彩。


在舞段安排上,亦捕捉了画中山石的概念,将山石的意念化感受搬上了舞台,展示了《千里江山图》精湛的作画工艺与纯粹的宋代美学。


图片


青绿,是这部舞蹈诗剧贯穿始终的意象。


青绿,也终于不再是帝王将相的专属;不再只是高高在上而是飞入寻常百姓家,它才具有持久的生命力,才能得到一代又一代人的重新诠释而得以连绵千年不绝。


图片


2021 年,大型纪录片《紫禁城》亦对《千里江山图》进行了诠释。


其中第四集《狂澜》的主题歌《千里江山》,即是以王希孟《千里江山图》为题——落笔青山,一展少年壮志。


图片


在《千里江山》MV 海报中,也充分凸显“青绿”的主题,浓郁的混搭国潮风。歌词与主题也非常契合。


这样的流行化改编显然是不错的,以后也许再涉足“波普化”也未尝不可。就像网易与故宫博物院曾推出的一款 VR 游戏《妙笔千山》,沉浸感更强。


图片图片

 《绘真·妙笔千山》游戏界面截图


搭乘如今的沉浸艺术技术乃至“元宇宙”等概念,“青绿”应具有更广延的探索价值和更多维的迷人魅力——它是一种审美力甚至是生产力、消费力,而不再只是文化符号。


元宇宙虽说相对我们现实物理世界而言是一个虚拟空间,但它应是有机生长的,能打破物理世界二维三维的种种束缚,在多维空间中展现无穷的精神创造力,反过来也能给现实世界带来激励和改变。


来源:Cc主义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