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中国化”的历史趋势 ——谈谈新世纪以来的中国当代艺术

鲁虹

2022-05-16 16:43:00

关注


只要将新世纪以来的中国当代艺术创作现象与上个世纪80年代中后期的相关创作现象作一番比较,就不难发现 :艺术家们面临的文化情境已经完全不同了。因为在前一时期,主要突出的是“反传统”的价值观。但在新世纪,却突出的是与传统再联结的价值观。当然,在此过程中,一些艺术家亦会有选择地借鉴西方当代艺术中的有益元素,故新世纪所出现的很多当代艺术作品其实是中西文化相互交融的产物。

于是,一个问题便突显了出来 :为什么中国当代艺术创作会产生如此巨大的变化?

在我看来,其最重要原因是具体的文化情境与历史上下文关系发生了深刻变化。

许多过来人都清楚记得,在改革开放以前,特别是1966年至1976年,即在强调政治挂帅的情境中,美术创作必须以特定的固有创作模式来表现上级规定的题材。而“艺术的自律性”与“自我表现”等问题都是禁止讨论的。出于强烈的逆反心理,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之后,众多艺术家再也不愿重复过去的老路。他们的主要目标是想对长期盛行的“工具论”创作模式进行彻底反叛。从1979年到1984年,艺术家们一方面强调自由结社与自主举办展览;另一方面则很注重对过去只能按照固有模式进行创作的做法予以强烈反拨。在这当中,有两大趋势使艺术史发生了转折性变化 :其一是以吴冠中为代表的艺术家向“内容决定形式”的理论进行了大胆挑战 ;其二是一批年青艺术家大胆向过去固有的创作模式进行了挑战。与此同时,艺术家们也很好地完成了对“红光亮”与“高大全”等固有创作模式的超越。

到了1985年,随着国门的不断打开,许多年青艺术家既清楚知道了欧美工业、科学等高度发展的事实,也广泛涉猎了欧美的思想文化——包括哲学、社会学、文学与美术等等,这使他们在强烈的对比之下,普遍怀有一种深深的“落后感”。为了追求艺术现代化、个性解放、启蒙教育与艺术自由的目标,他们大多采取了“反传统”与“接轨西方”的文化策略,以至形成了具有激进色彩的“八五思潮”。在当时许多青年艺术家的眼里,现代就等同于先进,传统则是落后的代名词,如不打倒传统就无法实现现代化,因为其艺术趣味、价值理想与思维方式对于他们追求现代艺术成了一种无形的制约力量。结果也导致他们迫切需要从新的艺术样式和观念上对传统艺术进行超越。事实上,在特定的文化情境中,要不要创新并不是问题,怎样创新才是问题。与此相关联的是,西方现代艺术所体现的价值观,如强调艺术的纯粹性,追求自我、主观、直觉和潜意识的表现等等,统统被许多青年艺术家所接受。

图片

傅中望《榫卯结构·地门》600×600×20cm 木、石 1994年

然而,尽管“反传统”与“接轨西方”的文化策略打开了很多人的艺术思路,同时在扩大新的审美领域;传播现代观念;启迪新的思维;鼓励创造精神;革新民族意识。造成的多元化局面均有重大的现实与历史意义,但也带来了极其严重的“去中国化”问题。有一点无法否认,即在西方现当代艺术的牵引之下,中国当代艺术逐渐丧失了自身的文化语境,转而全面进入了欧美当代艺术的表现框架之中。细想起来,其深层的原因在于:中国当代艺术并非是从传统文化中自然延伸与生长出来的。即它的视觉资源也好,观念资源也好,主要还是来自于西方,故使得不少作品无论在观念上,还是在手法上,都有直接摹仿西方当代艺术的痕迹,按批评家杨小彦的说法,明显是产生于所谓的“书本效应”、“画册效应”与“展览效应”。另外,有些艺术家虽然表达的思想观念与文化问题是从中国当下现实中提炼出来的,但艺术表现手法却是对西方当代艺术家的直接性模仿。这既令相当多作品缺乏原创性,也导致了一些艺术家或作品丧失了中国身份,结果也严重影响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与在国际上的地位。

图片

吕胜中 《人墙》 剪纸、有机玻璃、玻璃器皿、木材、丝线等综合材料装置 1485.9×316.9cm  2005年

有证据表明,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已经开始有少数艺术家意识到了“中国性”建构的本土价值,并在努力回到自身的语境中。于是,中国当代艺术终于迈向了“再中国化”的历史进程。从我掌握的材料来看,做得比较出众的艺术家有徐冰、谷文达、傅中望、吕胜中等人。不过,他们的做法与简单重复传统的艺术家并不相同,因为在向外来文化学习借鉴的过程中,他们比较注重发现或挖掘母体文化的价值。换言之 :前者在以当下表达为前提时,不仅强调对传统文化资源的有效利用,而且坚决反对狭隘的民族主义 ;而后者却体现为一种盲目反对西方的态度,并大肆宣扬所谓的东方中心主义。而一部世界史告诉我们:无论是东方文明,还是西方文明,都是由不同文化(明)碰撞的结果,在我们生活的世界上,并没有一种不受其他文化影响的、纯而又纯的文化存在。所以,我们既不能像原教旨主义者一样,以维护传统纯洁性的名义,拒绝学习外来文化。也不能妄自菲薄,全盘照抄外来文化。故在当前的文化背景中,我们不仅要反对西方中心主义,还要反对东方中心主义。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一个相互碰撞的全球化过程中,具备更加开阔的文化视野。

正是基于以上理由,我在撰写著作《中国当代艺术史:2000-2019》之时,将“再中国化”的历史趋势作为了本书的重点。① 下面拟结合一些作品评介艺术家如何在切入当下的过程中“激活传统”的做法。因相关作品甚多,且版面有限,所以仅选极少作品加以介绍。

注①:《中国当代艺术史:2000-2019》的书稿已经交上海书画出版社,正在校对之中,计划今年6月可以出版。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