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Oakley 到 ISPA,球鞋中底设计的演变

Zoom

2022-05-18 23:26:00

关注

图片

百花齐放下的「预言」


Oakley 的球鞋回归了,以一种全新的方式:与街头品牌 Brain Dead 完成了一次联名。这次联名企划是以  Oakley Factory Team 项目的名义推出的。作为产品蓝本的老款球鞋 Oakley Flesh 时隔近二十年重新登场,用 Oakley 产品创意副总裁的 Brian Takumi 的话说,Flesh 的重新诠释是「新未来主义美学」。


图片


Oakley 所在的年代是百花齐放的时代。九十年代的球鞋设计开始了与以往都不同的创新力度的展现,比如 Nike 的 Foamposite 和 adidas 的 Feet Your Wear。然而,这种创新并没有脱离出大运动品牌的框架,换言之,趋势这场创新运动的根本因素是科技工艺的发展,运动品牌们仍在老思路下大刀阔斧地进行着球鞋设计革命。


图片


这种「大彻大悟」在千禧年得到了新的演变,或者说,人们开始思考未来的事情。2004 年的 adidas 为其新款概念球鞋起了一个叫「 adidas_1 」的名字,这双可调节缓震强度的跑鞋让球鞋与科技产品挂钩,在那个年代这种被注入大量对未来球鞋科技思考的产品是令人震撼的。


图片


而比 adidas_1 早四年出现的 Nike Shox 则更是这种演变的典型产物——Nike 开始思考更多结构缓震所能带来的运动可能性,对于文斯·卡特而言则是更贴合自己的起飞武器。尽管最终 Shox 并没能顺利地成为人们心中想象的未来的样子,但它所带来的空前的对结构中底的思考也让鞋底设计的可能性变得史无前例的丰富。人们意识到,除了硫化,除了橡胶大底,除了 EVA 材料,除了那些气垫,中底还可以进一步进化成人们对未来想象的样子。


图片


而作为一个一直以来对未来充满想象的运动品牌,尽管它们并不是 Nike 们的主要对手,Oakley 的未来主义展示了那种脱开传统运动品牌的设计品味——这种品味像是根深在品牌骨子里的,对于体量庞大数倍的 Nike、adidas 而言,这种根深在骨子里的品味是更难培养的,Oakley 却能把这种品味作为对 2022 年的当下的球鞋设计预言。


当下的 Yeezy 正在颠覆着球鞋设计,无论是运动品牌还是时装品牌,Yeezy Foam Runner 正影响着各个品牌的球鞋设计趋向。Foam Runner 身上布满了椭圆形镂空结构,当然,我们也能在其他的 Yeezy 产品上找到这种熟悉的家族语言,比如 Yeezy 500、Yeezy 700。这似乎就是 Oakley 的预言,倒不是说二者有几成相似,而更像是一种来自 Oakley 对未来世界的球鞋设计逻辑的预言,一种对一体化、家族化视觉语言的依赖。


鞋底模具在这里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图片图片


椭圆内凹球形是 Flesh 鞋底设计的特点,和 Oakley 自家的眼镜产品造型相似的是,这种椭圆带来的是一种有机的未来感。这种有机、流畅且对称的椭圆曲线是阐述品牌风格的标识。大底设计并没有以纹路作为设计出发点,而是延续侧墙的「躯体」进行设计,这是一体化重要的体现,品牌 Logo 在大底上的融入也变得自然。


图片


而与鞋底搭配的鞋面则展示了一种简洁的手法,这是一种千禧年时代的经典设计语言:大面积的皮料使用以及并没有过多的裁片设计。这无疑是复古未来主义的影子,一体性的鞋面和鞋底并没有过多繁琐的结构设计,无论是莱卡还是网布面料,与皮料的搭配在 Oakley 的设计中是更直接且对立的。它们没有 Balenciaga Runner 所呈现出的多层次块面结构,这和鞋底的一体性相得益彰。同时,更多的黑色的使用加以浅色鞋面的衬托对比,这更能减弱一个时代的印象,反而去挖掘出人们内心对未来的想象。



时装改变鞋底设计逻辑


随着工程网面的普及和发展,以及后来出现的划时代级别的飞织鞋面科技,这些以轻量化提升球鞋性能的新科技让运动品牌们重新思考球鞋设计逻辑。与以往通过新颖的设计打造独特的产品语言不同的是,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开始了对性能、参数、材料的追逐。


图片



埃鲁德·基普乔格的「破2」成功似乎是运动鞋性能拥有最多话语权的时刻,此时的 Nike AlphaFly NEXT% 正成为鞋底设计风格的引领者。它的前辈们,比如最初开启材料缓震时代的 Lunar 泡棉,再比如 eTPU 发泡的先驱 BOOST,中底材料在这个时代成为影响球鞋设计的重要因素。尽管 Lunarlon、React、BOOST 都有高辨识度的外观标识,但不可否认的是一体发泡的工艺让更多的造型可能性破灭,极简化、强调功能性、强调中底配置成为主旋律。鞋底模具对材料的依赖大于对造型设计的依赖,此时的设计偏向已经从九十年代末的模具狂欢脱离,回归运动表现更纯粹的理性。


图片


然而,在运动表现以外,围绕时装领域的球鞋设计则开始了一种全新的发展思路。当时装品牌开始为他们的新款球鞋开模具的时候,他们可真下得了重本。随着球鞋在时装品牌的产品矩阵中地位上升,从以前清一色的薄板鞋底逐渐变成了时装品牌们内卷的全新设计的球鞋鞋底,这些球鞋设计的复杂程度丝毫不弱于千禧年时代中运动品牌们的疯狂程度。Balenciaga 是这方面的专家,他们似乎从不在乎模具费、开模难度,一个尺码的 Balenciaga Tyrex 的模具费用可能能比得上普通球鞋的全尺码模具费。


图片


但它们是玩得起这种折腾的。动辄 6000 人民币的起步售价让每个模具都值得拥有更多次模具测试以及更精细、难度更大的开模工艺。而对于时装球鞋的设计师而言,这种设计上的无限开火权则和那些每年都在设计球星签名鞋的设计师不同,他们不必太关心球鞋的性能表现,不必太在乎重量控制,所以我们可以看到 Balenciaga 的球鞋有那样的分量。当设计师没有性能要求时,鞋底设计将更容易变得夸张、复杂、具有前瞻性。


图片


除了更容易做出先锋设计以外,时装带来了一个新的意义:球鞋的鞋底正在成为更独立的个体。无论是 Matthew M.Willams 在和 Nike 联名时祭出的鞋套外壳设计,还是 Kanye West 一体成型的「洞洞鞋」Yeezy Foam Runner,最前卫的球鞋设计似乎都在比赛场外发生着。Foam Runner 所造成的影响让人们重新思考鞋面布料的必要性。Crocs 和 Balenciaga 的联名雨靴同样是 Kanye 热衷的产品,一体化球鞋的发酵让鞋底设计被演化成全鞋设计,没有鞋面的粘合,减少大部分人工工时——鞋底独立出来了,它已然可以「独自带队」,没有传统意义上的鞋面,没有布料,这将孵化出全新的球鞋设计、营销的思路。


图片图片



即便时装品牌们在不断尝试着颠覆球鞋设计,Nike 也没有松懈下来。Nike ISPA 项目表现了品牌在追求可能性上的决心。2020年发布的 Nike ISPA Road Warrior 重新展示了中底结构的可能性,即便在此之前 Nike 早已展示了外露块状 Zoom Air 气垫会是什么模样,但这次结合悬浮的后掌材料以及如同坦克履带一般的外底橡胶,这种来自运动品牌对球鞋概念设计的极致探讨令人叹为观止。


图片



然而,Road Warrior 似乎只是第一步。


图片


2022年,ISPA 再次发布重量级且即将量产的概念:ISPA Link 和 ISPA Link Axis。模块化、可拆卸、无胶水等概念再度被提上风口浪尖,ISPA 无疑是当下最具实验性的球鞋项目。ISPA Link 的「可拆卸」也再度增加了鞋底的独立可能性。经历了 Nike x MMW 4后,我们可以期待 MMW 将与 ISPA Link 碰撞出什么火花,在 Craig Green 做完那堆可以拆卸的 adidas 球鞋后,我们似乎又有机会看到时装设计师对球鞋设计的全新理解与呈现了。


文章来源: KIKS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