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提出问题,而爱给予答案

陈元

2022-05-20 15:12:00

已关注

图片

什么构成了生命?人类与植物动物的区别是什么?而更重要的,身为人类的我们,对地球、对他人、对其他生命形式的有着怎样的责任?没有我们,世界又会是什么样子?


用本届威尼斯艺术双年展策展人塞西莉亚·阿莱曼尼(Cecilia Alemani)的话来说,“这些是本届艺术双年展的一些指导性问题,特别关注三个主题领域:身体的表现及其变形;个人与技术之间的关系;身体与地球之间的联系。”


以主题为“梦想之乳”(The Milk of Dreams)的第59届威尼斯艺术双年展,共有来自58个国家的213位艺术家,带来了1,400多件艺术作品。在无法亲临现场的此刻,我们从中找了本届双年展中的高亮作品,这些试图总结我们这个时代遍布科学、艺术和神话的许多其他问题,并对此进行提问和描绘——在疫情、环境与社会问题迭出的当下,这些作品早已不再是纯艺术的叙事,更是对人类、自然和未来的重新审视。


图片


作为基石的“梦想之乳”


首先让我们直视“梦想之乳”这个主题名。策展人塞西莉亚用了英国作家与艺术家李奥纳多·卡林顿(Leonora Carrington)写的同名童话书的名字,以作为本届双年展的主题。在这本书中,这位超现实主义艺术家描述了一个神奇的世界,通过想象的棱镜不断地重新构想生活。“这是一个每个人都可以改变、被改造、成为某物或其他人的世界。”


“梦想之乳”不是一场关于疫情大流行的展览,但它不可避免地记录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剧变。在这样的时代,正如威尼斯双年展的历史所清楚表明的那样,艺术和艺术家可以帮助我们想象新的共存模式和无限的变革可能性。


Katharina Fritsch

《大象》

Corderie 军械库


图片

Katharina Fritsch

Elefant / Elephant, 1987

Polyester, wood, paint

420 × 160 × 380 cm

摄影:Roberto Marossi

With the additional support of Institut fur Auslandsbeziehungen – ifa

59th International Art Exhibition – La Biennale di Venezia, The Milk of Dreams

© La Biennale di Venezia


我们直视的是卡塔琳娜·弗里奇(Katharina Fritsch)置于展厅里的《大象》,它就宛如真正的“房间里的大象”一样让人震撼,让人在它面前屏息凝神。这件庞大的由深绿色的聚酯填充大象模型制成,鬼斧神工般再现了哺乳动物身体的纹理和褶皱,其大小、解剖细节的清晰度和颜色轮廓,呈现出超自然的效果。作为作品的“大象”,脱离了其本身在威尼斯这个城市的历史意义:在1890年代,就在双年展的历史开始之前,一头名叫“托尼”的大象生活在公园的场地上,被称为“贾尔迪尼的囚徒”;而继承了关于宏伟、智慧、囚禁和母系社会的寓言故事——大象家庭结构的核心。卡塔琳娜以其大型、色彩鲜艳的人类、动物和令人惊奇的物体雕塑而闻名,营造了一种在现实与鬼魅、熟悉与离奇之间的紧张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在数百位艺术家中,德国雕塑家卡塔琳娜·弗里奇和智利活动家、诗人和多元艺术家塞西莉亚·维库纳(Cecilia Vicuña)赢得了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终身成就金狮奖。


June Crespo

《头盔》系列

Corderie 军械库


图片

June Crespo

HELMETS (IX), 2022 / HELMETS (X), 2022 / HELMETS (XI), 2022 

摄影:Marco Cappelletti

All works with the additional support of P420 Gallery; CarrerasMugica Gallery; Accion Cultural Espanola (AC/E); Etxepare Basque Institute

59th International Art Exhibition – La Biennale di Venezia, The Milk of Dreams

© La Biennale di Venezia


在June Crespo的作品中,她塑造了一种唤起身体及其与建筑关系的语言。她的雕塑就像盔甲,让人联想到建筑环境和人体。而那些孔口、通道、限制、流通,她使用玻璃纤维、树脂、陶瓷和青铜来制成,并对元素和材料进行切割、分割、放大和重组,创造出新的直观形式,邀请观众探索自己的诠释。她的装置反映了未来的反乌托邦城市景观,以及作为复合机器人生物的当代体验。


Wu Tsang

《鲸鱼》(Of Whales)

Giaggiandre


图片

Wu Tsang

Of Whales, 2022

VR video installation

摄影:Roberto Marossi

With the additional support of VIVE Arts; VIA Art Fund; Galerie Isabella Bortolozzi; Antenna Space; Albyon Studio; LUMA Foundation

59th International Art Exhibition – La Biennale di Venezia, The Milk of Dreams

© La Biennale di Venezia


这是一个改编自梅尔维尔《白鲸记》电影的装置。美籍艺术家Wu Tsang的这件作品从鲸鱼和 Pequod 捕鲸船上“杂牌船员”的角度进行想象,将电影故事置于 19 世纪中叶的海洋历史、现代资本主义的诞生和大规模内乱的背景下,浩瀚的海洋成为未知的象征,与现实环境水波的反射,则暗示了倾斜视角的存在。也在挑战“以技术挑战超越人类中心主义”的世界概念。


女性与艺术世界


或许你已经注意到,在本篇推荐中有许多女性艺术家。其实在威尼斯双年展其举办127年的历史上,这一届是女性和第三性别艺术家参展最多的一届双年展。威尼斯双年展主席罗伯托·西库托(Roberto Cicutto)提到:“这是一个超现实的女性世界,不是一个意识形态上或政治正确的追随,而是投摄了一个越来越重要的情况……塞西莉亚告诉我们,大多数女性艺术家和非二元主题,我支持这个选择,因为它反映了我们这个时代创造力的丰富性。”


Kudzanai-Violet Hwami 

《宇航员的婚礼》

Corderie 军械库


图片

Kudzanai-Violet Hwami

宇航员的婚礼 系列展览现场

摄影:Marco Cappelletti

59th International Art Exhibition – La Biennale di Venezia, The Milk of Dreams

© La Biennale di Venezia


Kudzanai-Violet Hwami是首届艺术双年展学院的四位获奖者之一。在她为“梦想之乳”设计的装置中,间里摆满了从地板到天花板的照片,每张照片都有一幅画,并附有音轨。装置的灵感来自津巴布韦雕塑家亨利·穆尼亚拉齐(Henry Munyaradzi)的《宇航员的婚礼》,这幅作品描绘了非洲绍纳人的婚礼,有传教士的参与,鸟儿的祝福,以及探索新世界的新婚夫妇。Hwami 利用她在津巴布韦和南非长大的岁月,整合了来自各种来源的视觉片段,包括肖像、自画像和从互联网上收集的图像,来审视数字化世界中,我们共同存在和体验彼此的方式。


Merikokeb Berhanu 

《无题》系列

Corderie 军械库


图片

Merikokeb Berhanu

无题 系列展览现场

摄影:Marco Cappelletti

59th International Art Exhibition – La Biennale di Venezia, The Milk of Dreams

© La Biennale di Venezia


Merikokeb Berhanu 的画布充满了抽象的形式,树木的年轮、胚胎、种荚,大脑、输卵管,眨眼间就变成了可识别的宇宙学和地形学,伴随着对自然及其普遍节奏的召唤。这位来自亚的斯亚贝巴的艺术家继承了埃塞俄比亚现代主义的许多遗产。她的作品充满几何形状的人物和大片漂浮的色块,两两重叠并相互混合。在近年来,Berhanu的作品深化了她对人类设计的探索,她反复提到细胞是人类和有机形式的“生命的基石”,提醒我们所有的生命都是相互关联的。


Precious Okoyomon

《在世界末日之前看到地球》

Corderie 军械库


图片

Precious Okoyomon

To See The Earth Before the End of the World, 2022

摄影:Roberto Marossi

All works with the additional support of LUMA Foundation

59th International Art Exhibition - La Biennale di Venezia, The Milk of Dreams

© La Biennale di Venezia


这是军械库最后一个展厅里的作品,艺术家Precious Okoyomon把这里改造成一个巨大的、以入侵植物、种子和血液创作的、真人形状的泥土雕塑。土壤中萌芽的是引进自亚洲的葛根和甘蔗,自1876年在美国费城的世界博览会上首次介绍给世界各地。数十年后,葛根被当地政府用于防治土壤侵蚀。但时至如今,它这个引进的植物已经成为生长极其迅速且影响到本土植物的入侵物种。


在Precious Okoyomon的作品里,看似是反殖民抗议的作品,却也在描绘着一个更为和谐和茂盛的世界:由植物接管的世界,取代了周围的钢筋水泥而变得欣欣向荣。


图片

Precious Okoyomon

To See The Earth Before the End of the World, 2022

摄影:Roberto Marossi

All works with the additional support of LUMA Foundation

59th International Art Exhibition - La Biennale di Venezia, The Milk of Dreams

© La Biennale di Venezia


Precious Okoyomon通过多元领域中的实践探究自然世界中的种族化、基督教、亲密关系以及关于生命、死亡和时间的理念与体验。Precious Okoyomon也是2021年“CHANEL Next Prize”的获奖者之一,这个致力于支持不同艺术形式之间的交融的全球性奖项,4月18日至21日,在第 59 届威尼斯双年展预展周期间,香奈儿首次将十位(组)获奖者聚在一起,庆祝他们获得首届CHANEL Next Prize。


CHANEL Next Prize重申香奈儿致力于当代文化的承诺,延续品牌百年艺术联结和传承,以及品牌创始人嘉柏丽尔·香奈儿想要成为未来一部分的渴望:“ce qui va arriver”(法语:即将到来的),推动艺术创新,为艺术家创造条件,激励他/她们勇于尝试。


图片

Chanel Next Prize 合照

图片由左至右:大卫·阿贾耶爵士Sir David Adjaye OBE (评审团成员), 蒂尔达·斯文顿Tilda Swinton (评审团成员), 郑在日Jung Jae-il (作曲家、演奏家、音乐总监和制作人), Eduardo Williams (电影制作人和艺术家), Rungano Nyoni (电影制作人), Precious Okoyomon (艺术家和诗人), Botis Seva (舞蹈家、编舞家和导演), 王兵 (电影制作人), Marie Schleef (戏剧导演), Marlene Monteiro Freitas (舞蹈家和编舞家), and Keiken (艺术家Hana Omori、Isabel Ramos和Tanya Cruz共同创建的协作实践团体)

摄影:Jason Schmidt

© CHANEL 


想象世界的未来


除了主题馆之外,在双年展期间,威尼斯双年展还有来自其他 79 个国家的作品将在各自的展馆、中央展馆 (Giardini della Biennale) 和整个城市展出,将当代艺术家的作品联系起来。


Jonathas de Andrade

《Com o coração saindo 

pela boca》

巴西馆


图片

Pavilion of BRAZIL

com o coração saindo pela boca / with the heart coming out of the mouth

摄影:Marco Cappelletti

59th International Art Exhibition - La Biennale di Venezia, The Milk of Dreams

© La Biennale di Venezia


没有人能忽视巴西馆门口的大耳朵。这是本次威尼斯双年展国家馆巴西馆展厅的入口和出口——或许你可以形象地把这两个门洞理解为“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内部布置了其他身体脏器和部位,在展厅一边,一只被割下的舌头正在地上流淌着血;展厅中央,躺着一枚血红的肺。


展厅内最为夺目的一件作品,是房间中央的天花板一个巨大的嘴唇雕塑,它会缓缓喷出一颗红色的充气心脏,不断随着呼气膨胀,把观众逼向墙壁,而后再收缩归位。对于艺术家来说,这些与身体有关的装置是对当下巴西和全球政治的隐喻,国土、人权、身份认同……散落在展墙的手术刀和器械,则在隐喻着这个国家亟需治疗和拯救。


Uffe Isolotto

《我们走过地球》

丹麦馆


图片

Pavilion of DENMARK

We Walked the Earth

摄影:Marco Cappelletti

59th International Art Exhibition - La Biennale di Venezia, The Milk of Dreams

© La Biennale di Venezia


这必然是最让人毛骨悚然的国家展馆之一。在由Uffe Isolotto创作,Jacob Lillemose策展丹麦馆,将展馆变成了一座农舍式的房子,铺有石头,堆满了成堆的干草和马粪。


人首马身的孕体雕塑被悬挂在天花板上,辅以丹麦农场生活的照片与零碎的生活物件,以一个诡谲的姿势邀请观众进入一个超现实世界,编织出一个充满诡异的世界,从而反映出当今世界深刻的不确定性。


Francis Alÿs

《游戏的本质》

比利时馆


图片

Pavilion of BELGIUM

The Nature of the Game

摄影:Marco Cappelletti

59th International Art Exhibition - La Biennale di Venezia, The Milk of Dreams

© La Biennale di Venezia


而观众也很难不被这位比利时艺术家Francis Alÿs的电影所感动。这些影片在阿富汗、比利时、加拿大、刚果民主共和国、香港、墨西哥和瑞士拍摄了20多年,展示了当地孩子们参与各种游戏:一个男孩把轮胎滚上山,却爬进去滚下来;一个小女孩小心翼翼地跳过人行道的裂缝;一群孩子在街头观察蜗牛比赛。这是一个不断引人思考的装置——气候变化、移民、战争——艺术家把问题抛给了观众。 


在过去的几周里,各地发生的事件,甚至是战争的打响都让我们感到震惊和沮丧,威尼斯双年展主席罗伯托·西库托在最后谈及自己对第 59 届威尼斯双年展的愿望,“我们都能沉浸在塞西莉亚在介绍中提到的‘世界重新魅力’中。或许这是一场梦,但也是本次展览的另一个构成要素。”西库托说道,“双年展,以及所有在艺术和文化领域工作的人,面对一千个困难并理解受害者的理由胜过侵略者的理由的立场,必须寻求保持对话的可能性那些使用艺术语言给未来带来希望的人,这将使武器永远沉默。”


文章来源: artnow by Noblesse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