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霍克尼:送你一朵“大水花”

欣欣

2022-06-25 07:33:00

关注

在英国,有一位国宝级的画家,他的画作在2018年被拍卖出了6.26亿人民币的高价,他是继弗洛伊德之后第二位被英国女王颁发功勋徽章的艺术家,他在73岁时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台ipad,于是在使用过素描、油画、摄影、版画,甚至是传真机、影印机等工具后,他又用他新的创作武器,为我们画出了一个风光旖旎的春天。


或许你已经想到了他的名字——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这位今年已经85岁高龄的画家,其实在青年时期便已经获得了巨大的成就,他在1953年进入布雷德福艺术学院,在学习了两年绘画后去往伦敦皇家艺术学院,之后便一举斩获该院的金勒斯奖。


图片

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


不过,霍克尼早年的画风却不如现在那样轻快流畅,他早年追随汉密尔顿发展波普艺术,以人们衣食住行的日用品为绘画对象,画面虽然色彩艳丽,但总体情绪却冷漠而超然。


图片

早年的大卫·霍克尼


直到1964年,霍克尼来到美国西海岸,随后在1978年定居洛杉矶,那里鲜艳的风光和色彩通通被霍克尼纳入笔端,在洛杉矶的家中,霍克尼拥有了一个巨大的游泳池,从此以后,清凉、湛蓝又满溢着流动水波的泳池便成为了霍克尼经常描绘的对象。


图片

霍克尼洛杉矶家中的泳池


图片

《泳池》,大卫·霍克尼,1980


泳池带给了霍克尼丰富的灵感,他不光创作出了日后最著名的作品《一朵大水花》,《艺术家肖像(泳池及两个人像)》也是在这里创作的,这幅画也是霍克尼最昂贵的一张画作。“这幅画的主题最初是由于我工作室地板上两张照片的意外并置所引起的”, 霍克尼回忆说,“一个人在水下游泳,因此非常扭曲。而另一个是一个男孩凝视着地面上的东西,不过由于照片的摆放方式,看起来他正凝视着泳池里扭曲的身影。同时绘制两个不同风格的人物的想法非常吸引人,于是我立刻着手绘画。


图片

《艺术家肖像(泳池及两个人像)》,大卫·霍克尼,1972


当然,自然始终是大卫·霍克尼孜孜不倦描绘的对象。在他的画中,日出、溪水、池塘、樱桃花等自然中的种种琐碎的美,都被他用奇妙绚烂的色彩组合、柔软流动的笔触记录在画幅之上。说:“生活中唯一真实的东西就是食物和爱……艺术的源泉是爱。我热爱生活。”


但是,霍克尼的绘画不仅仅包含了观感上的美感,其中也注入了画家对于世界的观察与解释。这篇文章中,我们选择了三个霍克尼画中的意象,以它们作为通道,走入画中的密林与河流,去看看这位天真浪漫的画家心中的那座秘密花园。

天  空

大卫·霍克尼在与友人的通信中描绘过一场梦幻的日落——“暮色中的绿色是多么丰富啊,如果你仔细看的话,树木是紫色的。......变幻的天空简直太美了!这真的是最精彩、最奢华的灯光秀。从深灰色到白色,再到橙色和红色,不同色调的灰一直在变换。真是太壮观了。”


图片

《第227号》,2020年4月22日


从中我们能看出霍克尼对自然蓬勃的观察力和敏锐的色彩感受,在他的画中,日出或是日落时的天空往往由蓝色、紫色或金色的大色块组成,但细细观察,在巨大的色块之中,又点缀着紫色、白色、青色等细腻的色彩,它呈示的不是某个静态的瞬间,而是一个被人长久观察、欣赏、赞叹、改写之后的自然世界。


霍克尼说:“你不能编造一片天空,我不认为有谁可以。”在那些看似奇异的色彩背后,是一个敏锐的画家对自然真诚的体察。


图片

《第472号》,2020年8月3日


流  水

水是霍克尼永恒不变的主题。


在一幅描绘小睡莲池的画中,霍克尼在雨中盯着池塘中的涟漪认真地观赏了许久,他发现,“当一滴水珠落在水里时,会泛起小水花,这会在水面上形成小圆晕,然后一圈一圈荡漾开来。”这是一段普通的雨中小景,可霍克尼在其中看到了水独有的流动性,以及富有温度的质感。


霍克尼常常用明显的线条来描绘雨水,这既是借鉴了日本画家歌川广重在描绘雨景时挥砍般倾斜而下的线条,也代表着霍克尼对那种快速移动、富有生趣的雨丝的欣赏。


图片

《雨》,大卫·霍克尼,1973年


而在他最著名的作品《一朵大水花》中,霍克尼认为那种水花溅起的那一刻,是一个“流动的混乱时刻”,他仔细分析了一滴水珠落入水中后水面的变化——先形成一个水坑,接着水花喷涌,最后形成一道水柱,这个过程在现实中渐次呈现,但霍克尼将它们通通汇聚在画面里,这是对一种只存在于瞬间的事物之美丽、复杂、缓慢的再现。

图片

《一朵大水花》 大卫·霍克尼,1987年


不仅如此,霍克尼也常常引用一段17世纪的诗歌来解释他对水的痴迷:“一个观看玻璃的人/他的眼睛可能停留于玻璃上;或者,如果他愿意/穿过它,瞥见天堂。”透明的水面如同一块明净的玻璃表面,它虽然静止不动,却可以反照世间万物。


图片

《第559号》,2020年11月1日


春  天

霍克尼在2018年写给朋友的信中说:“实际上,我已经决定2019年要在诺曼底画下春至之景。那儿的花更多:苹果花、梨花和樱桃花,加上黑刺李和山楂树,因此我真的充满期待。”


2019年,霍克尼真的因为疫情困居诺曼底,这反而给了他充沛的时间观察自然。画家看到了更微妙的世界——一颗零星开花的树在草坪上投下的阴影,一片片巨大的白云,在蓝色天空上泛起的白色微波,苹果树的果子刚刚长出一点点,依然还有春天的绿色......


图片

《第187号》,2020年4月11日


图片

《第180号》,2020年4月11日


即使毫不考虑艺术技巧,谁又能不受到这样清澈纯真的观察的震动呢?霍克尼说:“一切都处于流动之中。”即使我们处于物理空间上的封锁,但是,万物依然在不可撼动地进行着盈亏消长、生生不息的流动。


这或许是霍克尼最能够打动我们的地方吧,那夜晚湛蓝天空中的一轮皎月,那山林之间潺潺流动的河水泛起的泡沫,那映照天空、柳树、迎春花和小睡莲叶片的池塘,都始终在向我们宣告,你看,哪怕生活毫无波澜,这个世界依然有许多值得为之驻足的美。


图片

《第369号》,2020年4月8日


图片

《第540号》,2020年10月9日


大卫·霍克尼说,在过去的六十多年中,还有许许多多其他的事情让他激动,多得数也数不完。他说,还要在诺曼底待上一年,度过另一个春天、夏天,以及秋天,他还要认真的画一画樱桃花,观察他们的盛开与枯萎,还想用自己的画作,与许多遥远的个体相连。


所以,在那些生命的“静止”时刻,我们不如也去看看霍克尼的天空、溪水、大水花,在那些流丽鲜亮的色彩之中,重新获得一种体察世界的力量与勇气。


来源: 欣欣 独立先锋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