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 Arley Hall 户外雕塑展

White Cube

2022-06-25 10:30:00

关注

White Cube at Arley Hall

英国 Cheshire

2022年5月14日至8月29日


坐落于英国西北部柴郡(Cheshire)的乡间别墅 Arley Hall 拥有着 270 多年的悠久历史,其备受喜爱的花园一直得到同一家族成员的历代悉心照料。如今,白立方首次将国际当代艺术引入了这一颇具历史意义的地点,呈现一场特别户外雕塑展。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翠西·艾敏(Tracey Emin)、野口勇(Isamu Noguchi)、凯里斯·怀恩·埃文斯(Cerith Wyn Evans)以及傅丹(Danh Vo)等人的作品,点缀于 Arley Hall 宽阔的草坪上,池塘里或是树林间,抑或是站立在古老的砖墙以及都铎谷仓的横梁上。


图片

Arley Hall & Gardens

photo © Martin Pawlett Photography


其中的一些作品需要观众们经过一番搜寻后才能找到,另一些则时不时地出现在花园所构建起的风景中。野口勇的《Play Sculpture》和弗吉尼亚·奥弗顿(Virginia Overton)的《Chime》邀请参观者们攀爬、触摸。乡村花园熟悉的标志性景色以不同以往的形式呈现:傅丹的中式凉亭成为了英式度假屋;大卫·阿尔特米德(David Altmejd)重构了经典的仙女形象;塔基斯(Takis)、玛格丽特·玗牡(Marguerite Humeau)和莫娜·哈透姆(Mona Hatoum)的作品则如同自然界中怪异的新生物在这里盛放。

翠西·艾敏

Tracey Emin


图片图片

Tracey Emin

A Moment Without You

2017

Bronze and patinated steel

Dimensions variable

Photo © White Cube  (Theo Christelis)


翠西·艾敏的《A Moment Without You》由五只站在几根高杆顶部的青铜雕塑小鸟组成。于她而言,这些真实大小的生灵象征着希望、信仰和精神:“我一直认为小鸟是地球的天使,它们代表着自由”,她说。


艺术家从罗马军团携带的军旗 —— 长杆上方点缀着鹰的标志,作为军事力量的象征——获得了灵感。相比之下,她赞美的是一种看似微不足道的生物:“大多数公共雕塑都是权力的象征,这在我看来既黑暗又有压迫性,”艾敏说道。“我想要的是一种具有魔法和魔力的东西,一种会出现和消失而不会实施主宰的事物。”


图片图片图片

Tracey Emin

Surrounded by You

2017

Bronze

145 x 194 x 429 cm | 57 1/16 x 76 3/8 x 168 7/8 in.

Photo © White Cube (Theo Christelis)


《Surrounded by You》是翠西·艾敏迄今为止体积最大的青铜作品之一。从一个小小的粘土模型开始,它就被艺术家拿在手中进行塑形,使得最后的作品保留了强烈的艺术家碰触的印记。尽管作品描绘的是一个斜倚的女性裸体,但艾敏的灵感显然也被起伏的山脉所触发。当我们围绕着它移动时,这一大型的雕塑在人体和风景间形成了波动的曲线。


安东尼·葛姆雷

Antony Gormley


图片图片图片

Antoney Gormley

DOMAIN FIELD ( PROTOTYPE )20036 mm square section stainless steel barvariable sizePhoto © White Cube (Theo Christelis)


安东尼·葛姆雷的《DOMAIN》系列雕塑由长度不一的不锈钢条构成,它们向不同方向延伸,终止于人体的隐形边缘。它既暗示着避雷针、接收器及发射器的形状,又意味着交换和转换的区域。


随着光线和天气环境的持续变化,雕塑在天空的映衬下忽明忽暗,有时闪烁着银光,有时又几乎消失不见。艺术家将这些作品视为我们身处大自然时感知自然的催化剂:三件雕塑其一望向地平线,一个抬头看天空,另一个则俯视着地面。


“每个‘领域’(DOMAIN)都在试图将‘细微身’(subtle body)与人的肉身分离;从偶然出现的表象抽取一种态度并将之暴露于光与空间中”

—安东尼·葛姆雷



大卫·阿尔特米德

David Altmejd


图片图片图片

David AltmejdL'heure2016Bronze and paint215.9 x 116.8 x 76.2 cm | 85 x 46 x 30 in.Photo © White Cube (Theo Christelis)


“对自然的迷恋、对非同寻常之物的爱好以及对不可预测的事物,即那些难以描述、转变中的事物感到兴奋”,大卫·阿尔特米德将这些描述为其展开艺术实践的前提。《L'heure》以单个独立的人形姿态呈现,雕塑的材质则完全被凿开的部分所暴露。阿尔特米德并不是雕塑的创作者,而是一位合作者:“我只是在帮助它保持生命力”,阿尔特米德解释说,“帮助它塑造自己并创造出自己的智慧。我喜欢那种正在失去控制的感觉,而且我也不是做出选择的人。”


弗吉尼亚·奥弗顿

Virginia Overton


图片图片图片

Virginia OvertonUntitled (chime)2021I-beam, miscellaneous metal parts and steel cable320 x 421.6 x 45.7 cm | 126 x 166 x 18 in.Photo © White Cube (Theo Christelis)


弗吉尼亚·奥弗顿的新作《Untitled (chime)》 由回收的工具和废弃的金属部件组装而成。每个物件都由钢索悬挂在工字梁上,且都有一个重量相等的对应物与之形成平衡。正如奥弗顿所说:“我用几何学作为理解空间的一种方式。平衡是如此重要。”


这些多样且不完美的物体与工字梁强烈的建筑线条形成了视觉对比,而工字梁本身作为一个门拱与花园的拱形门道和远处砖墙围起的格子状花园遥相呼应。奥弗顿的雕塑是由风演奏的,但同时也邀请参观者用双手触碰、奏响这件发声雕塑。

野口勇

Isamu Noguchi


图片图片图片

Isamu NoguchiPlay Sculpture1965-80 (2021)

Open Edition

Steel and paint111.8 x 261.6 x 261.6 cm | 44 x 103 x 103 in.Photo © White Cube (Theo Christelis)


野口勇想要改变“雕塑是什么” 的概念,调动我们的感官和身体与他的艺术进行互动。作为一件多功能雕塑,《Play Sculpture》源自 1960 年代中期野口勇为游乐设施制作的一系列实验模型,兼具公共家具的用途,为人们提供坐、爬、休息或玩耍的场所。


野口勇最早先在弯曲的回形针上模制石膏,实现了各种雕塑的形式。大约十年后,野口勇进一步推进了这一想法,尝试将工业下水道的标准断面连接在一起,创作公共空间中的雕塑。《Play Sculpture 》以六个现成的、直径为 18 英寸的长“肘”为模型,连接成一个蜿蜒起伏的环。1952 年,野口勇在写下他为联合国建造游乐场的计划时表示,希望打造“一个可以进行无止境的探索,并且拥有无止境改变游戏方式的机会的地方”。



塔基斯

Takis


图片图片

TakisSignal

1980Painted iron and found objects450 x 100 x 60 cm | 177 3/16 x 39 3/8 x 23 5/8 in.Photo © White Cube (Theo Christelis)


《Signals》也许是塔基斯最著名的系列作品:这些细长的图腾状雕塑,随着风或周边的振动而摇摆。塔基斯着迷于无线电和雷达,将“信号”视为发送和接收无形能量的设备。这一系列中的每件雕塑顶端都放置了一个物体,例如电子设备的零件、金属护身符或是像这件作品中来自希腊内战的炸弹碎片。作为德国入侵占领希腊的见证者以及 1946-49 年希腊内战的政治囚犯,塔基斯的这些经历使他成为了一名和平主义者。在 Arley Hall Rootery 的绿叶映衬下,这些“军事工业”遗迹像是巨型芦苇一般从水中冒出新芽。


玛格丽特·玗牡

Marguerite Humeau


图片图片

Marguerite HumeauNoxcalidus, The intense heat on the skin of a sleeping person, as if all their secret delusions were becoming vapour. Inspired by the Poppy’s milk that induces deep sleep and intense dreams and connects us to a primordial consciousness or cosmic times.
2022
Bronze
43.2 x 50.8 x 50.8 cm | 17 x 20 x 20 in.

2022
Bronze

43.2 x 50.8 x 50.8 cm | 17 x 20 x 20 in. Photo © White Cube (Theo Christelis)


玛格丽特·玗牡(Marguerite Humeau)近期的作品探索了植物界魔法般的药用特性,并回溯至古希腊罗马的作品、中世纪草药和包括阿育吠陀(Ayurveda)在内的其他医学传统。这些研究的共同点是所谓的“药效形象说”(doctrine of signatures),即通过植物的物理形式推断出它可能对人体系统产生的影响。例如,带有红色汁液的植物可用于治疗血液疾病。艺术家以此为灵感,发明了“雕塑灵药”:创造出拥有全新形式和名称的植物,来复活已经(人们)消失的感觉、经历和想法。


凯里斯·怀恩·埃文斯

Cerith Wyn Evans


图片图片

Cerith Wyn EvansCome (I)2017NeonDiameter: 95 cm | 37 3/8 in.Photo © White Cube (Theo Christelis)


“这个圆圈被视为一个窥视孔或通往另一个空间的门户,它构成并限制了一种观看。它是一个门槛或是在瞳孔周围收缩和扩张的虹膜 ……它是垂挂着的眼睛。它也是一个可定向的锚点,它是代表 “你在这里” 的圆圈——那个常见于 GPS 平面图和地图中的点。它是日全食的半影,也是太空中的虚空或零辐射。


‘它是漩涡,是目镜,是一个环和闪着光亮的轨道。它是空间里的 “o” ,既是透镜又是光环。’—— 凯里斯·怀恩·埃文斯


莫娜·哈透姆

Mona Hatoum


图片图片

Mona HatoumInside Out (concrete)2019Concrete and resinDiameter: 86 cm | 33 7/8 in.Photo © White Cube (Theo Christelis)


球体是莫娜·哈透姆作品中反复出现的主题,而在 《Inside Out(concrete)》中,球形雕塑的表面被迂回缠绕的图案所完全覆盖,让人联想到肠道或大脑脑叶。在这些与身体相关的图案所暗含的柔软延展性以及混凝土固体材料的厚实结构之间,哈透姆建立起了一种冲突。艺术家的这件雕塑被安放在 Arley Hall 树丛间的一块小空地上,被赋予了全新的外观,像是一颗外星种荚或蚕茧。


来源:White Cube 白立方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