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贵祥:元上都开平宫殿建筑大安阁研究

王贵祥

2022-06-29 17:18:00

关注

1 独立特行的元代宫殿格局


中国历代宫殿建筑多是按照先秦周代天子之宫的仪制,大略依据前朝后寝的制度建造的。现存明清北京故宫前三殿、后三宫的格局,代表了隋唐以来中央王朝宫殿建筑的基本格局,如隋唐西京长安城的西内太极宫和东内大明宫,隋唐东都洛阳宫殿,宋代汴梁大内宫殿,以及明代南京宫殿与北京宫殿。清代入主中原以后,仍然沿用了明代北京宫殿的制度,沿用了前三殿、后三宫的格局。


曾经在北京地区建都的辽南京宫殿和金中都宫殿,由于受到中原汉地汴梁北宋宫殿的影响,很可能也采用了与宋代宫殿相似的前三殿、后三宫的布局形式。若果如此,则自公元6世纪末的隋代开始,至20世纪初的1911年。中国宫殿建筑的主要布局形式,就是我们所熟知的前朝后寝与前三殿、后三宫格局。当然,也有一个例外,就是偏安一隅的南宋临安宫殿。南宋宫殿无论在规模上,还是在建筑等级上,都不可能与隋唐或北宋王朝同日而语,这显然与一直以“行在”而称呼之的南宋临安,并没有真正被确定为一个永久性的天子之宫有关。然而,在1300余年中所有那些中央王朝的宫殿建筑实例中,有两个例子比较引人瞩目,一个是元世祖忽必烈在入主中原之前建造的元上都中的宫殿,另外一个就是忽必烈入主中原之后所建造的元大都城内的大内宫殿。如我们所熟知的,元大都宫殿虽然也用了前朝后寝的传统宫殿制度,却没有采用唐宋与明清宫殿建筑中习见的前三殿、后三宫的平面形式,即不像唐宋或明清宫殿那样,将外朝或内寝各自区分为三座独立的殿堂,而是采用了元代宫殿所特有的前为大明殿、后为延春阁的形式,两者都是以用回廊环绕的大型整体式工字形殿堂为基本的造型形式,是以更大体量和更为繁复室内空间为特征的宫殿建筑形式。


而以我们所了解的情况,元上都的宫殿布局更为特立独行,其中最为重要的建筑物并非中国古代宫廷中常见的大型殿堂,却是一座楼阁,这座楼阁建筑的功用,既是宫殿的前殿,也是宫殿的正衙,以一座楼阁而兼有如此重要的作用在中国宫殿建造史上,几乎是绝无仅有的。而有趣的是,这样一座用于宫廷前殿与正衙的大型楼阁,却是将一座由其所占领的宋、金的都城——汴梁城中原有的宋代皇家楼阁建筑迁移建造而成的。也就是说,这座楼阁远比元上都,以及元蒙统治者本身的历史久远。


2 元上都大安阁与宋、金汴梁熙春阁

蒙古人最早的宫殿建筑是建造于哈剌和林城中的万安宫。宫建于太宗窝阔台汗七年(1235年),相当于南宋理宗端平二年或金代灭亡后的第一年。这时距离南宋王朝的灭亡还有44年的时间。《元史》中记载了这一事件:“七年乙未春,城和林,作万安宫。”万安宫的建造用了一年时间:“八年丙申春正月,诸王各治具来会宴。万安宫落成。


元世祖忽必烈在元代统治者入主中原之前的南宋宝祐四年(1256年),开始经营元上都城,并建造了上都宫殿:“岁丙辰,春三月,命僧子聪卜地桓州东、滦水北,城开平府,经营宫室。


关于上都开平城宫殿建筑建造过程的详细记载并不多,《元史》上仅提到了世祖至元三年(1266年)“建大安阁于上都”。大安阁显然是一座十分重要的建筑物,因为在元世祖于至元三十一年(1294年)驾崩之后,其孙元成宗铁穆耳就是在上都的大安阁登上帝位的:“甲午,即皇帝位,受诸王宗亲,文武百官朝于大安阁。”这在元代入主中原以后的前数十年中,似乎成为一个惯例,元大德十一年(1307年)元成宗崩,元武宗也是在大安阁登基的:“甲申,皇帝即位于上都,受诸王文武百官朝于大安阁,大赦天下。”元天历二年(1329年),文宗图帖睦尔也是在上都大安阁复位登基的:“己亥,帝复即位于上都大安阁,大赦天下。”关于文宗即位于上都大安阁这一史实,也见于文人的笔记,如元人陈旅所撰《安雅堂集》,卷7,“上都分学题名记”记载了他以国子助教的身份于“天历二年六月”伴读于上都,“是岁八月望日,皇帝御大安阁,正大位,大赦天下,与民休息。

图片



何以将元上都宫殿的前殿取名“大安”,其中寓含了什么样的意义呢?在中国历史上,“大安”一词与宫殿的联系由来已久。唐代宫城之西有大安宫,太宗朝时唐高祖李渊就居住在大安宫。但这似乎是一座规制不很宏伟、地位也不很显赫的宫殿,唐人马周曾上书太宗:“臣伏见大安宫在宫城之西,其墙宇宫阙之制,方之紫极,尚为卑小。”辽代时仍设有大安宫,宫中设大安殿,辽道宗时还曾以“大安”为年号。金代时则将中都宫殿的正殿命名为“大安殿”,其前有“大安门”。大安殿前左右对峙有广祐楼与弘福楼。其位置与格局和清代紫禁城正衙太和殿及其前体仁阁、弘义阁及太和门的关系几乎同出一辙。(图1)从这一点也可以知道,大安阁在金代宫殿中的至尊地位。元世祖至元四年(1267年)五月“升开平府为上都。”同一年的十二月,“建大安阁于上都。”这应该是元代立国以后所建立的第一座宫殿建筑群,因而,这里的“大安阁”很可能是模仿金中都宫殿正殿“大安殿”而设置的。但是,元人并没有在这个最为重要的位置上,建造一座大殿,而是将一座从宋、金汴梁城内迁移而来的比一般大殿更为宏伟的楼阁建筑矗立在了正殿的位置上。


清人修《四库全书》时为《钦定日下旧闻考》作疏曰:


臣等谨按禁扁,大安阁、水晶殿俱在上都。八月十一日上都大安阁成,盖拟于大都之正殿。元文宗、成宗即位皆在大安阁。其地并是上都,考析津志,每年四月驾幸上都,至八月内或九月初始还大都。


图片


图片



这里说的十分明白,即上都宫殿的大安阁,其功能相当于大都宫殿中的正殿,是天子举行登基大典的地方。(图2,图3 )清人《钦定日下旧闻考》中在谈到“前代帝后未有并临朝者,惟元则然”时,还提到了元人诗句:“大安楼阁耸云霄,列坐三宫御早朝。”另据元人虞集所撰《道园学古录》所载:


世祖皇帝在藩以开平为分地,即为城郭、宫室,取故宋熙春阁材于汴,稍损益之,以为此阁。名曰大安,既登大宝,以开平为上都,宫城之内不作正衙。此阁巍然,遂为前殿矣,规制尊稳秀杰,后世诚无以加也。


这里谈到了大安阁所处的位置是上都宫殿的前殿。然而,从文献中透露出来的点滴史实,元上都大安阁的功能还颇为复杂,如在大安阁中修佛事:“丁亥,修佛事于大安阁。”而且重要的是,大安阁中还曾经供奉佛像。据《佛祖历代通载》的记载,元世祖至元三十一年,即甲午年(1294年),元世祖崩而成宗践位,曾召见藏传佛教的丹巴金刚上师到上都:


甲午四月成宗践祚,遣使召师,师至庆贺毕……上良久曰,明日月旦,就大安阁释迦舍利像前修设好事,师宜早至。翌日师登内阁,次帝师坐。令必且齐朗宣敕旨,顾问师曰:今已免和上税粮,心欢喜否。师起谢曰:天下僧人咸沾圣泽。


由此可知,大安阁中是供奉有藏有舍利的释迦牟尼佛像的。而且,也可知,那时的大安阁是被称为“内阁”的。此外,大安阁中还举行过道家的仪式活动:“十年正月就上都大安阁,演金箓科仪。”在元代中后期,上都大安阁中还可能兼有供奉祖宗神御像的神御殿的功能,这一点见于元代周伯琦的《近光集》:


曾甍复阁接青冥,金色浮图七宝楹,当日熙春今避暑,滦河不比汉昆明。五色灵芝宝鼎中,珠幢翠盖舞双龙,玉衣高设皆神御,功德巍巍说祖宗。


元英宗至治三年(1323年),“帝御大安阁,见太祖、世祖遗衣,皆以缣素木绵为之,重加补缀,嗟叹良久,谓侍臣曰:祖宗创业艰难,服用节俭如此,朕敢顷刻忘之。”这里还说到了,大安阁是一座装饰十分精美的高大楼阁,并且进一步强调了其前身是宋代汴梁宫殿中的熙春阁这一史实。清代孙承泽的《天府广记》收录了周伯琦的这首《咏大安阁》,其诗后有注曰:“故宋熙春阁移建玉京。”据《元史》,周伯琦在元武宗至大年间(1308—1311年)元仁宗为太子时,曾做过翰林待制,并为太子说书,仁宗即位后又迁集贤待制等职,《元史》中有其传,是比较接近宫廷内部的人,因而,其记述也是比较真实的。


既然元上都大安阁是“取故宋熙春阁材于汴,稍损益之”而成就的,其大致的形式与结构应该与宋汴梁的熙春阁十分接近。那么,让我们来看一看熙春阁的造型与尺度,或能对元上都宫殿中的主要建筑大安阁有一个大致的了解。据明人李濂撰《汴京遗迹志》引宋人王恽《熙春阁遗制记》载:


梓人钮氏者,向余谈熙春故阁,形胜殊有次第,既而又以界画之法为言,曰此阁之大概也,构高二百二十有二尺,广四十六步有奇,从则如之,虽四隅阙角,其方数纡余。于中下断鳌为柱者五十有二,居中阁位。与东西耳构九楹,中为楹者五。每楹尺二十有四。其耳为楹者,各二;共长七丈有二尺。上下作五檐覆压,其檐长二丈五尺,所以蔽亏日月而却风雨也。阁位与平坐,叠层为四。每层以古座通藉,实为阁位者三,穿明度暗。而上其为梯道,凡五折焉。世传阁之经始,有二子掖醉翁过前,将作者曰:此即阁之制也。取具成体,故两翼旁构,俯在上层。栏构之下,止一位而已。其有隆有杀,取其缥缈飞动,上下崇卑之序。此阁之形势,所以有瑰伟特绝之称也。


在宋人眼里,这显然也是一座杰材伟构。而且,这是金末兵火之后尚存的汴梁宫殿建筑,作者王恽亦曾亲自登临其上,又记录了了解熙春阁建造情况之工匠钮氏所谈之形势、构造,其可信的程度是相当大的。熙春阁的建造时间,至迟不会晚于北宋徽宗朝,这由宋人周密所撰《癸辛杂识》,别集卷上,“汴梁杂事”,中有“徽宗每宴熙春”之记载可知。元代陆友仁的《砚北杂志》中也提到了熙春阁与宋徽宗的关联:“汴梁熙春阁,旧名壶春堂。宋徽宗称道君时,居撷芳园中,俗呼‘八滴水阁’。汲郡王晖仲谋有《熙春阁遗制记》云云。”由此可见,这座熙春阁,可能是重要的是宋徽宗撷芳园中的一座园林建筑。关于这座撷芳园,及园中的壶春堂,《宋史》上有记载:


跨城之外浚濠,深者水三尺,东景龙门桥,西天波门桥,二桥之下叠石为固,引舟相通,而桥上人物外自通行不觉也,名曰景龙江。其后又辟之,东过景龙门至封丘门。景龙江北有龙德宫。初元符三年,以懿亲宅潜邸为之,及作景龙江,江夹岸皆奇花珍木,殿宇比比对峙,中途曰壶春堂,绝岸至龙德宫。其地岁时次第展拓,后尽都城一隅焉,名曰撷芳园,山水美秀,林麓畅茂,楼观参差,犹艮岳、延福也。宫在旧城,因附见此。


也就是说,这座曾被称为“壶春堂”的熙春阁,是一座北宋皇家宫苑中的建筑,其位置并不在汴梁大内之中,以其位于景龙门、封丘门之间,当与北宋末徽宗朝所建大型园林艮岳比较临近,可能是位于汴梁内城的东北角处,艮岳以北的位置。重要的是,这座瑰伟的楼阁建筑,历经宋末与金末的两次战火,居然能够幸存下来。元代人盛如梓《庶斋老学丛谈》中提到了这一点:“杨起宗说,汴京熙春阁,历金国不毁,有诗题于上云:‘一阁看来尽鬼工,太平天子侈心雄。连天老蜃千年气,跨海金鹏两翅风。人说来从尘世外,天教不堕劫灰中。最怜寂寞熙春字,犹带斜阳照故宫。’


那么,让我们先假设北宋朝所建之宫苑楼阁熙春阁在金代据有汴梁的一百余年间(1127—1234年)没有什么变化,基本上保持了原有的结构与造型,金灭亡后,因其结构奇伟,造型瑰丽,则被元人完整地拆除并运送到北地开平城中,重新搭造于元上都宫城中,成为有元一代最为重要的宫殿建筑——大安阁。因为,古代木结构建筑都是装配式的,在迁移过程中,元代人也只是对其“稍损益之”,也就是说,是在原有的结构与造型基础之上稍加修正。这或因其由园林建筑而宫殿建筑,在装饰等级,使用方式上小有变化所致,但其基本的结构与造型应该没有变化。因此,我们可以依据宋人对熙春阁的描述,来还原元上都大安阁的平面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当是指平坐栏杆,而这里有三层平坐。那么,这里的“栏构之下”最有可能指得是第三层平坐之下。而这里的“止一位而已”,似也不是指造型。因为,我们很难在一个有中阁,有耳构的结构体中,创造一个整合的单个形体。因为,这一部分的结构形体已如前述,是“四隅阙角”的。此外,也不能将其想象成为一个整体的空间,因为,这毕竟是一个多层的结构,按照古代木结构的做法,是不可能将顶层平坐之下的三层结构,整合为一个完整的空间的。那么,“栏构之下,止一位而已”在这里的惟一可能解释是,这座多层楼阁的顶层以下各层,在平面上是没有分隔的,是一个相互贯通的空间,且其每一层中阁部分与耳构部分的楼面,也都是在同一个标高上的,即所谓“止一位而已”。




文章有删减

文章来源: 建筑史学刊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