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芥子园画传》谈起:中西绘画的差异与影响

人美

2022-07-02 12:42:00

已关注

社长访谈

采访者:周伟 / 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

受访者:穆家善 /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图片


穆家善,1961年生,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评审专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中国书画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韩国牧园大学美术学院博士研究生导师、美国亚太艺术研究院院长、美国蒙哥马利学院中国画教授。2007年,被教育部遴选为“长江学者”候选人引进回国工作。创“千毫皴”焦墨画技法、提出“五墨二十四笔法”理论。有《中国当代名家画集·穆家善》等画集及著作15部出版。在北京、上海和美国华盛顿、旧金山等地举办数十次“穆家善中国画国际巡回展”,作品参加法国卢浮宫中国现代绘画展、第十二届及第十三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等。被中国驻美国大使馆授予“中国文化大使”称号。



图片

穆家善  《苍茫化境》  200cm×534cm  纸本焦墨  2011年




中国画创新之路该怎么走(上)




从《芥子园画传》谈起


周伟:想要明确中国绘画和西方绘画的差异,先要了解两个典型人物,也就是齐白石和徐悲鸿。照齐白石所说,他的创作脱胎于《芥子园画传》。据其自述,他曾于无意间见到《芥子园画传》并如获至宝,可惜当时买不起也买不到,只能摹写勾影并装订了16本,继而每天临摹。不仅齐白石如此,好多绘画大家也都是借助《芥子园画传》才走出来的。然而,徐悲鸿却说《芥子园画传》“害人不浅”,认为它阻挡了很多画家成为天才。他对《芥子园画传》的这种批评很尖锐。我觉得这体现的也是中西方绘画思想的一种冲突。


穆家善:关于这个问题,我一直在思考。我认为,中西方艺术有个很大的区别就是思想起源不同。比如,古希腊的哲学家如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柏拉图都认为艺术的产生源于人们对自然的一种模仿冲动。艺术表达中的一些问题开始需要用光影来解决、用科学方法来解释。这就导致了西方艺术出现固化的思想体系,即艺术表现更加偏向科学性。


图片

穆家善  《泉壑幽鸣赞怀抱》  178cm×96cm  纸本焦墨  2018年


中国绘画的偏向与西方不同,即更加强调人性,有很多情感夹杂在里面。比如,《道德经》中讲“五色令人目盲”,所以中国画崇尚墨,认为越纯粹的东西越好、越沉静的心绪越好,这就是人文性。苏轼曾说:“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这句诗的意思是,绘画不能只重形似,而是要描绘出人或事物的神韵,注重意境的营造。齐白石亦认为绘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所以,中国绘画中的人文寄托、思想寄托体现得非常强烈,画家不强调所画物象的外形是否准确,而是要借物抒情。


另外,中西方绘画在题材表现和审美诉求上也有很大不同。雕塑在西方古代城邦的宗教和社会活动中是主导性的存在。通过了解西方雕塑,我们可以慢慢打开一扇了解西方文化的大门。同样地,我也认为,不懂中国书法就看不懂中国画。因为中国画是笔墨和线的艺术,其本身属于抽象概念范畴。此外,二者审美追求的不同也导致了技法上出现很大变化。西方绘画的线条,如毕加索、马蒂斯的线条是为造型服务的。而中国画的线条不仅是为造型服务,更是为审美服务的。中国画的每一笔线条讲求用笔的阴阳、顿挫、来回、顺逆、侧转,内蕴山林气、书卷气等品格修养要素,甚至还能体现出画家当下的情感状态。所以,中国画关于美、关于细节、关于材料本身的体悟已经超然到另外一个层面,即不再纠结于视觉本身的像与不像。


图片

穆家善  《独享五更天》  138cm×69cm  纸本焦墨  2015年


周伟:我认为,中西方绘画是能够结合的,二者也有相同之处。不管怎么说,二者都是要通过人的思想把想画的东西表现出来。既然要表现出来,肯定要经过大脑的思考,只不过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的表达方式不一样,所以表达的理念也不一样。谢赫在《古画品录》中提出的“六法”既是中国画的品评标准,又可作为重要的创作原理和美学原则。其实徐悲鸿在后来也非常推崇“六法”,并根据西洋绘画的艺术法则提出了在素描创作中应遵循的“七法”。


穆家善:我认为,徐悲鸿的思想体系前后是有一些矛盾的,有的时候他讲得很正,有的时候他也走偏了。我想,这和他所处的年代有关系。我们讨论他的教学主张时,要把他放在那个特定年代来考量。徐悲鸿是通过留学把西方学院派的这套写实绘画体系学来了。那个时候的西方虽然已经出现了印象派、野兽派、达达主义,但是他没有研究、学习这些现代艺术流派,而是只学习了传统、古典的这一路,因为正好这些东西转移到中国是比较适应的。学成归国后,他投身美术教育工作,在新中国成立后担任了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图片

穆家善  《高壑鸣翠谷》  138cm×69cm  纸本焦墨  2017年


徐悲鸿那时提出过一个理论,即“素描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我认为,这句话的影响力和杀伤力很大,同他所说的《芥子园画传》“害人不浅”是一致的。很多人并不清楚他是在什么语境下说的这句话,只是盲目地将之当成通用的真理,这就带来了很大的问题,导致各大高等院校的入门考试至今还要坚持设置素描科目。这就是所谓的“害人不浅”。《芥子园画传》囊括树谱、山石谱、人物屋宇谱、梅兰竹菊谱、花卉草虫翎毛谱等精华内容,把中国历代的名家绘画技法、画论及有代表性的画家作品等浓缩在了一起。黄宾虹、齐白石、潘天寿、陆俨少、李可染等大家都是靠一本破旧的《芥子园画传》学习技法而有大成就的。他们通过这个小画谱能学进来,就是因为他们最初接受的便是中国艺术的精髓。徐悲鸿否认《芥子园画传》的入门功能,以致如今中央美术学院依然很少使用《芥子园画传》作为正儿八经的教科书。我觉得,这其实限制了中国画学习者的选择,导致很多中国画家的作品不再具备鲜明的中国味道和中国意义。


图片

穆家善  《空谷参禅图》  135cm×68cm  纸本焦墨  2015年


周伟:刚才您还说到“素描害人不浅”。从中国画教学来讲,我也很赞成您的这个说法。徐悲鸿后来讲了当年之所以说《芥子园画传》“害人不浅”的原因,即《芥子园画传》集中了很多范例,给学习的人创造了投机偷懒的机会,使人们只知去临摹,而不再乐意去大自然中观察。所以,徐悲鸿在中央美术学院时又讲到,绘画,特别是造型艺术,只需要师造化,即不要临摹了,去看大自然就可以了。


穆家善:实际上,徐悲鸿是我崇拜和尊重的一位大师,我也临摹过他的作品。“素描害人不浅”是说西方那种写实主义概念的素描害了中国画。20世纪初期,康有为、梁启超、陈独秀、鲁迅这些文化巨匠为民族文化思想的提升做出过巨大贡献。他们希望中国画改革求新的初心是好的,但提出中国画改革要照搬西洋素描却是有失偏颇的。


图片

穆家善  《高山觅句图》  138cm×69cm  纸本焦墨  2014年


中国画讲究用笔。如果不临摹传统,怎么知道用笔,又怎么知道中国画的笔墨关系?无论是西方绘画还是中国绘画,都要从临摹开始学习,徐悲鸿和他的教学体系却只强调写生,这是不对的。如果拿着毛笔对着景物写照,你会发现自己的手脚都像被捆住了一样。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写生抑制了中国画的发展,不过创作式的写生不会。我提出过一个观点,即我们应该用写生这个过程去印证中国的笔墨精神。


如今,大多数画家都喜欢参照照片进行创作,而且一味地临摹照片,甚至用投影把照片放大到墙上直接描绘,这种方式导致了主题性人物画创作千人一面的情况。



发现优秀艺术家

DISCOVER GREAT ARTISTS


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对文艺创作和广大文艺工作者提出殷切的要求与希望,为当代文艺创作指明了方向,也为美术出版工作指明了方向。为切实践行时代要求,人民美术出版社开设“发现优秀艺术家”栏目,以高尚的、精致的、独到的美学追求与标准,寻找真正有社会责任感、有创意、有思想、有引导力以及人民群众认可和喜爱的艺术家,把握时代脉搏、传达时代精神,深入全面呈现中国优秀艺术家的艺术思想与精神内涵。


来源:《中国美术》2022年第3期《中国画创新之路该怎么走》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