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山西砖雕纹样的审美特征及价值

艺术与设计

2018-04-02 16:29:01

摘    要:山西砖雕是独具特色的艺术表现形式,在图案纹样中体现了中华传统文化。天人合一的文化艺术,与整个建筑结合得恰到好处,都反映了人们追求国泰民安的愿望,具有独特的社会价值和审美价值。

 

关键词:砖雕艺术;社会文化;审美价值

检    索:www.artdesign.org.cn

中图分类号:J314.9; J529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8-2832(2017)12-0134-03

 
砖雕是我国诸多传统文化中的一种,它的艺术形式和精神内涵应用与艺术趣味却在漫长的实践中得到完善的发展。山西砖雕更是独具特色,它不仅有着多样的艺术表现形式,而且有着深厚的文化积淀,以自然和谐的形式表达“人不可言,不可状”之心灵姿势与生命韵律。山西砖雕依靠其地理和文化特征,借用生动具体的形象表达严谨、缜密的理性思考,它以神化、至情、至美、至性在意识形态领域里体现儒家思想,在图案纹样中体现中华传统文化。
山西砖雕遍布于传统建筑物之上,从现有的山西民居祠堂、寺庙、会馆的砖雕艺术中,可以领略到其丰富的文化内涵。自先秦以来,特别是明清时期,山西晋商以其聪明才智,经过艰苦努力,在商场上叱咤风云,他们发迹之后,大多回到故乡大修宅第以炫耀门庭,于是那些古朴凝重装饰精美的深宅大院在山西各地建起。砖雕艺术与石雕以及彩绘工艺相结合,对题材有着丰富多样的艺术处理,成品形神兼备,表现自然真挚的儒学论理。它们历经岁月的磨砺至今仍生动感人,熠熠生辉,同时,对今天的建筑装饰设计仍具有实际的意义。

一、山西砖雕纹样的类型

山西砖雕的纹样丰富,多以完整美观、庄重大方的艺术风格著称,这些纹样构思巧妙,工艺细腻,线条流畅,层次分明,具有丰富而生动的想象力。在封建社会由于营建制度等级森严,对住宅的修建用材等有许多严格规定,但砖雕装饰却不受等级制度的限制,不仅商贸人员可以使用,普通民居建筑同样也可以采用,因而得以成为山西当地盛行的建筑装饰手法。综合来看,山西砖雕的纹样可分为以下几类:

(一)社会生活类

表现现实生活中人的活动雕塑的纹样,主要以人物、歌舞晏乐等场面为主,比如“刘海戏金蟾”“二十四孝图”等。其人物形象形神兼备,雕刻中的每一处都经过深思熟虑,图案的建筑树影都一气呵成,反映了当时砖雕的技艺水平。比如在侯马发现的金大安二年董氏兄弟墓里的砖雕装饰中的神仙人物,戏剧故事,华丽似锦,在不足4.7m2的面积上雕刻仿木结构的斗拱、拱眼、藻井、大厅、隔扇以及屏风、风凳、花卉鸟禽人物等图案,其中站立的生、旦、净、末、丑等形象栩栩如生,看上去既有故事情节,又富表演技巧,可谓惟妙惟肖,灵活生动。艺匠们圆雕技法的表现无不充满着大自然的生命律动,砖雕传神达意,表达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期盼,其丰富的文化内涵在带给人视觉的美感的同时还兼有社会教化的功能。

(二)自然景象类

自然景象类纹样包括自然界中的动植物和自然现象元素的纹样,比如花卉纹、卷草纹、蔓草纹等,这些纹样在民居装饰中采用了多样的形式和手法,具有丰富的想象力和表现力,化俗为雅,或诣音或明示或暗示,以景寄情,庄重典雅,具有浓厚的生活趣味,且蕴含着丰富的哲理和思想内涵,体现了宅院主人传统的道德文化和审美情趣,同时也展现了山西这一地区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灿烂的民间艺术。比如在乔家大院里,“二龙戏珠”“凤凰牡丹”“猫蝶”(图1)(谐音耄耋秋菊)”,这些同我国其他地区砖雕,如京雕、徽雕、广东雕、天津雕刻等比起来,固然同属中华传统,但由于山西特有的地理位置,经济状况,以及边塞独具的特色风情,使山西砖雕的纹样在表达上更加精巧,聚集内敛,这和山西的当地民俗文化是息息相关的。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山西砖雕中的出现的自然景物,与其说在描绘自然,不如说是在借自然表心意,抒发内心安土重迁的情怀。

 

 

(三)神话意象类

神话故事中的场景及人物,动物形象历来是中国艺术家创作的重要题材,山西砖雕的纹样亦不例外,出现了大量神话典故图案,包括龙凤、神兽等多种形式,画中有树、太阳、鸟等都有所体现。从发展历程来看,山西砖雕的纹样基本以生活为基础,并多临摹现实。诸多神话故事的出现,其实反映了山西人民的浪漫情怀与饱含希望的一面。从技艺手法看,初期雕饰纹样手法粗犷质朴,从晋到宋元到初清时期,技法也随之趋于圆润秀丽,最典型的特点为写实的线形,用“S”形、“波浪形”“卷之纹”、花样纹的手法,形成一种新的语言符号,别具情趣。比如沁河古村民成中的墀头装饰(图2),仙人读书图,整个图案的纹样呈正方形,仙人端正中右手拿书卷、左手执扇,头顶祥云飞饶,在上角的葫芦用半透明雕法,四周以其他柱子,顶板以后的植物纹样呈对称分布,呈然比不上晋商大厅的砖雕纹样浓重,却也一样地玲珑小巧、端庄秀丽。

(四)文字纹样

文字纹样的雕饰,以乔家大院的雕饰为典型代表,在其大院的正对门影壁上有约1.9平方米的砖墙面,上面有精细雕刻的“百寿图”,是由清代名匠道光、咸丰、同治的老师祁隽藻所写的一百个寿字,这一百个寿字无一雷同,每个寿字各具形态,有百种象征意义,所以说是中国书法艺术的臻品(图3)。影壁两侧书有一副对联,上联是“损人欲以复天理”,下联是“蓄道德而能文章”,其横额是“履和”,字体雕刻飘逸、连贯,与整个建筑物的风格浑然一体,可让人从中体会到乔家人的经营真谛,驻足于前雅欲共品,莫不生趣味。

二、山西砖雕纹样的审美意蕴

山西砖雕的纹样既有对传统的继承,也有对过去的突破,无论是朴素的雕刻,还是写实处理,在描绘手法和装饰题材上,都显示出了山西艺匠们独有的审美观。这些艺术创作在创新和风格上都独具特色。与甘肃砖雕相比,因为都处边塞之地,有共同奔放之处。与天津等南方砖雕相比,亦有其委婉细腻之风,所以山西砖雕集南北之大成,给人留下波澜跌宕的审美之势。

(一)造型生动

山西砖雕的一大特点是造型运用灵活多样,整体层次感强,无论是浮雕、半浮雕还是镂空,在形体上都具有旋转、流动的姿态,无论是文字图形还是花草人物图案,均自然洒脱。工匠们通过灵动流畅、富于变化的线条传递出来,让看似平凡的纹样透露出高雅吉祥的寓意。如阎锡山故居的装饰纹样(图4),金钱纹、花卉纹,还有东花园里的砖雕影壁,就展现出了多种创作手法,有简单的抽象线条,也有以圆形为中心点的圆形线条,还有正门脸上与云纹搭配的变形纹样,精巧细腻,生动传神,使整个建筑物的视党效果瞬间得到增强,传递出一种相辅相成的和谐之美。

 

 

(二)意蕴深厚

山西砖雕的纹样都运用了具象的写实手法,但始终遵循均衡、对比统一的变化的美学规律,在广泛吸纳文学、绘画民俗等各类艺术精华的基础上,在创作实践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形式语言,其利用缜密繁缛的点线面组合,将美学规律贯穿于其中,这些纹样还特别突出线的综合造型,无论是平雕还是浮雕,构成的整体感觉或开放、或相连,都具有统一的力感。再如乔家大院门口的“狮子滚绣球”,大小三头狮子嬉戏相乐,活灵活现,取“狮子滚绣球,好事不断头”之意,画面构图层次分明,又不失变化,造型线条精美圆浑,其点线面参差生韵,表现出通俗美和深厚的家学渊源,体现了宅主传统的道德文化和审美情趣,也展现了山西地区的传统文化底蕴。

(三)线条流畅

与广东砖雕和徽派砖雕的细腻温碗相比,晋地砖雕纹样的线形表达看似简单,但通过技巧的帮助,上升到了艺术的高度,其高品位的线形处理形神兼备,这里面又包含着复杂的因素,如地理条件、地球环境、人文风俗等。荀子曰:“不全不粹之不足以为美”,相对于砖雕这种硬质艺术来说,要表达逼真的线条,是需要艺匠高超的塑造能力和概括提炼,以及创作理念中虚与实的辩证结合才能达到有价值意义的审美表现,如侯马出土的墓室砖雕“荷花图”,线条繁丽细致。将荷花盛开时的花瓣、花茎、花蕊,表现得栩栩如生,肥厚的荷叶似伸手可触,虽历经百年,但依旧能给人带来视觉上的震撼。当然在山西目前广为人知的祁县渠家大院,沁水柳氏民居,襄汾的丁氏民居中,也不乏独具匠心的臻品。

三、山西砖雕的精神特质与审美价值

一个民族能否另辟蹊径,创造出风采卓异的文化来,取决于他们能否矢志不渝地追求文化的独创性,亦即历史独创性,山西先祖在建设家园的艰苦奋斗过程中,在特有的山地文化背景下,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晋文化。起初它是以神话和儒释道文化为表象,随着经济的发展,形成了以宗族宗亲理念的社会文化,久而久之,便演变成一种审美和文化的认知与表达。
晋文化在山西人民的心理行为方面多表现为“恪守祖规,勤俭持家,眷念故土,知足常乐”。反映在砖雕图案艺术中也是特点分。在山西各地深宅大院的建筑雕饰上,以精细纤巧的技法,将装饰性、观赏性和趣味性融入人们对自然的赞美、对生活和精神的追求中去,让人心有所依,不论在什么地方都能找到精神的家园。在图案的技法中,其主要的营构是对造型线条的运用,各种元素的形式语言统一和谐,可以说山西的艺匠们对曲线的运用,如渠家大院的“鹿鹤同春”以鹿和鹤为主体(图5),松树左右对称排列,饰以祥云卷曲纹饰,线条流畅,又不乏厚实之感,这充分表达了宅主的审美理念,传递了其追求吉祥、安康的精神特质。所以,晋地砖雕的审美价值表现为:

(一)天人合一的文化艺术

如果对山西传统砖雕纹样进行深入的研究和学习,人们不难发现这些图案反映了山西文化与自然造化的紧密结合所营造出的天人合一的文化氛围。《乐记》称“乐者,天地之和也,礼者,天地之序也”,儒家天人合一观,最重人伦教化,强调礼、仁、乐及礼乐和。从山西砖雕纹样的选取来看,不论是哪一类题材,当它们以具象的形态出现在人们眼前,便达到了潜移默化的效果,那些喜闻乐见的图案,出现在屋顶檐头、影壁、柱头、墙面等,与人文情景交融,营造出一种至善至美的氛围。

(二)和谐的艺术风范

其实,砖雕无论是技艺还是纹样装饰,都是劳动者在长久的实践中日积月累的结果,可以看到当时人们在物质化的社会对审美的追求,以及对社会和谐的向往,诸如福、禄、寿、禧,历史神话故事,凡俗民情等,与整个建筑结合得恰到好处,都反映了人们追求国泰民安的愿望,形象生动的技法,经过岁月的洗礼,也反映了对欢乐吉祥的信仰和传承。

(三)地域价值

山西砖雕表现出来的地域价值,是人文特色,由于地理位置、气候、土壤等自然条件,决定了其社会政治经济文化与中原文化上的差异。无论是恪守祖训,还是等级规范的约束,都造就了晋派砖雕艺术独有的地域价值,这就是一种天然的美感。

 

结语

山西砖雕的纹样装饰,是山西文化的一个缩影,它保存了大量的民俗历史、经济、艺术的信息,体现出深刻的文化特质,蕴涵了山西文化的精髓,与周围其他地区的文化并驾齐驱,是我国传统文化宝库中的珍贵资源,有极大的经济和文化价值潜力。诚然,它作为一种古老文化,有历史的局限性,但我们要善于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更要进行挖掘和传承,做到文以化人,这才是最珍贵的。■

(梅青原   湖北轻工职业技术学院 装饰艺术学院)

 

项目来源:湖北省教育厅人文社科项目 项目编号:2017G148

 

 

 

参考文献:

[1] 刘雁.山西传统民居建筑及装饰研究[D] .青岛:青岛理工大学,2012.

[2] 郭慧玲.传统砖雕的装饰艺术及其传承发展研究[D].武汉:湖北工业大学,2011.

[3] 戎喜平.晋商大院“三雕”图案艺术研究[D].临汾:山西师范大学,2013.

[4] 张赛勇.从全晋会馆探究传统砖雕在现代建筑中的运用[D].北京:北京服装学院,2010.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