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时装画中的造型元素

艺术与设计

2018-04-02 11:23:48

摘    要:时装画中的造型手法只是一种媒介,重要的是有利于表达服装特质,而不是拘泥于某种造型形式。文章从形体、光影、线条三方面论述。首先,时装画中人物穿插所传达的动作及延续性有效增强时装画的生动性。其次,光的介入可以消减形体与色彩,更好地突出服装的设计点,处理虚实、质感和空间关系等,其目的是为了服装精神的传达。再次,时装画中的线不仅表现力度还表现温度变化,线的提炼形式尤为重要。时装画中,中国内涵侧重于精神,而西方侧重于造型,这两者的区别决定了时装画的语言差别。

 

关键词:造型形式;形的延续性;光影;线条;精神内涵

检    索:www.artdesign.org.cn

中图分类号:J206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8-2832(2017)12-0129-02

 

艺术的源泉是共同的,然而奇妙的是,在同一株树上结出的“果实”却形形色色,各不相同,产生这种差异的原因在于各种艺术手段的差异——表现手段的形形色色。
时装画的表达分为侧重绘画艺术和侧重表现服装形式两种为主,但共同之处在于其目的都是为了表现服装。只是有的侧重于感受而有的倾向于形式。
时装画的表达有赖于形体、光影、线条等造型元素的运用。

一﹑时装画中的形体表达

普通绘画中不同的形体的描述,不同的精神表达,可以运用同样的绘画形式,而时装画中不同的时装往往适合不同的绘画形式。例如:抽象的绘画有利于表达街头时装;写实手法有利于表现优雅气质的服装;写意手法则更能传达飘逸的礼服或东方神韵的时装风格。这一点有别于普通的造型艺术。在这里,造型手法只是一种媒介,重要的是有利于表达服装特质,而不是拘泥于某种造型形式。
时装画中的形体选择一方面直接决定了画面的大的构图框架,一方面体现了服装的气质风貌和精彩之处。我认为,人物结构的穿插在这里尤为重要。人物个体结构的衔接,形与形之间的联系、转折,形成了人物的基本动势,这其中,形的延续性——即一个形体同时表现一个动作的过程,这决定了模特的生动感。罗丹的雕塑在这方面给了我很大的启发。罗丹的雕塑中充满强大的生命力,这种生命力突破了一时一地的动作局限,似乎是活着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的雕塑大多是表达了一个动作的完整过程。以他的《青铜时代》为例(图1),从腿和脚的弯曲姿态来看,是一个刚刚苏醒的动作,到腰与胸廓的位置则逐渐挺拔起来,到头和手处则完全苏醒,表现了一个青年男子由迷茫到苏醒的全过程。我受到启发并开始观察许多大师的时装画,在其中得到了印证。例如:在图2中,模特的腿脚表现的是一个向前奔跑的动势,而胸廓处则向左后方转去,到头与手的位置上则转到动作结束并开始有回转的动势了。这表现了整个夸张的舞蹈过程。它充分、生动的表现了服装中传达能歌善舞的印度风情,很好的展示了服装的风格背景,也将其东方服装的飘逸、随形的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
由此可见,人物穿插中所传达的动作的延续性有效增强了时装画的生动感。

 

 

二﹑光影在时装画中的作用

光影在时装画中的作用有别于普通绘画的一点是它表现质感的作用在这里显得尤为重要。时装画中的光,能够很好的表现不同面料的质地特征和服装风格。例如丝、绸、缎、纱等面料有很好的反光性,在时装画中可以大面积留白,光与影的过渡,以圆润、柔和的笔触为好,可以传达华丽、柔和的服装质感;棉麻类反光性差,在时装画中不可以留高光,灰度层次丰富,笔触较干,可以表现朴实、休闲的服装质感;皮革、塑料等材质,高光较多且硬,亮面与暗面的过渡少。以上这些只是经验之谈并不难了解,在时装画中也多有运用,但作为绘画形式一种的时装画,其光影在绘画中的基础作用反而常常被忽略。
光在绘画中以表达形体与空间为目的,是色彩的传达媒介。时装画作为绘画的一种特殊形式,本应遵循这种规律。光的介入不仅可以使形体突出、饱满,同时也可以消减形体与色彩。在时装画中,突出表现服装的设计点就要主动放弃一些辅助的形与色,这里就要借助于光的作用了。我们在创作中可以自己拟定一个光源,规定它的强与弱,它的方向甚至冷暖、色彩,这样才能更好的完成画面的虚实关系和空间处理等,其目的还是为了突出服装的设计点,有利于服装精神的传达。在图3中,光的作用下,人的形体已经虚化了,只有通过服装的运动方向来传达人体的动势,准确、精练地表现了神秘而简洁的服装风格。

三﹑时装画中的线的运用

服装中,线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廓形,打褶,车明线,省道,拼接,钉珠,绣花等,凡此种种在时装画中都是可以用不同的线来表达的。时装画的线不仅用来表现服装的线的形式,其本身还代表形与空间等绘画语言的表达。
绘画是“运动”的结果。而线的“运动”表现为自身的“张力”和运动的“方向”。
不同的线迹与不同的组合形成了不同的“张力”与“方向”,最终导致不同的视觉感受。线的组合大体上可以概括为两种:

(一)力的交替作用

例如折线,折线的力是交替的发挥作用,在时装画中,对衣服的描绘,一些需要退后的部分以及需要打破闭合曲线的部分都需要以力的交替来减弱运动感,达到突出重点、活跃画面效果的目的。

(二)力的同时作用

例如曲线,这是时装画中最常见的一种线迹。这种线由于是力的同时作用,因此具有很强的张力和动势。从某种角度来讲是时装画中最完整的线的形式。它可以有力地突出视觉中心,将一个部分或整体的重要部分显现出来,并很好的引导观者的视觉方向,传达作者的绘画意图。
如果说线的力度决定了时装画的形式,那线的温度就决定了时装画的表情。然而线的温度常常被我们所忽视。线的温度可以具体的表现为:虚线要暖于直线;粗线要暖于细线;离心线要暖于向心线等等。我们在处理画面时,色彩本身的冷暖固然重要,但线条在其中所起到的作用也不容忽视。在时装画中我们处理皮肤和服装之间关系时大多只是在色彩上有所区别,实际如果运用好线的冷暖,即使同样的颜色,也可以给人明显的差别。(图4)
在时装画中,线的语言是很重要的。但随着时代的变化,人们对视觉的要求越来越高,这里线的提炼成了新的造型手段。在图5中,画者有意将线浮出画面,一方面打破原有的构图,使画面更为活泼生动。另一方面重要的是可以使线从二维平面中跳出来,继而形成新的空间。时装画中提炼线条的手法不仅有利于画面效果的丰富,而且能够更好的突出服装的重要设计部分;还能以此为手段勾勒出服装上的立体装饰花纹,例如钉珠、绣花、立体车饰等;有利于表现服装中所体现出的各种线的形式,例如打褶,车明线等。

四﹑中西方内涵的差别对时装画的语言的影响

对艺术的探索来说,一个极为重要的任务是最终在不同时代不同民族的典型作品中的命运所做的分析。
中国人的哲学注定有别于西方的观察方式与表达方法。东方文化比较注重对事物体验的质量,而西方则偏重于严谨和理性。
线在西方的作用是表达形体的轮廓、体块的转折、形体与空间的分割等,而中国的线只有两种含义,即形的表达和审美的作用,而形的转折和空间的关系往往从线本身的变化上来表达,这就使表现形式上有很大的差别,使很多意义上变得含蓄,这种精神的厚度是本质的体现。就外在的概念而言,每一根独立的线或绘画的形就是一种元素,就内在的概念而言,元素不是形本身,而是活跃在其中的内在本质。
创造力的目的是内在的——这种内在的本质不可能完全与它的外壳相分离。
这种本质的体现不仅在造型上,在色彩上也不同。我们以白色为丧事,而西方则用黑色,这是一个再恰当不过的例子。西方在基督教的信仰下,体验到作为最终沉默的死,或者说是一个“无底的深渊”;而我们中国人,则将这种沉默认作是到达一种新说法的前兆,或者说是“生”。在中国可能很少存在对不同颜色做出反应得更大差异,而在西方表现“黑与白”就像表现“天堂与人间”一样。而我们去鉴别的是一种潜在的,因而不可能立即辨认出两种颜色之间的血缘关系——即两种颜色都是沉默的。这个例子就更好的说明了中国人与欧洲人的本质内涵之间特别明显的差别。
中国内涵侧重于精神内涵,而西方则侧重于造型内涵。这两者的区别决定了时装画的语言差别。然而,从本质来讲他们都是表达内涵的。所有这些民族性并没有产生不和谐,而是一种和谐。哪怕在这种明显无望的情况下,艺术也许将是以科学的方式无意识地或不自觉地发挥一种协调作用。

服装效果图是一种很特殊的绘画形式和服装语言,在这里,绘画成为一种形式,而服装才是形式背后的本质所在。优秀的服装效果图甚至比服装本身能更好的传达设计师的创作意图,是服装的二次生命。■(赵辉   天津美术学院)

 

 

参考文献:

[1] 史蒂文·斯堤贝尔曼. 美国经典时装画技法.提高篇[M].北京:中国纺织出版社,2003.

[2] 康定斯基. 康定斯基论点线面[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

[3] 罗丹. 罗丹艺术论[M].天津: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9.

[4] 阿道夫·希尔德布兰德.造型艺术中的形式问题[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

[5] 乃佳.罗丹与卡米尔[M].长春:吉林美术出版社,2005.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