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住区景观环境适老性设计研究

艺术与设计

2018-03-20 14:48:07

摘    要:随着我国人口的迅速老龄化,对居住区环境景观设计的适老性需求也日益突显。文章基于老年人的生理、心理习惯及养老服务的要求,采用行为观察、活动注记和问卷访谈等方法,对居住区景观环境中的适老性设计进行POE评价,在此基础上强化应用人文关怀要素、康复景观理念、“五觉”弥补性景观设计作为居住区景观环境适老性设计的基本原则,以期为居住区景观环境适老性设计提供指导。

 

关键词:居住区景观环境;适老性;景观设计

检    索:www.artdesign.org.cn

中图分类号:TU98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8-2832(2017)12-0069-003

 

宜居环境建设是基于人的多层次需求,践行以人为本的公共空间环境的景观设计理念,营造更加人性化的宜居环境,居住区是宜居城市建设的最重要载体和最佳实践区。随着老龄社会的快速到来,我国老年宜居环境建设仍处于初步阶段,加强居住区老年人宜居环境建设任务十分迫切。

一、居住区景观环境适老性调查分析

现代医学和神经科学研究表明,户外景观环境中的植物、水景、景观小品等要素可从生理上促进或调节人们的机体功能,在心理上使人们放松身心,增强舒适感和健康感。Iain K.Crombie等研究指出:景观环境的舒适度、美感等因素是影响人们参与景观环境休闲活动的最大因素①。据中国老年宜居环境发展报告:我国高龄老年人口已达2500万,失能老年人口规模庞大,突破4000万。提升居住户外活动场所、植物配置以及休憩设施等景观设计要素的适老性,对提高我国老年宜居环境的建设水平、满足老年生活的幸福感等具有重大意义。

(一)基于POE的适老性调查

使用状况评价方法(Post Occupancy Evaluation,简称POE)指从使用者的角度出发,对经过设计并正在使用的设施进行系统评价的方法②。居住区公共空间景观环境的评价,重点在于分析和掌握景观环境受众对景观设施、植物配置以及场所等要素的满意度和期望值,即景观要素的使用效益,为宜居环境的景观设计提供参考。

(二)调查结果分析

采用资料查阅与实地调研的方法,于2016年10月10-16日,分别对武汉市保利中央公馆、金地格林、大华家园等大型住宅小区进行观察,并记录7:30-16:30时间段,在户外公共空间内休闲、娱乐活动的人数及不同时段人群的空间分布等,重点对老年人在居住区休闲空间所从事的活动类型、行为特征及其对活动空间的需求等方面进行问卷调查及访谈统计。本次调查共发放问卷300份,回收282份,其中有效问卷269份,占总数89.6%。

1. 老年人活动内容分析

根据现场行为观察、活动记录等统计资料表明:老年人活动时间峰值一般出现在上午10点和下午3点前后,活动类型主要集中为:运动健身型,如:跳健身操、舞剑、慢跑等运动,老年人身体机能衰退,运动健身成了他们每天生活中的主要内容;其次为聊天、打牌、散步等休闲交流型活动,可满足老年人渴望交流、彼此相互依存的心理;然后为下棋、跳舞等文化娱乐型活动,老年人生活单调,需要延续兴趣爱好寻找乐趣,还可成为志趣相投的朋友;部分老年人喜欢独处,在室外环境中放松身心,静坐、沉思,可归纳为观望冥想型。(图1)

 

2. 活动空间设施适老性分析

结合老年人活动类型,对居住区户外运动、休闲、娱乐等场所的设施适老性进行分析:居住区公共空间适老性设 施主要集中在运动健身、休闲交流和文化娱乐等方面,其次是景观设施和照明设施,再次为卫生设施。居住区景观环境的设施种类过于单一,且适老性不足,不符合老年人生理、心理需求,如设施尺寸不符合老年人需求,舒适性不够;老年人活动空间配套设施不足,场地设置不合理,外界干扰因素较多,不利于形成老年人活动空间的氛围;而随着老年人活动区域内设施丰富程度的增加,场地内活动人数剧增,活动类型也呈多样化。如活动筋骨的小运动量健身设施、播放音箱或棋盘桌等娱乐设施,对开展喜闻乐见的老年活动具有较强的吸引力,有助于提升居住区老年活动空间的活力,形成“老有所乐”“老有所为”的场景氛围,丰富老年人晚年生活。(图2)

3. 居住区景观环境设计适老性分析

在老年人对居住区景观环境设计满意度的调查中:“十分满意”的仅占7.32%,“比较满意”“一般”“较不满意”“很不满意”所占百分比分别为11.89%、36.87 %、29.06%、14.86%,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居住区景观环境设计适老性不足,亟需从老年人身心需求角度加强居住区景观环境设计与研究。
针对老年人活动空间人文关怀的调查,采用李克特量表法(5 级量表)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深入分析老年人对居住区活动空间人文关怀方面关注的问题并进行评价。按照如下方法进行赋值:“非常重要”=“5”,“重要 =“4”,“一般”=“3”,“不重要”=“2”,“很不重要”=“1”。评价结果显示,老年人认为安全性(4.11)最重要,然后为可达性(4.09)、舒适性(3.98)、观赏性(3.65)、场所精神(3.51)、识别性(3.02)。
整体来看,当前居住区景观设计是在满足《城市居住区规划设计规范》(2002年版)基本要求的基础上或追求异域风情或追求艺术表现,偏重于视觉或经济考量,使用者面向所有人群,造成景观设计单调、空间利用率低,缺乏人、形、色、质、环境等系统规划设计、形成“千区一面”现象,针对老年人身心特征而设计的弥补性景观更是缺失,如休息桌椅摆放过少、位置不对、材质不对、尺度不对;散步道及健身设施缺乏;夜间照明灯光强弱不合理;各个功能区或出入口无标识或标识不明显等。(图3、图4、图5)

 

 
造成这些现象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是缺少可行的居住区景观环境老年人活动空间设计规范;二是居住区景观环境老年人需求还没有引起足够重视。

二、居住区景观环境的适老性设计原则

(一)重视老年人的安全需求和便利需求

Cooper Marcus等研究表明看得见自然元素,尤其是大树、花朵和水景的花园为最佳花园,可满足观赏者的生理需求③。随着年龄增长,老年人的“五感”、神经系统及运动系统等生理方面会衰退,对老年人来说,空间安全应满足无障碍设计,以及空间易达性、设施易用性等便利需求,特别要避免有毒有害或飞絮植物种类的种植。在各主要空间场所,可通过形状、材质、色彩等方面的设计增强老年人的识别性和秩序感④。针对老年人对酷暑、强光和寒冷更敏感等特点,活动空间可加强对光照和风的利用,如:借助地形、植物或亭廊等景观构筑物起冬季挡风、夏季通风的宜人场所。同时以老年人体功效学为原理,结合老年人特有人体尺度进行设计,定制适宜的健身设施供老年人使用,使其对老人身体有康复作用,避免各个居住区景观环境千篇一律的摆放三位扭腰器、背部按摩器等健身设施,形同虚设,无人问津。

(二)重视老年人的依存需求和参与需求

联合国提出“健康老龄化”理念,其中一个重要举措就是鼓励老年人参与社会生活。老年人退休后长时间居家成为社会的边缘人物,同时面对身体日渐衰老及各种疾病的侵扰,渴望有与人交往,参与文化娱乐生活的空间和机遇,可以继续获得社会及他人的尊重和认可,从而增强自身的安全感、存在感和归属感。老年人在户外空间活动有着显著的时间性、领域性、自发性等特征,通过各种景观构筑物、植物等形成边界,各成空间,互不干扰,各得其所(表1)。

 


三、居住区景观环境适老性设计

美国设计家普罗斯提出设计除了公认的美学、技术和经济三维,还有更重要的第四维:“人性”,即使用者获得舒适、亲切、愉悦、快感、安全、轻松的心理感受体验,设计要侧重于使用者的心理、行为和社会文化在景观空间的表现,在景观构成要素层面满足其内在的精神与心理需求⑤。1970年代美国提出以病人为本的“康复景观”设计,并从功能、理论及实践等角度进行了系统研究,形成了两大代表性理论:“压力缓解理论”(Roger Ulrich)和“注意力恢复理论”(RachelKaplan & Stephen Kaplan)⑥。居住区景观环境适老性设计在综合景观规划设计、生态学、心理学、康复学等多学科知识的基础上,需突显环境景观的人文关怀,引入“康复景观”理念,形成“五觉互补”的环境景观设计:通过视觉、味觉、嗅觉、听觉、触觉共同作用于老年人的身体,调节老年人的身心,增强老年人的邻里感、认同感,在满足其安全、审美需求的前提下,发挥环境景观在维护身心健康、预防疾病,缓解身体不适的作用。(图6)

(一)群体活动空间设计

群体空间设计目的在于为老年人的群体娱乐或社区组织活动提供安全、适宜的场所。针对老年人活动的特点,如广场舞、健身操等运动,群体空间必须满足视野空间开阔,空间的设计、材质的应用、降噪的处理等方面都得考虑适老性设计。如群体活动空间周围可利用绿化隔离带起到降噪、隔断的作用。

(二)成组活动空间设计

成组活动空间设计以阅读、休憩及交流空间为设计目标,在注重居住区环境景观设计整体性基础上,通过造型、材质等景观元素突显景观节点的个性化。如阅读空间在外观造型上可采用不规则半圆形,直线与曲线设计呼应,以木材为主体材质,并通过不同质感铺装划分阅读小单元,体现读者的领域感,又不至于产生孤独感,座椅背后结合绿植,引入花草芳香,实现芳香疗法的康复景观设计,增强老年人身心健康。

(三)个人活动空间设计

个人活动空间是在整个景观设计中相对静态的空间节点,是私密性最强的场所。针对老年人不同的性格特点,个人活动空间的设计可通过多层次的植物或植物墙进行围合,形成静谧的“私人空间”“冥想空间”。

 

四、结语

居住区良好的环境景观设计能引导老年人进行运动健身、文化娱乐、休闲交流等活动,从而提高老年人生活质量,增强幸福感。基于此,开展居住区环境景观适老性设计研究,对该领域的理论研究与设计实践具有一定促进作用,为创造适宜老年人的居住区景观环境活动空间提供理论基础和参考依据。■(王凤珍,刘欢,罗佳莹 武汉理工大学 艺术与设计学院)

 

研究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一般项目(13YJCZH170);中央高校自主创新人文社科重点研究项目(2015VI007)。项目负责人

 

 

 

注释:

① MET Mcmurdo,I Argo,IK Crombie,etc. Social, Environmental and Psychological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Objective Physical Activity Levels in the Over 65s. [J].Plos One,2012,7(2):321-321.

② SA Sherman,JW Varni,RS Ulrich,VL Malcarne. Post-occupancy evaluation of healing gardens in a pediatric cancer center[J].Landscape & Urban Planning,2005,73(2-3):167-183.

③ T Hartig,CC Marcus. Essay: Healing gardens—places for nature in health care[J].The Lancet,2006,368(10):S36-S37.

④ 常晓菲,金荷仙,赖峰. 中国老年住区室外环境研究进展[J]. 中国园林,2015(4):41-45.

⑤ 矫明阳,郝培尧,董丽,等. 植物景观设计中的人文关怀[J].景观设计,2011(5):90-95.

⑥ 谭少华,李进. 城市公共绿地的压力释放与精力恢复功能[J].中国园林,2009,25(6):79-82.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