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宝的力量

艺术与设计

2018-12-18 00:00:00


> 本次展览海报


人类为什么佩戴珠宝?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将于11月12日开幕的全新展览——“珠宝:身体的变迁”将探寻人类历史长河中珠宝所扮演的角色。


珠宝,既属于高度个性化的创作,又是当今最为普遍的艺术形式之一,关于珠宝的展览总是备受瞩目,然而要策划一场给人带来强烈印象的珠宝展览却不是一件易事。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拿出馆藏系列的230件展品,不论是头饰、耳饰、胸针、腰带、项链和戒指,还是雕塑、绘画、版画和照片,都聚焦于珠宝与身体之间的相互作用,力图呈现从公元前2600年至今,不同地区和文化所选择的珠宝以及佩戴它们的身体的故事。




> 婚礼项链"Kali-Tiru",印度泰米尔纳德邦,黄金,19世纪末,流行于湿婆教商人社区,在婚礼中作为彩礼送给新娘。



展览由五个主题组成。“神圣的身体”主要探讨早期的珠宝运用及概念——与永生的联系。古埃及人信仰“来世”,会参照其生前的社会地位来陪葬珠宝,而这些珠宝都是特别打造的,以庇护死者永生,顺利抵达另一个世界,因此选择展品中,策展人选择了古代埃及的一套从头到脚的饰品,力图展现珠宝在“永生”这一严肃命题中的运用。这一部分还有来自乌尔王陵的物品,常用于“古代美索不达米亚最神秘的仪式之中”。比如展览中有一枚大约在公元前1981-前1975年中王国时期12王朝的宽领圈,这个流传下来的用釉陶制作而成的首饰被古代埃及人称呼为韦塞赫(wesekh),该作品是埃及中王国时期留存下来最好的例子之一,由釉彩合成物制成。


“王者的身体”主要探讨在悠久的历史长河之中,珠宝是如何为佩戴它的身体彰显等级和地位的。有希腊时期属于精英统治阶层的工艺精湛的耳饰,这些黄金制成的微缩雕塑以极具“戏剧化”张力的形式,将发展至巅峰的希腊艺术浓缩于耳间;还有拜占庭时期镶嵌蓝宝石和珍珠的手镯,熟练的工匠将罗马回纹饰和新的技术相结合,并加入多彩多姿的宝石,创造出装饰性超越黄金的精美作品,这对精心装饰的手镯饰有丰富的宝石,内部有精细镂空的罗马回纹饰(opus interrasile)图案,珍珠的光华在拜占庭世界中备受推崇;以及非洲贝宁皇家宫廷选择象牙的和黄铜镀金来展示其承载者的崇高地位。



> 黄金套装,约公元前330年-300年


“超凡的身体”主要探讨珠宝在信仰上的力量,它们是如何“召唤灵魂,安抚神灵,唤起祖先”。这一部分将展示来自印度的宗教习俗珠宝,如带有湿婆和雪山神女的形象的项链,链坠突出的四尖象征着四部吠陀经典。而新几内亚的原住民用贝壳和羽毛制成的装饰,则寄托着珠宝协助佩戴者气清神明的希望。“魅惑的身体”和“绚丽的身体”则比较趋向对于当代首饰设计的探讨,也有部分展示了材料和技术的完美结合。这两部分里面,观众会看到包括蒂凡尼(Tiffany),卡斯特拉尼(Castellani)、朱利亚诺(Carlo Giuliano)和拉力克(Rene Lalique)在内的珠宝大师作品,也会看到奢靡豪华的莫卧儿王朝珠宝以及西非人民在金银首饰中积累的美学。




> 项链,拉力克(René-Jules Lalique,法国,1860-1945),黄金、珐琅、欧泊、紫晶,约1897-1899年




> 宝石手镯,黄金、银、珍珠、紫晶、蓝宝石、玻璃、石英,拜占庭帝国时期,约公元500-700年


最令人期待的,是展览中还将呈现一些从未公开展示过的珠宝,足见本次展览的诚意,它们来自距离今天不算太远,但精彩纷呈大师频出的十九世纪。比如黄金掐丝珐琅手镯,这件作品由法里兹制作,这家巴黎珠宝商由亚历克西斯·法里兹于1838年创办,擅长珐琅工艺,在十九世纪中后期受到日本风格的影响制作了很多著名的掐丝珐琅作品。这一件作品通过“箴言”的形式使人仿佛置身于中世纪的“骑士”之风和“宫廷”爱情的唯美感觉中。这种类型的手链也成为法里兹的标志性作品,通过高超的技艺,呈现出类似中世纪泥金手抄稿上色彩绚丽如宝石般的珐琅装饰手法。




> 衣领,12-14世纪,秘鲁,Spondylus贝壳和黑色石珠


再比如这件来自19世纪中期日本铜金合金(又称赤铜)套件,装饰同主题的图案如仙鹤和鹰等飞禽和常见的日本花卉植物。这套首饰反映出1850年代日本开放港口之后,日本艺术对西方的影响。当时,西方的鉴赏家们开始收集日本的屏风、扇子、浮世绘、漆绘和陶瓷作品,日式庭院和室内装饰也备受推崇。19世纪70年代中期,镶嵌小件的装饰性日本金属饰物成为欧洲珠宝首饰的时尚,原本来自17-19世纪江户时期武士刀上的一种合金工艺也进入了珠宝商的世界,并逐渐风靡。这种铜金合金技术主要由铜和金、银材质构成,根据成分比例和质地不同,呈现出介于蓝黑之间、富有魅力的色泽。在英国,最先推广这种工艺的就是伦敦的珠宝商亨特和罗克斯尔,他们从日本进口制作完成的金属部分,再根据西方的喜好组装成为十字架项链、耳环、发饰等组成套件,放置在特制的、上盖内衬奶油色绸缎的丝绒盒子中,呈现出西方和东方审美交融的意趣。


还有埃德加·本斯的蜻蜓胸针。埃德加是一位“透明镂空珐琅(plique-à-jour)工艺大师,在这件作品上他大范围地运用了极为擅长的蓝绿渐变透明镂空珐琅作为蜻蜓的翅膀,身躯上点缀以钻石。他的作品在著名的巴黎珠宝店如宝诗龙、拉克洛什中销售。胸针的配件可拆卸为发针,到了夜间,蜻蜓翅膀微微颤动于仕女的发间,钻石闪闪发光。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