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重若轻的大卫·史瑞格里

tonghaobin

2018-12-23 00:00:00

绘画在我念幼儿园的时候就很有趣,现在依然如此。——大卫·史瑞格里。


>《死亡之门》,2009年,粉末涂装钢材,20.05 x 13.42 x 0.25cm


和许多知名当代艺术家一样,大卫·史瑞格里(David Shrigley)才华横溢,涉足领域众多,不仅在绘画领域挥洒自如,雕塑、装置、MV等也颇有建树。作为后现代主义艺术家,史瑞格里被誉为是能够同时玩转流行文化和艺术世界的人,他深谙流行文化之道,懂得大众趣味所在,同时对于艺术领域又持有一份执着的坚守,正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设计中心展出的“乱了乱了”大卫·史瑞格里展(Lose Your Mind),充分体现出艺术家这一人格魅力。


>《艺术家》,2014年,电动机器人、笔、纸,尺寸可变


在上海,史瑞格里共展出17组作品,涵盖多种表现形式。纵观史瑞格里艺术创作最为触动心弦的特质,无疑是在不同作品中所体现出那份特有的“游戏人间”般的英式幽默。史瑞格里以超乎寻常的观察力与艺术才华,展现出当代艺术生机勃勃和活泼的一面。



>《新叶》,1995年,乳胶、丙烯颜料,900×600×10cm


史瑞格里的绘画以自由风格著称,他以随心所欲的涂鸦、不事雕琢的黑白线条,描绘出内心深处一份可贵的单纯。他的作品经常就艺术和大众文化之间的界限发问,将作品悬置于“艺术品和手工艺品之间的某一点”上,同时这些作品也在探讨“复制性”和“独一无二”之间的关系。事实上,他的作品常常是独一无二的,虽然它们以印刷的方式诞生,以字母、单词、五彩斑斓的昆虫和人形怪兽来填充画面,描绘一个又一个未完待续的故事。史瑞格里勇于直面生活的困惑与不安,但他以机智的表达方式,和观众构建起友好的对话机制。他像一个大顽童,欣赏史瑞格里的作品,你会沉浸、你会思索、你会发笑,不会悲恸和灰暗,这里绝无压迫式说教。



>《展览会》,2015年至今,霓虹灯,2.5×13cm



>《展览会》,2015年至今,霓虹灯,2.6×11cm


绘画是史瑞格里艺术创作的基础与核心,从在展厅通道和入口处所设置的大量作品,即可窥见艺术家对绘画的重视。在展厅通道墙面上,近400幅黑白插画构成了名为《无题画作》的巨幅绘画墙,每幅插画单帧约在A4大小,以马赛克形式连续拼装,它们从史瑞格里过去十几年间持续创作的一千多幅作品中精选而出。这些宛如信手涂鸦的绘画是艺术家最著名的作品,艺术家通过幽默和智慧表达出自己对生活的体悟。在这些画作中,人生的挫折与苦难、生活的窘迫与困局,形成一股强大的心理撞击,引起观者的共鸣。同时,插画数量之多也足可令人感到史瑞格里日常绘画创作的勤奋程度。



>《欢呼》,2007 年,防水连靴裤、膨胀泡沫,14.5×4.5×5.8cm


雕塑与装置是史瑞格里艺术的重要组成。在展览空间内的数件雕塑装置中,《昆虫》无疑是一件令人击节称赞的作品,它由413件大小不一的雕塑作品组合而成。作品中,这些四肢细长的雕塑乍看起来像是一群行进中的生物,它们或打闹、或相拥,共同探索着生与死的主题。尽管作品名为“昆虫”,但仔细观察后,人们会发现这些雕塑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昆虫。相反,它们组成了一处艺术家想象的微观宇宙,森罗万象又寂静无声,不落一点尘埃,其思想之深邃、态度之严谨令人感动。装置作品《蛋》则表达了多重定义下“蛋”这一名词概念的笔墨游戏。从这一日常对象切入,通过对“蛋”的尺寸和外形进行夸张化处理,史瑞格里强调了质疑的重要性。《靴子 》、《 欢 呼 》等作品也表达了类似的思考 。





> 展览现场


2005年左右起,史瑞格里开始尝试用动画进行艺术表达。他的动画作品内容大多是主人公在短时间内演绎的小故事,通常有一个开放性的结尾。重复的动作、离奇的故事和黑色幽默各放异彩,探索最寻常平凡之物黑暗而颠覆的一面。本次展览的动画作品是一个平卧酣睡的平凡男子,身体随着鼾声也在不断起伏。史瑞格里强调人生中可笑和无意义的部分,并以准确的观察将幽默和智慧注入到日常生活中——这种精确而微妙的艺术语言,几乎立即就能触发观者对自身精神的反省。就是这样,无论鼻孔插着马克笔以滑稽的姿势不停在画布上打着圈的机器人,还是包罗万象千姿百态奇形怪状的黑白图像,史瑞格里以看似玩世不恭的讽刺精神,将世间万物的固有概念范畴瞬间打碎。

0条评论